吸居女孩的快落

有朋友的人不是怪物,只要刘生还在,帝江就知道自己不是怪物😭😭😭

【鳍辛】每天回家都看到弟弟在作死


原作者:一颗雾莲(经原作者同意转载)

 @社粉乖乖,再问祭天  @兔子蹦蹦蹦蹦  @斩月若 

激情产物/小学生绘画水平/四不像的元小狐狸

看了这位太太的@社粉乖乖,再问祭天 文,突然就想画张狐狸小元…无奈水平有限,既不像妖,也不想小元,也不像本哥…😂😂😂

不愧是亲弟弟啊,萌点和我一样的!

好想只画眼睛哦,想到还要画全脸和头发衣服就觉得头疼【对龙哥的爱呢?????

“最讨厌哥哥了,哥哥是笨蛋”面面啊,夜尊大人,快去找这些普通人的麻烦

橡树洞:

He knows 第十一章 最后一章,还有一个平行宇宙的番外,会收录在本子里当一个彩蛋!之后也会在网上放出的~!本子预售2月18号结束,预售地址:点我收获爱情  

上一章地址:点我收获爱情

哈哈哈哈评论真的是没眼看 什么叫边干边吃 长大了也一样😂😂😂

橡树洞:

昨天被空巢老师的小鬼王和昆仑萌了一整天的产物!萌Die!

原文地址:http://cuteguysnextdoor.lofter.com/post/490018_1c5e8440d

【巍澜】妖怪(发烧+胃疼+冷战番外)中

其叶菁菁:

又加了一个胃疼梗


这次怎么越虐越爽,是不是上篇写的太甜了……


————————————


赵云澜下楼快速地走向经常去的一家小店,穿过小巷的时候,冷风打进透风的毛衣,吹得清醒了一点,自然而然就想明白了沈巍这样做的用意,无非就是看他热的难受,想让他舒服点儿罢了。




想通了这点,赵云澜一时生气也不是难过也不是,一口气堵在胸口里不上不下的,想到昨夜沈巍肯定又冷到蜷起来的身躯,心里顿顿的疼。




他毫不怀疑自己能接住沈巍沉甸甸的情谊,只是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才好。




想着想着就到了店铺朴素的招牌前,他吸了吸被冻红的鼻子,刚走进去就接到了大妈的热情招呼。




他僵硬地扯出个笑脸,抵过了一阵嘘寒问暖又向大妈虚心的讨教了病人该有的饮食,然后提着一桶热粥和几碟青菜赶回家去。




沈巍被赵云澜摔门后看着床头柜上的药片倒生出了一点点委屈,他也知道自己总是惹赵云澜生气,还得麻烦他在气头上照顾自己,可是不这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对赵云澜好。




旁观赵云澜生生世世的一万年,沈巍早就习惯了毫无顾忌的付出,在此之前赵云澜从没发现过他的存在,偶尔见上几面也都是匆匆几语就别过。他暗地里为赵云澜做的,无论是不是委屈了自己,都能在那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铺好路,看着他顺风顺水地过完一世又一世。




因此,当赵云澜对他这种自我牺牲式的付出产生质疑的时候,他虽然隐约懂得原因,却也改不了这种万年养成的习惯和堆积起来的感情。




他伸手拿过已经微微有些凉了的水和药片,抱着让自己尽早好起来的心里一下子吞了三四片下去,不知道是脑子被烧得不太给使还是他低估了现在自己胃的敏感程度,总之人神俱畏的斩魂使大人就这样达成了作死的第二大步。




赵云澜回家本来想先来几个脸色给人点儿教训,然后再抱到怀里亲亲搂搂,推开门却看到掀开的被子和空荡荡的床铺,哪里还有沈巍的人影?




这家伙不会是出去找他了吧?这外面寒冬腊月的……




他想到这儿就冷静不下来了,悬着一颗心找遍了家,在快要暴走的时候终于看到关着的厕所门底下透出来微弱的亮光。




门没锁,被他狠狠的一拽直接磕到墙上,撞得墙壁都抖了几抖。




赵云澜急忙往门里望去,一眼就看到跪在马桶边上的沈巍。他右手撑着马桶边,左手死死地抓着胃前的衣服,全身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抖着,脸上因为发烧而泛起来的红色也尽数褪去,只剩下白到透明的脸色和喉咙里止不住溢出来的干呕声。




赵云澜立马冲上去把他扶住,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沈巍没吃东西,吐也吐不出什么来,到最后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干咳,在赵云澜怀里一抖一抖的,他额头上粘了几缕被冷汗打湿的碎发,再加上干裂开的嘴唇上渗出的丝丝血迹,真可谓是怎么看怎么可怜。




赵云澜在他背上轻轻抚着,腾出一只手来把他自残一样狠狠怼在胃部的拳头拉下来握在手里,“胃是吗,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没有?”




沈巍本来想抬头说没有,但身体实在使不出一点力气,胃里像被装了个自动钻子,疼得话也说不出来。




赵云澜见状也不再问,直接把他抱起来放回床上,自己也躺下去,拉过被子把两个人一起裹住。




他把沈巍抱在怀里,头顶在沈巍发顶上,拉着他的手环住自己,再去一下一下的轻轻拍他后背。




“你说说你,我就去买个饭的功夫……”赵云澜感觉到沈巍紧紧攥着他后背的衣服,恨不得把刚刚冲动的自己暴打一顿。




两个人维持了很久这样的姿势,直到沈巍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了,赵云澜才稍微拉开一点距离,看着他被水汽熏得朦朦胧胧的眼睛,“怎么疼成这样,吃什么东西了吗?”




沈巍刚缓过神来,老老实实的在他胸口闷闷地答到:“退烧药……”




“几片?”




“……两,两片。”




上方射下来审视的眼神。




“三,三四片吧……”




赵云澜刚灭的火气又像被浇了把油一样窜了上来,他坐起来指着沈巍,“你这么大的人,连常识都没有吗?!你现在这种状况又连饭都没吃,怎么,把药当饭了!折腾不死自己是不是?!”




沈巍听着赵云澜的训斥,却是实打实的委屈了。他本想着人类的药物或许对现在的自己有点儿用处,不想让赵云澜继续担心下去才多吃了点,药量什么的真没顾忌。




他抬起红红的眼睛,赵云澜却转过身不去看他,故技重施,把刚刚扔在茶几上的早饭用微波炉转了,啪的一下放在床头上就走,只不过这次没出门,只是闷闷地坐在沙发上。




沈巍在那边躺了一会儿就起来小口的喝粥,吃完了又自觉地躺回去,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几个小时,直到特调处的人来敲门,赵云澜才想起来前一天叫他们来报告总结加吃火锅的事情。




林静老楚和祝红把这件事定性成冷战后,本着两口子吵架外人管不了,昆仑君和斩魂使吵架三界都管不了这一原则,拉着还不明所以的郭长城就往外逃,临走还不忘说一句:“食材我们带走了,哪天想吃再叫我们哈!”




赵云澜在他们走后看了看已经黑得浓稠的夜色,把屋里的灯都关了,看也不看沈巍,只留下一句干巴巴的“睡觉”。




从挂在旁边的包里摸出一盒烟,他轻车熟路地抽出一根点着了,吸了一口,转身走到阳台上才慢慢把烟吐出来。




浅灰色的烟雾铺在赵云澜眼前,把夜幕里点点华灯都熏染得不现实,然后很快就被风吹走,除了有些呛人的味道之外再不留痕迹。




赵云澜一连抽了两根才回到屋里,也不换衣服,就往沙发上一趟睁着眼睛看天花板。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闹什么,只是看见沈巍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自己气不打一处来而已。之前他曾经苦口婆心的劝人有什么事儿都要和自己说,可沈巍却只知道答应不知道做,完全一副我知道错了但绝对不改的架势。




所以在想好怎么把他这个毛病改过来之前,赵云澜只想先冷几天,稍微给点儿教训也是好的。




可是事实证明,他和沈巍生气确实气不过一天,因为还没过一个小时,他就听见本来躺着床上的人踏着拖鞋慢慢走过来的声音。




“过去睡吧。”沈巍的声音哑哑的,没什么底气,却意外的清明。




赵云澜坐起来看到他披着毯子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脸颊上又恢复了发烧时的红,说完这句就低着头不吱声了。




“你呢?”




“我……睡不着,想来坐一会儿。”沈巍说完就自顾自的走过去,坐在沙发的另一端,背没有挺直,加上身上厚重的毯子,看起来就像在沙发角缩成一团。




他刚刚喝完粥胃里也不怎么舒服,不过好歹不那么疼了,发烧的无力感又涌上来,周身泛着冷,连着对赵云澜不理他这件事的胡思乱想,脑袋和心口都闷得慌,在床上越躺越难受,实在扛不住了才下来走走,正好让赵云澜去床上休息。




“是不是难受得狠了?”赵云澜看着他缩在那里的样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话语也不禁软了下来。




沈巍闻言没有回答,却微微笑了一下,挂在他那张病容上也不是很好看,他只觉得赵云澜怎么说还都是关心他的,不由得感到一阵满足。




赵云澜借着月光看清了他因为生病而发红的眼眶,由苍白嘴唇勾起的苦笑,和又紧了紧毯子的手,突然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东西。


————————————


药量什么的是我编的哈哈


请大家尽情评论我催我激励我 ( ̄▽ ̄)



小声bb

看到好多太太抱怨热度不高,读者只爱看爽文,肉文…emmmm其实精品文就不能同时看的很爽吗?反正我看琅琊榜和镇魂的时候觉得精彩大气也有被爽到…而老福特上的同人文大都案件简单带过,医学病理就随便编,主要写感情部分,没有说这样不好的意思。我觉得同人文就是满足自己的意难平,和对喜欢的西皮的想象,大家一起愉快的搞西皮。实际上能超越原著的几乎没有…真有那个文笔就去写原创,出书了不是吗?连龙哥都说,之前观众不认可你,就是你戏还不够好,没有别的原因。所以抱怨热度不高的时候,不用只从读者身上找原因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想转圈圈🤣🤣🤣🤣

大梦初醒一场空:

爱的魔力()

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