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澜巍]五次沈巍否认自己生病,一次他没有(十二)

我背叛了组织(ಥ_ಥ)居然转了澜巍(ಥ﹏ಥ)可是这里小巍实在是太可爱了(⊙…⊙)想温柔的哄他 摸摸脸 再抱在怀里蹭( ˃᷄˶˶̫˶˂᷅ )

论如何愉快地弄掉节操:

十二


 


 


许是地面的阳光太过慵懒,沈巍不知不觉就放任自己失去了意识。


他没有听到赵云澜的呼唤,却在赵云澜弯腰抱起他的时候倏然清醒了过来。


目之所及是赵云澜焦急的侧脸,斜斜光线下连根根绒毛都那么清晰。他想开口说句宽慰的话,不料话还没出,先咳了一口血出来,染污了赵云澜的脖颈。


“抱歉。”他轻声说着,闭上眼。


“抱歉?”赵云澜气得脸颊都鼓了起来,“沈巍,你再这样……”


“抱歉让你等我,让你……担心了。”沈巍没回应他,自顾自说了下去。


鲜血已经浸透了他的外套,顺着赵云澜的衣服往里渗。


赵云澜走到车前,小心地把沈巍放进副驾座,低头看见这么一片血色狼藉,急急掀起沈巍的衣服就去看伤口。


“你这是怎么回事?去医院吧?”


“抱歉瞒着你……还有……”沈巍还想说下去,他真的累了,有些话,现在不说,他怕以后都没机会了。


“沈巍!你给我清醒一点!”赵云澜一把拽住沈巍的领口。


近在咫尺,沈巍微微睁开了眼睛,眼神里竟是冷静哀婉的一片清明。


抱歉,不能陪你到最后。


赵云澜呆呆地看着他,手指都僵住了。


“没事,不用去医院,”沈巍叹了口气,“把子弹取出来就好了。”


“子弹?!”赵云澜瞪大了眼睛。


沈巍将颤抖的手指放在伤口上,试图催动一点能量。


疼啊,那股子钻心蚀肝的疼痛又漫上来,沈巍呼吸一滞,整个人都弯折下去。


他咬咬牙,干脆两手交叠,拼尽全力将力量汇拢集中,黑色的能量终于渐渐流转起来。


沈巍将额头抵在车前,趁着这股劲屏住呼吸,慢慢往外移动手掌。随着他全身一颤,一颗沾了血的子弹“当”地一声掉在车里。


赵云澜一把接住他向外软倒的身体,恨得牙都在响:“是谁开枪伤了你?”


沈巍呼吸急促,轻轻摇头:“帝君殿……”


“摄政官那老混蛋……”赵云澜脑子一热只想立刻冲过去兴师问罪。


沈巍皱着眉抓着他的衣服:“是夜尊控制了那里,我,我没能救下沙雅姐妹。”


他的声音是带着血腥气的嘶哑,语气黯然。


赵云澜舔了舔嘴巴内侧,伸手在他背上拍了两下:“好了,没事儿,你尽力了。”


沈巍埋头在赵云澜温暖的气息里,半晌都没动。


这句话,从赵云澜口中说出来,让他有种内疚般的解脱感。


你能理解的吧?我真的尽力了。


 


赵云澜感觉怀里的人好像是在他身上蹭了蹭,就又没了声息。


他怕极了,扶起沈巍就把手指往鼻子下面探。


他这么一探,沈巍竟微笑了一下,吓得他一抖。


“已经没大碍了。”沈巍的声音轻如羽毛拂过。


赵云澜不放心,又看了一遍沈巍的伤口,伤口仍没有愈合,但确实不再流血了。


赵云澜默默把心吞到肚子里,发动了汽车。


谁知回到家以后沈巍摇摇晃晃站起来就要去洗澡,赵云澜刚吞回肚子的心又快给他气出来了。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赵云澜一步拦在卫生间门口。


“为什么?”沈巍的表情有那么一点不耐烦,像是不讲理的孩子。


“你身上有伤口,不能碰水。”赵云澜科学地指出来。


沈巍皱起了眉毛:“我又不会感染。”


“你不会?那你之前发烧是怎么回事?”赵云澜伸手在他身上戳戳。


“……嗯,”沈巍眼见说不过,小幅度地一嘟嘴,表情可见地变成了委屈,“可是我出了很多汗,难受。”


赵云澜目瞪口呆,石化的同时不忘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


果然有些发烧了。


果然发烧的沈老师才会这样……可爱?


赵云澜摇头挥去奇怪的思绪,干脆蛮力致胜,拖着沈巍的一边胳膊就把他往床上推:“知道了,大人,小的这就为您更衣擦洗,可以了吧?”


沈巍赌气哼了一声,不理他。


赵云澜又是心疼又是想笑,从床头取了一支棒棒糖,塞进他嘴里。


“乖啊,吃完糖把衣服脱了,我用毛巾帮你擦一下,你那个伤口也得消消毒。”


沈巍只犹豫了一秒,就张嘴叼住糖,含糊地应了一声。


“你知道吗?赵云澜,”沈巍动了动嘴里的糖,说话囫囵不清,“我以前从没尝过甜味。”


赵云澜一头雾水:“什么以前?”


“就是尝过糖以前,”沈巍眼神认真,像在回忆什么,“后来再吃到,总觉得不如第一次的甜。”


赵云澜怔怔地看着他。


这大概是沈巍第一次在他面前主动打开坚硬的壳子,虽然只有一点点,却让他窥到了里面柔软的血肉。


他忽然不知道该不该刨根问底下去。


他回身接了热水帮沈巍换下衣服,擦去了身上汗渍血污,又拿来医药箱给腹部的伤口消毒包扎。


沈巍大概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好奇地瞪着眼看着,表情和那天故意划破手去医院缝针时如出一辙。


赵云澜缠纱布的时候需要把胳膊绕到沈巍背后,随着他的动作,两人一下子贴得很近。


大概是因为发烧的关系,沈巍的呼吸不似平时冷冽,而变得异常温热。赵云澜心痒难耐,忍不住在他嘴上嘬了一下,又一下。


“赵云澜!”沈巍假装凶巴巴的样子格外逗人,赵云澜咧嘴笑了起来,揉乱了他的额发。


“真希望能看到你少年时候的样子。”赵云澜随口说了一句,低下头继续把纱布固定好。


沈巍垂下眼帘看他的发顶,一句话在嘴里细细咀嚼了半天,硬是没说出来。


“好了,你睡一会儿吧,这么多天被绑在那儿,很难受吧。”赵云澜说着,扶他躺下,又帮他把被子拉过来。


沈巍乖乖盖好被子,露出忽闪忽闪的一双大眼睛:“你……”


“我收拾一下,一会儿就来陪你,你先睡。”赵云澜端起床边的盆子,回头看他闭上眼,才放心地离开。


 


沈巍是被敲门的声音惊醒的。


他被折腾了这么几天,体力和精神都大为受创,这一觉似乎睡了很长很长。


沈巍起身看看,赵云澜并不在房间里。


枕边放着一张字条:“处里有事,过去处理一下,给你买了粥,醒来热一下吃。”


落款还是那个挤眼睛的笑脸。


沈巍皱皱眉,趿拉着鞋子走到门口,从猫眼看了一下,好像是住在隔壁的大姐。赵云澜在这里住得久了,邻里关系处得还算不错。


沈巍平息了一下咚咚的心跳声,打开了门。


大姐见开门的是沈巍,有点惊讶:“你是那个……小沈?沈老师?”


“对,”沈巍清咳了一声,“我住对面,前两天家里走水了,在这边借住几天。”


“哦,怪不得前几天老觉得楼道里有奇怪的味道,”大姐回忆着说,“人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好。”


“没事没事,”沈巍赶紧说,“您找赵云澜有什么事吗?他上班去了。”


“上班?”大姐挑起眉毛,“他那个什么特调处都被撤了他上什么班啊?我今天看到新闻了,说是被查封了呀,还要抓特调处的逃犯怎么怎么样,哎呀我就想啊,小赵这孩子人好,不可能做那些事的呀,想来想去心里担心,就说过来问问……咦小沈,你真的没事吧?”


沈巍勉强敛起心神,刚才听到特调处被查封,他急急用能力探查了一下,竟觉察到夜尊的气息。


夜尊在龙城,恐怕会趁着乱子,对特调处和赵云澜不利。


“没事,”沈巍对大姐笑了笑,“您先回去休息吧,赵处长应该没什么事的。”


“行行行,那我先走了,”大姐念叨着挥挥手,“小沈注意身体啊看你瘦的。”


沈巍微笑着合上门,回到房间开始换衣服。


没想到形势一下子就变得这样严峻,他必须快点去特调处看看了。


他腹部的伤口还没愈合,活动起来撕扯般地疼。他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得有些蹒跚。


 



评论

热度(1306)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