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嘉宠】晨(小段子,一发完)

我要画这个

南野95:

最近崩得厉害,我要文明和谐。


本段又名:把男神泡到手之后


满宠向来醒得早,因他一直觉得早起是一个自律严正之人必有的好习惯。
天光初放,正从幽谧的暗蓝悄悄地转为白昼暖融的微黄。
尚处萌发之期的日光没甚力道,穿过窗纱、透过床幔,只够散成一片柔软的光雾。
这样的雾里,他满心崇敬的人阖着眼,神情平淡放松地睡在他身边,没有平日里的放达不羁,只是那样安然地卧着,让人看了心头一软。
满宠没注意到自己笑了。
他小心地支起身子,一毫一厘地挪,唯恐惊动了枕边人。他知道他不爱给吵醒。
满宠身体很好,所以当他用一种别扭又费力的姿势撑着凝视郭嘉时,一点也不觉得累。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要说起来,郭嘉与他半点不像。而这样放浪之人,在遇到郭嘉之前,他向来是瞧不上的。怎么他就愿意听他的教导,连带着他身上那些自己并不认同的小小的坏习惯,也显得有些可爱呢?
“看得开心吗?”悠悠的、酒一样的声音,带着晨起的沙哑。
满宠一惊,条件反射窜起来跪坐着低眉敛目。“不敢。”
“从天亮就盯着瞧,快被你盯出花来。你不用去许都卫了?”
“属下、属下怕惊扰了祭酒大人。”
“呵。”躺着的人终于肯屈尊将眼睛睁开条缝,眼里带着将醒未醒的水雾,“你醒时,我就醒了。”
满宠愣了,不知如何回。
郭嘉又闭上眼,笑一声:“快走吧,你走了,我好安心再歇会儿。”
“祭酒大人好好休息。”满宠干巴巴地说。
他手脚并用地从郭嘉身上翻出去,心中惶恐,又陡然冒出一丝疑惑来:祭酒大人多奇怪,明明自己又虚又病的,还要睡在外侧,好像把他拱卫在里面一样。
满宠默默地捡起昨夜四下乱丢的衣服,一件件穿上身。
回头一看,郭嘉侧着头,半眯着眼,正看他。
满宠想了想,把郭嘉的衣服也捡起来,一件件理好、叠好,放在榻边,又望望郭嘉。
郭嘉忍不住嗤笑一声,重新仰躺回去。睡了。
满宠也暗笑自己是痴了,这就起身,往外走了。
没出几步,他又站定,细细听身后动静——郭嘉已睡熟了。
他再次不自觉地笑了。

评论

热度(29)

  1. 吸居女孩的快落南野95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画这个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