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苏靖苏】前方醉酒小哭包上线…纯粹满足个人私欲(短)

夜半深更,原本寂静的苏宅突然响起阵急促的铃声,梅长苏匆匆披了件裘袍就赶到了密室,看到的却眼前的景象,平时倔强挺拔的人儿斜倚着墙坐在地上,头微仰着,露出好看的喉结,华服凌乱的敞开,冠钗早已不知去向,几缕青丝垂下,密室里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落寞。 

“景琰……”才开口梅长苏就后悔了,那人却低低的笑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迷茫的大眼睛望向自己,笑的如孩童一般。梅长苏有些不知所措,作为谋士苏哲,自己在景琰面前一直恪守着君臣之礼,未曾逾越半分,此时面对卸下伪装的萧景琰,梅长苏却只想做回林殊。

 “你来啦~小殊~”萧景琰眯着眼睛努力的想看清眼前的人,却因为醉酒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我的小殊,这样想着竟傻傻的笑出声了。想要离他近点,却步伐不稳,险些栽倒。

   好在梅长苏反应及时,急忙上前一步,接住了摇摇欲坠的人,梅长苏扶着萧景在旁边的石凳坐下,萧景琰整个人都依附在梅长苏身上,两人近的几乎鼻尖都能擦到对方,萧景琰认真的端详着眼前的脸,骨节分明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抚上那张脸,眼睛,鼻子,嘴巴,最后停在了右眼的疤上,拇指细细摩挲着,这疤是他回到自己身边的代价吧,到底什么样的经历会让一个人变得面目全非,眼里渐渐有雾汽上升,一滴泪划过脸颊,萧景琰竟低头吻了上去。 

  生涩而专注的舌尖小心翼翼的舔弄着那条早已愈合伤疤,耳边是青年温热的呼吸,有些急促的喘息,被吻的地方酥酥麻麻,犹如一股暖流迅速蔓延着,那个人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修长的手指欲解开束缚的腰带,梅长苏这才惊醒,推开他,叫了声 

“殿下!”

 “别叫我殿下……”装满泪水的鹿眼投来殷切的目光,如同被抛弃的小孩,可怜巴巴的说“叫我水牛也好啊…” 

“那是郡主……”梅长苏忽然觉得有些不忍再说下去。

 “你骗人!水牛这个称呼霓凰已经十多年没叫过了,又怎会突然提起?”见他还想拿霓凰做挡箭牌,萧景琰既生气又委屈, 

“霓凰对你不一样,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是啊,何止是霓凰,还有蒙挚,静妃,景琰虽然耿直,却也知道除了林殊又有什么人值得他们这样维护,更何况自己和景琰待在一起的时间要比霓凰长的多,容貌习惯可以改,感觉却骗不了人。

 “……为什么瞒着我一个人…” 

“你在怪我对不对……”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若我早些从东海回来…” 

“对不起…”

  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泪如雨下,哽咽着喃喃着对不起,原来他的景琰这十几年来一直背负着内疚和自责自虐般活着,梅长苏心痛不已,疼惜的拉过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人儿靠在自己怀里,也许是累了,又或者这个怀抱有自己想念了十三年的安全感,萧景琰很快便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看着怀里的爱人,脸颊红扑扑的,沾着泪水的睫毛微微颤抖,睡着了双手依然死死的环着自己的腰,想抱他到床上睡,那人环着自己的双手更紧了一分,带着浓重的鼻音模糊不清的声音“别走”,梅长苏在他额头轻轻落下一吻,说了句

“景琰,别怕。”我回来了,就再也不会走,定护你一世周全。 

 

--------------------------------

再看一遍完全平铺直叙的文字,我却写了一晚上╮(╯_╰)╭,我脑洞里的哭包比这里可爱多了~~话说,凯凯说最像自己的角色是靖王,想说包括哭包和没脑子属性么(逃

评论(6)

热度(50)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