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殊途同归-片段41

搜集醉酒小哭包~软萌可爱嘤嘤嘤~~

逍遙朱七七:

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大家都是开心的, 又都年轻,互相让酒是正常,萧景睿被连罚了三大碗,爽气的灌了,又敬了景琰长苏这对新婚眷侣。梅长苏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萧景琰倒也不推脱,来者不拒。三四杯下去,没人敬酒,萧景琰自己倒是一杯杯不断,周围人看出不大对,劝酒变成了劝少喝。梅长苏低低说了几句,却讨了没趣,萧景琰索性站起来到手下那帮子人在偏院的桌子去了,梅长苏这边陪着一屋子客人不好立时赶过去,使了眼色让甄平跟着。好一会儿也不见回来,梅长苏稍有些坐立不安,言豫津见了直笑:“果然是新婚,一刻不见也受不得。”

梅长苏淡淡看他一眼,豫津只觉得脑后发凉,端着酒杯向景睿那桌子蹭過去,萧景睿解围:“苏大哥不如去看看,太子殿下今日高兴,却也不该喝太多。”

梅长苏听了就要起身,却见门口人影一闪,萧景琰略有些踉跄的进来,甄平在后面追着,怕他摔了却又不敢扶,想是刚要扶被骂了几句,脸上还悻悻的。萧景琰进来站定,看大家都望着他,忽然一笑。他本已经喝的红云上脸,眼波含水,此时烛光映着他柔和一笑,莫不说梅长苏呆了,连蔺晨这见多识广的,也心中啧啧称赞。


萧景琰看看大家,笑道:“怎么都不喝了?倒是我不对,扔下一屋子客人。大家见谅。不过那是我一直走来,真刀真枪,一起死里逃生出来的弟兄们。今日喝完这酒,不知何日还能尽欢。怕是再没有机会了。”

他忽然伤感,却也合情合理,之前他虽是王爷,可是守边关战沙场的,总没有太多忌讳。如今回来,升了太子,今后再荣登大宝,怎么会还有人敢跟他拼酒,刚刚过去看看,就有人起来行礼,规矩的束手束脚,萧景琰心里不舒服,硬拽着戚猛把列战英喝趴了,才踉跄着回来。

萧景睿见他如此,起身几步虚扶,轻声劝道:“人生尽是如此这般,每个阶段都有不同境遇,之后有之后的好处。再者,谁又知道多少呢?人生难得真知己。峰回路转,如苏大哥这般回来,又得了良缘,上得朝堂,入得府第,陪在殿下身边,也是人生第一美事。”

萧景琰一双眼睛瞅着他,喜怒不可辨,豫津跟他久了,虽然知道这人性情,却从未见他喝多,心里也是忐忑,正要在景睿后面开口,却听他声音低沉道:“罚酒。”

景睿一愣,转念一想,笑:“好,是我错,景琰哥哥罚的对。”

他拿起桌上大碗,一口气吞下,萧景琰这才又有了笑意,抚着他肩膀:“为兄羡慕你啊。但愿你一直能行走江湖,远离朝堂。”

“江湖中也有不如意,有束手束脚。”景睿认真道,“如今世上,但凡要想做些事情,想要认真做些事情,在哪儿都是要有束缚有拘谨。只是我不高兴了,可以跑,可以撂担子而已。”

景琰看着他,眼里也有了点笑意:“我萧家人总是这么纠结,所以你也没辙,撂担子这事情,怕是做不成。”

景睿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也跟着笑。其他人见气氛好起来,也轻松许多。唯有梅长苏见萧景琰如此,心中难过的紧,喝了口茶忍不住要咳嗽,用帕子压着不愿惊动其他人。蔺晨见了,找个由头过来塞了颗药,看着和豫津拼酒的萧景琰萧景睿,轻声问:“太子这酒量不错啊。”

梅长苏吞了药丸,苦笑:“以前他是不行的,想是这些年练出来了。”

“他喝多了会耍酒疯不?好糊弄不?”蔺晨笑,“都说平时越正经的人喝多了就越发疯。”

梅长苏不悦的瞥他一样。

“我说的真的啊,这种人大约都是平时拘的紧了,醉了,才敢发泄。”

梅长苏心里一动。也是,要是真能发泄一下,他倒是愿意让景琰喝醉一场。

 

可惜萧景琰醉了也就是睡了。蔺晨无不遗憾的看着忙活着伺候萧景琰睡倒的梅长苏:“可惜可惜。”也不知是为谁是为啥。见梅长苏瞪他,蔺晨嘻嘻一笑:“醒酒汤在旁边,你别让他冷着喝。我去看看没散的那帮人。”

待他关了门出去,梅长苏才叹口气,给景琰盖好被子,呆呆坐在他身边发愣。烛光下,景琰脸色柔和也有些红润,梅长苏知道那不过是酒色上脸,待他醒了,总有的罪受。他怕一会儿景琰醒了要吐,又要头疼,就办了小炉,把醒酒汤倒进平时煮酒的泥壶里,在火上温着,随时可以喝。又拿了湿帕子,要帮他擦脸,可就是俯身润湿帕子的那一会儿功夫,再回身,就见萧景琰目光炯炯的瞪着他,眼睛亮的吓人,梅长苏赶紧问:“醒了?可是想吐?头疼吗?”

萧景琰也不动,继续盯着他看。梅长苏伸手去摸他的额角,他也不动,不由得失笑:“怎么喝了多了倒像是傻了一样,也不会说也不会动了。”说是这么说,他还是担心,转头倒了醒酒汤,递到景琰唇边。景琰这会儿倒是乖了,就着他的手把醒酒汤喝了,眼神还是直勾勾的瞅着梅长苏。

梅长苏又拿了帕子细细帮他擦脸,天气只稍有凉爽,梅长苏的手已经是冰冷了。触到景琰脸上,更觉得他双颊火烫。梅长苏还没说话,景琰就贴着他的手蹭上来,梅长苏见他忽然乖顺起来,也忍不住满心柔情蜜意,他伏下身子,用脸去贴对方的脸,也不出声,就着姿势轻轻吻着他的发鬓,耳鬓厮磨,正想着做点什么,唇边一湿,梅长苏心里一惊,抬头再看,景琰盯着房中的梁柱,无声的流着眼泪。梅长苏看他的样子,心都要碎了,只搂着他,哄小孩一样呢喃:“景琰,景琰,怎么了。别哭。”

他自是知道景琰这也不是撒酒疯,定是宴前的事情。可是又不愿意提起,只能无用的念着景琰的名字。良久,才听耳边沙哑的声音:“小殊,你就依了我吧。”

梅长苏心里一急,咳嗽起来,一时连话也说不出。萧景琰连忙起身,替他轻轻敲背。因着刚刚的药,梅长苏又咳了几下,才勉强止住,急道:“你这是怎么了。你我心心相许,怎么老是说这些话?”

萧景琰垂目不语,梅长苏心里也有气,一时不愿意服软去哄他。两人僵了一会儿,还是萧景琰终于开口:“萧家已经对不起林家了,若是因为我,让林家绝了后,他日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林叔叔和晋阳伯母。”

“你说什么傻话!”梅长苏气道,“你是不认识我父母还是怎地,他们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在其次,我十五年前。。。”

萧景琰急着捂住他的嘴,不准他说下去。梅长苏在他手心轻轻叹气,也不挣扎。他看着萧景琰眼中蓄着泪,自己心里真是痛的很,伸手捧住他的脸,眼神示意他放开捂着自己的手。萧景琰却不动,他深深的看着梅长苏,下了决心:“小殊,十五年前,我做错一件事。”他此话一说,梅长苏的心就堕入冰窖,他伸手去拉捂住自己的手,萧景琰却轻轻摇头:“小殊,你听我说完,我再无勇气再说一次了。”

梅长苏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死死咬住嘴唇,满眼疼惜的看着萧景琰。

“十五年前,我不该回京的。或者,我回来后就应该马上离开。”萧景琰苦涩道,“那时我还是太傻,想着皇上还能有一丝亲情。若是当时见了他那神情,我就应该趁着还来得及,马上离开,那样,我肯定还能保住那个孩子。”

梅长苏听他说孩子两个字,自己的眼泪终于滑下来。

“可惜我真是太傻。”萧景琰转开视线,“我以为太奶奶能救我们父子,以为他总还有一丝父子之情。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小脸还没有我的拳头大,哭的像猫儿一样,我还想,他这么哭,倒是不怕被人听见了,好歹能瞒天过海送出宫去。他还没睁眼睛,我怕将来认不出他,就拿了块玉佩塞在襁褓里。母亲说,还是做个记号吧,她用指甲在孩子屁股上划了个十字,应该挺疼的,可他还是哭不大声,怪可怜的。我没敢多看,怕舍不得。我好后悔,若是知道那是最后一次看他,就该多看一会儿。小殊,对不起。当年我想的太少,我。。。”他没说完,梅长苏一把把他死死搂着,萧景琰被他闷在怀里,只是肩膀起伏,良久,才哭出声来。这是十五年来,萧景琰第一次放声大哭,他死死拉着梅长苏的衣襟,哭的肝肠寸断,梅长苏也是泣不成声,若不是刚刚用了药,怕是一口气要上不来,晕死在这儿了。

直哭到眼泪都干了,萧景琰才终于停住了,他还搂着梅长苏的腰哽咽难言,梅长苏抚着他已经散开的黑发,极力平伏自己的心绪,缓缓开口:“那日金殿之后,皇上已经告诉我了。”

萧景琰猛然抬头,满眼凄凉的看着梅长苏。

“我不说是怕惹起你伤心,你不说,是怕我心中难过。”梅长苏痴痴看着他,“景琰,你吃了这么多苦,怎么还会想着我会怪你?你不欠谁的,是这老天欠你的。”

萧景琰摇头。

“景琰,我此生只有你一人,正如你此生就只有我一人。莫要再提什么纳妃的话了。”梅长苏捋着他的长发,轻声道,“皇上说,那孩子他没下手杀死,我信了。我最后再信他一次。我在让人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萧景琰瞪大眼睛看着他,嘴唇抖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我回来了,在你身边,就一切由我来办。”梅长苏小声却坚定道,“有我在。”

萧景琰看着他,眼中的悲切慢慢淡了些。他慢慢闭上眼睛,靠着梅长苏,再也没说话。


评论

热度(191)

  1. 吸居女孩的快落逍遙朱七七 转载了此文字
    搜集醉酒小哭包~软萌可爱嘤嘤嘤~~
  2. 水瓶望狮子逍遙朱七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存档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逍遙朱七七: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