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第四世燃烧的雪火-第一章(有原创人物)

文名【第四世燃烧的雪火】,又名【欲火重生】,又名【弟弟跟人跑了肿么破?】
之前是预告,现在真正开始发文~入坑请慎重,毕竟本妖万年坑王的名头是可以闪瞎金狗眼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入坑请勿带砖头等危险物品。
本文原著向。
人物:【樱空释、卡索、银封尘——原创人物等】

原作者:04041015sj




楔子
银封尘落在刃雪城高高的城墙上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面。
白雪皑皑铺满的城墙上,似火红莲蔓延生长,将一白一红两人环绕其中,红莲过处,温暖如春。
火红色的短发被风吹散,划过樱空释本就倾国倾城的脸庞,更添妖冶。此时他紧抱着怀中之人,精致的下巴搁在那人银色发上,似乎那人就是他的全世界。
只是这两人均早已断了气息。
银封尘挥手散去遍地红莲,面无表情地走近那两人,视线扫过樱空释怀中的卡索的时候,眼中厌恶一闪而过。
他将那人硬生生从樱空释的怀里扯开,再俯身温暖地将樱空释拦腰抱起,右手抬起轻轻擦去那人嘴角流下的血迹和脸上残留的泪痕。
“怎么这么傻……”
明明只是渊祭创造出来的玩物,却偏偏有了感情,有了追求,有了信仰,以致被牵制着走到今日这一步。
卡索在乎的人有很多,甚至愿意为了别的人杀了他,可他自始自终,却只在乎卡索一个,究竟该说他单纯天真还是傻得可爱?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让他这个原本无欲无求的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致于一时冲动和那个整日沉迷于游戏的渊祭打了个赌,来到这个渊祭所创的世界。
一刻钟前,渊祭的宫殿内——
“我对樱空释挺感兴趣的,既然你的游戏已经结束,不如就把他赠与我,你要什么任何条件随便提。”
身着银纹白袍的银封尘坐在渊祭的对面,手中把玩着一枚拳头大小的玉晶,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
听到这话的渊祭顿时来了兴致。
“谁说我的游戏已经结束了?有了你的加入,这游戏只怕会更好玩。”
“哦?看来你又有打算了,说来听听。”
银封尘右掌用力,手中玉晶化为齑粉飘散无踪。
渊祭无视了银封尘的威胁,径自打开了通往刃雪城的通道。
“打个赌如何?如果你能让樱空释爱上你,放弃卡索,我就把这整个世界送你。”
“麻烦。”
银封尘眉头微蹙,一个世界对他而言只是抬手间就可建起覆灭,毫无吸引力,但樱空释就不一样了。
如果让樱空释爱上他……这似乎也是件很美妙的事。
“释再怎么说也是我渊祭的孩子,怎么可能那么容易便拱手让人。”
渊祭抬手一挥,一蔟淡蓝色火苗击在一旁的水晶荧幕上,画面拉开,映出樱空释的三生三世。
说是三生三世,其实释这三世加起来的时间还没一个巫师活的时间长。
画面最后停留在大片红莲中相拥的两道人影上,看到这幅光景,银封尘莫名的感到烦躁。
“那可就说定了,若樱空释爱上了我,从今以后,他就只属于我。”
撂下这句话之后,银封尘便头也不会地进入通道,无视了渊祭脸上奸计得逞的诡笑。
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发展。
“封尘,你可想清楚了,改变了他们二人的命盘之后,你的神力可就会被这个世界的法则禁锢了。”
天边远远传来渊祭的声音。
“要你废话。”
银封尘抬手,无数道金光自掌中飞出,在三人脚下形成金色神阵。
两个命运轮盘凭空出现在银封尘面前,银封尘划破掌心,将神血滴落在轮盘上。
神血触碰到轮盘的一瞬间,无数的神纹古字自盘中飞出,重新排序,紧接着化为两道光分别钻进樱空释和卡索的体内。
霎时间金光大放,将二人包裹其中,两人的身躯同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直至婴儿形态。
于此同时,天上云雾散开,古老的钟鸣声敲响,天边传来神圣的歌谣,秩序神链落下,在银封尘的头顶上方盘绕成禁锢神阵。
就在禁锢圣光即将触碰到银封尘的刹那,银封尘手中捏诀,一道金光瞬间钻进樱空释的体内。
禁锢圣光落下,神阵溃散,银封尘的神力尽数被封,形同凡人。
金光淡去,神链回归,一切恢复平静,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银封尘扯下身上的白色披风,将樱空释全身裹住,只露出幼小的脸蛋。
然后……看都不看地上浑身赤裸躺在一堆衣袍间的卡索一眼,转身走人。
将这一切尽数看清的渊祭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指尖情欲、爱欲、独占欲三簇火苗跳动,在银封尘离去之后跃入刃雪城中,钻入了卡索体内。
渊祭抬手抓住一只不幸路过的灵鸟,直接扔进通道。
灵鸟落在卡索的旁边,变成了满头银发的老太婆。
渊祭的声音清晰入耳:“一百三十年的时间,将卡索抚养长大,一百三十年后,本尊助你成仙。”

第一章‖独占欲火
“哥。”
幼小的孩童仰着头,脸上的笑容明亮而单纯。
他说:“哥,如果我爱一个人,我可以为他舍弃一切。”
画面一转,是幻雪神山下的落樱坡,漫山遍野长满白色的樱花,而且永远不会凋零。
樱花树下,一个身影转过来,银白色的长发,英俊桀骜的面容,挺拔的身材,白衣如雪的幻术长袍。
他说:“哥,你说过,长大之后要和我一起隐居到幻雪神山,你要记得,你一定要记得。”
鹅毛大雪瞬间落满他的肩头,他说:“哥,我好冷,你抱抱我。”
画面最后,那人躺在地上,身边开满了火焰般跳动的红莲。
他说:“哥,你为什么不抱抱我?”
然后他的眼睛就安然地闭上了,他躺在地上,像个婴儿一样安睡。
天上突然有只霰雪鸟鸣叫着飞过。
哥,请你自由地……
卡索挣扎着从梦境中醒来。
自他懂事后,前世过往便轮番忆起。
只是重活一世,过往故人皆不复存在,冰族易主,他再也不是冰族之王,就连抚养了他一百三十年的灵婆婆,也在三日前离他而去。
唯剩他一人,带着那些痛苦的回忆,徘徊于世间。
不远处,便是刃雪城,前世的终始都在那里,只是如今那里早已一片荒芜。
一百三十年前,冰火大战,冰族落败,火族失去了一位王子。
后来一个神秘人物出现,带领冰族余下部署,将火族赶出冰族领地,自此那神秘人便成了冰族之王,带着冰族子民迁都。
这一百三十年间,冰族国泰民安,其乐融融,火族不敢再犯,冰族因此进入了太平盛世。
这是一百三十年来,卡索第一次踏足这里。
他站在刃雪城高高的城墙上面,大风凛冽吹动了他银色的长发,一如当年大站即将告终的时候。
卡索俯视着脚下的疆域,厚重而深沉的疆土,似乎还能看到上面无数的冰族巫师和火族精灵的厮杀,心突然一阵抽搐,疼得厉害。
如果他当时能再等等,如果他当时没有殉国,也许他还能再抱抱那个孩子,也许他还能再听释叫他一声“哥”。
过往的记忆再次如洪水般将他淹没,樱空释这三个字承载了太多的绝望与哀伤,每每提起都让他心疼到恨不得去死,以致于这些年他都在努力地想要忘却,可直至今日重临故地他才发现,有些人有些事,不是你想忘,便能忘得了的。
泪水顺着英俊的脸庞流下,掉落在雪层上,融化了几片雪。
不远处的地上,还残留着几朵红莲,如火般的颜色,艳丽得刺眼。
冰雪碎裂的“咔嚓”声清晰地徘徊在耳侧,卡索抬头看向声源,顿时愣在了原地。
樱空释原本是在和银封尘捉迷藏,可却不知为何,中途内心一阵悸动,莫名其妙的就走到这来了。
此时他正歪着头,好奇地看着卡索,似乎很奇怪卡索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哭,而且还一副很伤心的样子。
正当他想要开口问的时候,眼前人影一闪而过,紧接着他就被那人紧紧地搂在怀里。
“释,释……”
听着那人在耳边的呢喃,樱空释略带抗拒地皱紧了眉头。
除了银封尘,他还从未跟其他的人这么亲密地接触过,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被卡索抱住的那一刻,他的内心很抗拒,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想要去回应眼前的这个陌生人,那感觉就像:早已习惯了这具身体的触碰一样。
这是活了这么多年以来,樱空释第一次觉得心头有小鹿乱撞的感觉,连说话都不自主地带了颤音:“那、那个,你先放开我。”
听见怀中人熟悉的嗓音,卡索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太过激动了,连忙放开樱空释,只是双手仍搭在他的肩上。
“释,对不起,哥来晚了,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听到这话,樱空释乐了,笑容邪气可是又甜美如幼童。
然后卡索听到他说:“你是谁啊?你认识我?”
宛若一盆冰水当头淋下,卡索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樱空释,双手颤抖着松开樱空释的肩膀。
就在这时,一个清冽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
“释宝贝,你在哪儿?快出来,哥认输了好不好。”
“是我哥。”
樱空释一听这声音,立马转身趴在城墙上张望着,向城下找来的银封尘招了招手。
“哥,我在这。”
接着樱空释便二话不说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去,视线从未离开过他的卡索见到这一幕,吓得立刻伸手去抓,却连半片衣角都没有碰到。
等在下面的银封尘见樱空释跳下,立马一跃而起,将他按入怀中,于半空中打了个旋,平稳落地。
两人脚一着地,银封尘就拉着樱空释上下左右彻底检查了一遍,确定他身上没有一星半点伤之后,才松了口气,想到他刚才连提醒都没有就直接往下掉,心中一阵后怕,神情也不由带上了几分严肃。
“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做这种危险的事,万一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哥找谁要弟弟去!”
看到银封尘似乎真的生气了,樱空释立马开启撒娇模式,双手环住银封尘的脖子,头埋在银封尘的脖颈处蹭了蹭。
“哥~好哥哥~我错了,可是我敢这样做也是因为我相信哥你一定会接住我啊~而且哥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这种飞翔的感觉。”
重点全都放在最后一句,根据樱空释多年来对银封尘德性的研究发现,似乎只要是他喜欢、想要的东西,银封尘都不会反对,而且还会竭尽全力地帮他得到,所以,这话一出,直接快狠准地戳中了银封尘的软肋。
此刻银封尘的思绪已经完全被樱空释的“喜欢”二字牵住,他打量了一下城墙的高度,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飞翔的事交给哥,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回家洗澡,你都在外面浪了一天了,看你这衣服,都脏成什么样了。”
“知道了知道了,娘~”
“再叫一声娘信不信我直接把你塞回娘胎里去。”
一听这话,樱空释竟真的扯开银封尘的衣襟,作势要钻进他的肚子里去。
银封尘被他给烦的,直接将他从怀里扯出,拽着他的手就往住处走。
“行了,别闹。”
估计是玩累了,这回樱空释竟真的乖乖听话,安分了下来,他回头往城墙上看了一眼,没见到人,心中突然漫上一股失落感。
而此时的卡索,正背靠着城墙坐在雪地上,手捂着心脏的位置,痛苦地喘息。
刚刚樱空释与银封尘的互动他都看到了,那一瞬间心中似乎有一簇火苗窜了出来,怒吼着吞噬他的理智,叫嚣着要把樱空释从那个陌生男人的手里夺过来,让樱空释永远只能看着他一人。
最后彻底压抑住了那股欲火之后,卡索已经虚脱了,心中的不安感无限放大。
释还活着,却不记得他了,还有了另一个哥哥,可是他为什么还会记得释?刚刚差点吞噬掉他理智的力量又是哪来的?
难道是……
想起了前世的种种,卡索顿时瞳孔微缩,一个女人的身影在脑海中闪过。
“渊祭……”
一边拉着樱空释往回走一边想事情的银封尘并没有发现落后他一步的弟弟的异常。
刚刚视线扫过城墙上的一瞬间,银封尘似乎闻到了独占欲火的味道,可却没有发现有人的痕迹,不祥的预感在心中放大,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评论

热度(37)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