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第四世燃烧的雪火-三、四(有原创人物)

第三章‖你来不来
“释……”
听到对方轻声低喃着自己的名字,樱空释才明白过来一直以来的违和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不认识这人,可这人却知道他的名字,而且还总是一上来就抱住他,那感觉就像他们已经认识很久很久了,本该如此亲密无间。
樱空释的身高要比卡索矮上一截,被抱住的时候头也是仰着的,现在一个姿势持久了,总感觉不太舒服。
樱空释忍不住动了动脖子,却见卡索仍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无奈地别过头,靠在了卡索的肩膀上。
还挺舒服的……樱空释想着,又蹭了蹭。
只是樱空释不知道,他这一蹭,竟无意间点燃了卡索心中另一股无名之火。
本来卡索闻着从樱空释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的时候,就已经按耐不住想要将他吞吃入腹的冲动了,现在这一蹭更是火上浇油,瞬间点燃了他心中封存已久的另一簇烈火。
卡索只觉下腹一热,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些慌了,侧过头看到樱空释白皙嫩滑的玉颈,突然呼吸一窒。
好想……啃上一口……
理智告诉卡索不能这么做,可欲火却不允许。
缠绕于鼻息间的淡淡清香似乎愈加浓郁了,而且还带上了些许甜腻。
“嗯~……痒。”
轻细的声音如羽毛般轻抚过心间,卡索的眸光又晦暗了几分,在樱空释颈间的舔吮也更加卖力。
樱空释很怕痒,现在被卡索一舔,不由绵软无力地挣扎起来。
刚刚他只是觉得舒服就在卡索颈间蹭了蹭,他承认这样对待一个陌生人有违礼数,可卡索的动作明显更过分。
面前这个陌生人的所作所为总是出乎他的意料,而且还总能将他吓得不轻。
这到底算什么啊?
被樱空释狠狠推开,卡索总算清醒了几分,但在看到樱空释脖子上暧昧的红痕和晶莹剔透的水渍的时候,眼底又添上了些许痴迷。
刚刚那个……算是亲吻吗?
樱空释这样想着,歪着头一脸迷茫地看着卡索。
记得上次跟他哥一起去凡间采购的时候,有个姑娘告诉他,亲吻是用来表达爱意的方式。
站在他面前的这个陌生人,爱他吗?
想到这,突然一股莫名的喜悦冲上了樱空释的大脑,然后他做了一个类似于玩火的动作。
他抬起双手,搂住卡索的脖子,然后踮起脚尖,亲吻卡索的眉毛。
有人表达爱意的话,自己也应该回报一下吧?樱空释单纯地这样想着,只是轻轻地触碰了一下,然后就退开,然而,这动作已经足以点燃卡索心中所有的欲火。
卡索只觉受到了鼓励,右手搂住眼前人的腰,左手托着那人的后脑勺,对准那两片粉嫩唇瓣就吻了下去。
樱空释被卡索的动作惊得瞪大了漂亮的双眼,脑中一片空白,忘记了思考。
在他口中肆意掠夺的温软无比霸道,像是要把他吞食了似的吮吸,随着氧气的稀缺,他的意识也开始溃散,彻底没了挣扎的力气。
就在樱空释快要晕厥的时候,卡索放开了他。
像是在沙漠中摸索了几天几夜的人终于喝到了甘甜的泉水一样,樱空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差点……就窒息而死了……
终于,呼吸舒畅了些,樱空释抬头,顿时僵住了身体,此刻的他还被卡索抱在怀里,而卡索,正一脸宠溺地看着他,就像哥哥看着他时的眼神一样。
卡索现在已经彻底地清醒了,可是却少有的不想放开怀里这个他唯一的弟弟,心中对他这弟弟竟多了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这种感觉是在看到梨落的时候才有的。
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蒙蒙灰了,当樱空释看到已经落入山中一半的夕阳的时候,心都凉了一截。
完了,哥又该发飙了。
挣开卡索的怀抱,樱空释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天色太晚了,我该回去了。”
撂下这句话后,樱空释便转身离开。
卡索见他要走,突然急了,连忙跑上去从后面拽住樱空释的一只手。
“释,你还会来这吗?”
“嗯?”樱空释不解地看着卡索。
“我为什么要来这?”
“如果你还来的话……”卡索一脸认真地盯着樱空释的眼睛:“我会一直在这等到你来。”
看着卡索认真的神情,樱空释突然邪气一笑:“那如果我不来呢?”
“那我就去找你,无论你去了哪儿,我都会找到你!”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话,樱空释竟有些感动,他突然想到,这个人从三天前就在这里,到现在都没离开。
“你的家……是在这吗?”
可是樱空释不记得这刃雪城内,除了他和他哥之外,还有住着谁。
“我没有家。”没有你在的地方,怎么能算家。
“那你不必再等我了,也不用来找我……”
听到这话,卡索顿时像是被一道雷快狠准地劈在了头上一般,一脸惊恐地看着樱空释。
什么意思?释不要他了么?难道是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让释讨厌了么?
“为……什么?”
“如果你没有家 ,我可以考虑考虑收留你,你可以过来跟我和我哥一起住。”
卡索一下子愣住了,在他以为释讨厌他的时候,没想到惊喜会来得这么突然。
见卡索过了这么久都没回答,樱空释还以为他是不愿意,顿时有些不满。
“你到底来不来?”
卡索被樱空释突然提高的音量吓了一跳:“来!”
看卡索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樱空释乐了。
“那太好了,以后我就又多了一个奴隶了!”
卡索:“……”
樱空释蹦蹦跳跳地跑了开去,突然顿下,转过头来问卡索。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卡索。”
“卡索?”樱空释歪着头做思考状:“挺好听的名字,我叫樱空释。”
樱空释向卡索伸出了手,脸上的笑容明亮而纯净,宛如孩童。
卡索伸出手,轻轻地握住樱空释的,也跟着笑了。
月光洒在他英俊的脸庞上,一片柔和……等等!月光?!
樱空释抬头看着夜空中挂着的那轮清冷的明月,突然觉得那光好刺眼,欲哭无泪。
完了完了,接下来可能会有很多天都看不到雪果的痕迹了。
想当初他和他哥闹别扭,离家出走一天之后再回去,就被银封尘扣了一个月的雪果,那一个月他愣是连半个雪果都没碰着。
想着要是再在这里拖下去,他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他家宝贝雪果的痕迹,樱空释果断拉起卡索就走。
“我们回家。”
听到“回家”二字,卡索嘴角勾起了一抹他自己都没能察觉的笑容。
待回到住处的时候,樱空释就见到银封尘拿着一柄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宝剑在擦拭着,周身隐隐约约现出无形威压,气氛很是低沉。
樱空释从未见过他哥这个样子,心想:完了,哥不会是想杀了我吧?
虽然平时银封尘总是任他使唤任他打骂,但他也知道,银封尘是有底线的。
之前有一次他跟着银封尘去凡间玩,在一个小村庄里被一个小男孩推倒了,膝盖摔破了皮,流了点血,银封尘当场发怒,抬手便灭了那个小男孩的一家子。
现在银封尘的表情,和当时很像,而且情况貌似比当时要严重得多……
樱空释顿时连讨好的话都说不出了。
银封尘察觉到两人的到来,面无表情地抬头,视线扫过那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后,冷冷地定在卡索身上。
银封尘毕竟是神,卡索在他的威压威胁下,也有些站不住脚。
冰冷的视线袭来,让卡索也有了危机感,不动声色地将樱空释挡在身后,抬眸,与银封尘无声对峙。


第四章‖怒火腾烧
气氛僵持了许久,终于,银封尘动了。
剑被随意地扔到石桌上,发出“嘭”的一声,桌面竟裂开了一条缝。
“释,过来。”
樱空释第一次听银封尘用这么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叫他,半点不敢违抗,立马挣开了卡索的手,走到银封尘身旁。
“哥……”
樱空释怯懦的呼唤多少安抚了下银封尘心中腾腾烧起的怒火,令他稍微冷静下来。
银封尘伸出手将樱空释拉到自己跟前,抬起另一只手,指了指卡索。
“他是谁,你怎么随随便便地就将陌生人带回来?”
“陌生人”几字银封尘特意加了重音,直刺卡索的心脏。
卡索突然想到,今世的他对于樱空释而言,不过是个才见过两面的陌生人,如果现在要释在他和对面那个男人之间做出选择,释可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对方,目光不由冰冷了几分。
他再次意识到,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而释的哥哥,已另有其人。
樱空释顺着银封尘手指的方向,回头看了眼卡索,顿时看着银封尘的眼神也有了些闪躲,毕竟,他不知道他擅作主张地将人带回来,哥哥会不会答应,现在看来可能性很小。
“他叫卡索,他没地方住,所以……”
“所以释打算让他住我们家吗?”银封尘直接打断了樱空释的话。
他,和我们,距离感一下子就拉开了。
樱空释点了点头,偷偷打量了下银封尘的脸色,也不知道他这哥哥究竟是在生他的气还是吃错了药,他怎么总觉得他哥的言语间像是在有意无意地针对卡索呢?明明以前在凡间见到陌生人的时候,他都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的……
见樱空释点头,银封尘的瞳孔暗缩,嘴角带上了抹似有似无的冷笑。
“释喜欢他吗?这个叫卡索的。”
这下不说樱空释,连卡索都愣了下,瞪大了双眼一脸惊讶地看着问话的人,然后又略带期待地看向樱空释。
虽然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对于释的答案,他还是很好奇的。
重活一世,没了任何的关系牵绊,你还会对我抱什么感情呢?释……
樱空释此刻看着银封尘的眼睛,那里头有威胁有探究,更有不近人情的冰冷寒意,他突然就觉得,眼前的哥哥,很陌生。
潜意识里觉得,如果此刻他说喜欢卡索,银封尘一定会做出什么出乎他意料的事情,于是,樱空释轻轻地摇了摇头。
而且,他也不是喜欢卡索,顶多就是……有莫名的好感。
而银封尘也的确如樱空释所想那般,如果樱空释胆敢在这时候点头承认,银封尘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卡索当着他的面凌迟处死。
幸好,他摇头了。
不过,有人尝到了甜头,自然也就有人吃到了苦。
看到樱空释摇头的那一刻,卡索整颗心都凉了,突然就觉得那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很刺眼,刺眼到他想要将那双手,砍掉!
眼前红茫一闪而过,接着沉寂于卡索深邃似海的蓝眸中。
还沉浸于樱空释否定的喜悦当中的银封尘,并没有发现空气中那稍纵即逝的气息,从石椅上站了起来,抬手揉了揉樱空释的头,周身冰冷的气息也有所消减。
“他要住,也不是不可以。”
一句话,将两个人从低落的深渊一下子解救出来。
樱空释抬头直视银封尘的眼睛,眸光纯净。
“哥,你答应了?”
此时银封尘看着樱空释的眼神已经恢复成以往不掺杂质的宠溺。
“别高兴得太早,你哥可不是个会随随便便让人占便宜的人。”
话说完,银封尘就拉着樱空释走到卡索面前,以王者的姿态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卡索。
樱空释这才发现,卡索竟比银封尘矮了几分。
“要住我的房,不支付钱财也得依靠劳力,从今天起,洗衣做饭端茶递碗烧水砍柴打扫浇花等全部由你一手承包,干得了就住,做不了就滚,反抗无效,打折免谈。”
“哥你真是做得一手的好生意。”樱空释赞赏地向银封尘竖起大拇指,银封尘得意地勾起唇角一笑。
“但是活都让卡索干了哥干什么呀?”
勾起的唇角瞬间拉下,银封尘右手摸了摸樱空释的后颈,柔声道:“哥养你。”樱空释怕痒地缩了下脖子。
突然想到了什么,银封尘又将视线抛向了卡索。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这个家里,你是最低等的存在,允许你见到我们不必摇着尾巴叫主人。”
一番话听到这,卡索终于忍不住举了下手。
“其实,我可以付钱……”
“谁稀罕你的钱。”
打断了卡索的话,银封尘不屑一笑,搂着樱空释从卡索身旁擦肩而过。
卡索站在原地,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按住了他的左肩,银封尘的头从他的背后探了出来。
“忘了说,我叫银封尘。”
卡索侧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不输于樱空释的漂亮的脸,眼前这人笑靥如樱,眼中似有星辰闪烁。
明明刚才还在有意无意地针对,现在却一副温润可亲的模样,卡索本想回以一笑,一道神念突然在识海中炸响。
“你最好别对释抱有除了保护外其他的任何想法,否则我有至少一千种办法能让你生不如死。”
卡索顿时一脸惊恐地盯着眼前嘴唇动都没动一下的男人,额上直冒冷汗。
刚刚明明是……这人的声音……
银封尘迷人的丹凤眼眯起,满戴笑意,却令人胆寒,他的手轻轻地在卡索的肩上拍了两下,接着若无其事地转身,带着樱空释离开。
卡索在银封尘和樱空释的身后看着他们俩消失于夜色中的身影,卸去了所有的力气,跪倒在地,右手捂着疼得似乎要撕裂的心脏处,痛苦地喘息。
银封尘虽说答应了让卡索住下,当晚却没有给卡索安排住处,卡索只能在外面又伴了一夜寒风。
于是,第二日银封尘刚打开房门的时候,就见到樱空释站在他的门口,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抬手揉了揉小宝贝的头,银封尘柔声道:“怎么了?这么早就来找哥哥。”
樱空释任由银封尘揉乱他的头发,抬手指了指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另一人。
“哥,你还没给卡索安排住处。”
银封尘抬眸看了眼站在不远处一脸平淡地看着这个方向的卡索,不耐烦地“切”了一声,拉着樱空释往外走。
“麻烦。”
抬手间金茫闪过,一座同小冰屋一般大小的冰房座落在离小冰屋几步远的位置,这也意味着,下次小冰屋爆炸的时候,小冰房也会被牵连。
卡索早就意识到这个叫银封尘的人不简单,但不简单不代表完全了解。
此刻看到瞬间成形的冰房,卡索脸上的震惊完全不加掩饰。
感受到卡索的注视,银封尘转身,耸肩歪头对着卡索一笑,那样子就像在说:就算没有能让你生不如死的方法,我用房子砸都能将你砸死。

评论(4)

热度(20)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