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第四世燃烧的雪火-五、六(有原创人物)

第五章‖焚神欲火
自那以后,卡索就真的与樱空释兄弟同居了。
而脏活累活也一样不落地全权交给了他,银封尘是半点客气都没有。
于是在银封尘随手建起的冰堡中,总能见到以下场景:
当兄弟二人还在睡觉的时候,卡索已经爬起来洗衣服了;当兄弟二人靠在一起躺在躺椅上赏樱花的时候,卡索在一旁端茶递水扇风,还经常被银封尘以太碍眼的借口赶到几十米开外;当兄弟二人在逗着灵兽玩,瓜果瓢皮乱扔的时候,卡索只能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十米开外,收拾残局……
卡索的这些苦痛遭遇若是被以前一直敬卡索为王的冰族臣民知道,估计樱空释和银封尘会被吊起来打到屁股开花。
这天,樱空释刚起床打开门,就见到卡索又在院子里洗衣服,嗯,用幻术在洗。
樱空释盯着卡索洗衣服时那副认真的神情,“噗”的一声笑了,走过去用力拍了下卡索的肩膀。
“你洗衣服都这么认真干嘛?”
卡索被他拍得一个踉跄,赶紧站稳了脚,看向樱空释的眼神也充满了疑惑。
“洗衣服……不该认真吗?洗不干净怎么办?”
樱空释与他并肩站着,歪着头耸了耸肩,看着卡索道:“我哥洗衣服就从来不认真,嘴里总念念叨叨的,像凡间的老妇人。”
樱空释说着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语气间都充满了喜悦:“你知道吗?我哥有一次边洗衣服边念叨我,没注意幻术的控制,结果一个大水球就那样‘轰’的一声砸在他的头上,整个人都湿了。”
樱空释边比划边说着,说完自顾自地乐了。
卡索看着他的笑颜,也跟着轻笑起来,只是眼中却毫无笑意。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樱空释提起银封尘时那神采奕奕的模样,他的心中突然漫上了一股无名欲火,这些天来见到樱空释和银封尘在一起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
就在卡索走神的空挡,漂浮在两人头顶的大水球突然震荡起来,当卡索意识到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
水球“轰”的一声砸落在两人头上,两只落汤鸡新鲜出炉,嗯,场面有些熟悉。
樱空释的笑容僵在脸上,水珠顺着他精致的脸庞滑下,他眨了眨眼,愣愣地叹了声:“哎呀……”
卡索看着同样湿了一身的樱空释,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不好意思……”
谁知话音刚落,樱空释突然用力地摇起头来,水珠溅了卡索满脸,樱空释看着卡索狼狈的模样,乐了。
“原来被水淋这么好玩,臭哥哥以前怎么不带上我!哈哈哈……”
卡索看着樱空释笑着跑了开去,在雪地中一圈圈地转着,水珠被挥洒在空中,经阳光一照,反射出点点星光,衬得那张本就精致的脸更加的闪烁动人。
突然想起了以前和释在一起的时光,他还是释的哥哥时的日子,和樱空释现在开心的模样一对比,似乎以前的所有都被蒙上了悲伤的色彩,伤口一经掀开,鲜血淋淋。
突然就觉得,其实现在的日子也不错,他可以为释做这些个以前连想都没去想过的事情,来弥补对释的亏欠,可是,心中却好像有个声音在叫嚣着:“不够,还不够,还想要更多。”
那个声音越来越响,卡索的眸中也渐渐地漫上了血红色。
“释。”
一声叫唤突兀地响起,将卡索从迷乱中拉了回来,眸中血色褪去,只剩下淡淡的红血丝。
卡索抬眸看向远处,是银封尘走了过来。
樱空释见到是银封尘,顿时玩心大起,立马扑了上去,手臂搂住银封尘的脖子,长腿也缠上了他的腰。
卡索看到这一幕,眸中还未褪尽的血红再次布满,比之前更强。
银封尘被樱空释蹭了满身的水,不耐地皱紧了眉头。
“怎么回事?你怎么弄了一身的水,还不回去换衣服,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虽然语气中满是责备,银封尘却没有要放开他的意思,双手将樱空释往上托了托,不让他滑下去。
“我又不怕冷……”
樱空释小声地嘟囔了句,却还是被银封尘听到了。
“你……”
“我累了想睡觉。”
见银封尘还想要继续念叨,樱空释立马先出声为强,接着闭上眼将头埋进银封尘的脖颈处。
见他这模样,银封尘无奈地叹了口气,都是他给宠的,怪不得别人。
突然感觉到了什么,银封尘抬眼冷冷地盯着卡索。
卡索一直盯着银封尘和樱空释的方向,见他们的兄弟互动,心中汹涌澎湃的欲念越来越强烈,就在他快要忍不住冲上去杀了银封尘的时候,对方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紧盯着他,似乎在透过他看着另外的东西。
只是那目光却奇迹般地让卡索心中的火焰瞬间沉寂,眸光也恢复了清明,一脸迷茫地看着银封尘。
银封尘见他已没有异样,收回了放在他身上的目光,扫了眼落了满地的衣裳,对卡索冷声道:“把地上收拾干净了,衣服重洗,如果存有半点灰尘,我就剁了你的手。”
撂下了话,银封尘单手搂住樱空释的腰,将怀中装睡的人儿换了个姿势,打横抱起,转身离开。
在银封尘将他换了个姿势的时候,樱空释就睁开了眼,突然想到了什么,立马挣扎着趴在银封尘肩上,大声呼喊落在后面的人。
“卡索!”
卡索听见樱空释的叫唤,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立刻看向那人,专注地等着樱空释的下文,结果对方来了句:“记得到雪林帮我摘雪果。”
卡索:“……”
这件事对于樱空释而言,似乎的确挺重要的。
银封尘将樱空释抱回房间,盯着他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弄干了头发之后,才自己回了房换衣服。
坐在桌旁,银封尘的手攥紧,眸光深沉。
半个月前,樱空释拿了御风戒就飞没了影,刚开始银封尘也没多想,任他玩去了。
结果,一直到太阳下山樱空释都没有回来。
银封尘都开始怀疑自己炼制的御风戒太厉害,把樱空释给带外太空去了。火急火燎地出门找弟弟,结果却在城墙上看到几乎让他发狂的一幕。
樱空释和卡索在接吻?不对,这一世的樱空释被他封了记忆,应该不记得卡索才对啊,难道是……一见钟情?
受到巨大打击的银封尘回了住处,气急之下大招一放,冰堡冰屋全数倒塌,连后面的雪林都未能幸免。
银封尘愣了,雪林毁了,樱空释会咬死他的!
强忍着怒火还要修复这片地区,银封尘欲哭无泪。
佩剑在毁房的时候粘上了灰尘,所以后来才有了他擦拭宝剑的一幕。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他没想到,樱空释竟然会把卡索带回来!然而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天,他总能在卡索身上闻到一股熟悉的,恶心的味道。
直至今日,他才敢确定,卡索的体内,被植入了那东西——焚神欲火。


第六章‖进藏宝阁
焚神欲火是由动了情有了欲的神魂炼制而成,是连神仙都无法抵抗的存在,然而却被植入了卡索的体内,这渊祭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神魂炼制乃神界禁术,炼制焚神欲火需取神仙之魂,更没有哪位神会冒着被驱逐的风险去炼这种损人不利己的玩意儿。
想想也就只有渊祭这疯子会去炼着“玩玩”了。
银封尘勾唇冷笑。
就是不知道两千年前他妹妹体内被植入的毁灭欲火,是否也跟渊祭有关。
——分割——
“哥,真的要去凡间吗?”
樱空释一脸的兴奋。
“怎么,不想去?”
银封尘揉了揉樱空释的头,明知故问。
“当然要去!”樱空释开心得差点跳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身后的卡索,又回过头来问银封尘“那卡索去吗?”
银封尘听了这话,抬眼神色复杂地看了卡索一会儿,接着点了点头。
“嗯。”
这下樱空释更兴奋了,跑过去拉着卡索就走,又回头朝着银封尘笑:“哥你最好了,我先带卡索去收拾东西。”
卡索临走前狐疑地看了银封尘一眼,本来以为银封尘不会让他跟着去,没想到竟然那么容易就答应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待樱空释和卡索离开后,银封尘瘫开右手,掌心躺着一颗银制铃铛,看着这颗铃铛,银封尘眼底竟漫上少有的哀伤。
“铃儿……”
轻声的呢喃承载着厚重的悲伤,缓缓地传入天际,天道似有感应般,云层之上银光一闪而过。
再说这边,樱空释带着卡索来到冰堡里的藏宝阁,刻满古老纹路的大门一打开,浓郁的灵气便扑面而来。
卡索看着眼前犹如世外桃园般的藏宝阁,惊讶得似要把两眼珠子瞪出来。
“这是……”
入门第一眼,便是座于中央的一口灵潭,潭面上雾气弥漫,恍若仙境。在灵潭的右边,有一棵巨大的樱花树,花瓣洋洋洒洒地飘落在水面上,惊起一片涟漪。
围绕在灵潭四周的,是一片绿莹莹的草地。
樱空释带着卡索进去,一脚踩上,卡索才惊觉,这哪是草,分明是一整片以精细的刀工雕琢过的绿霄石,绿霄石在冰族极其稀有,百年来都遇不见樱花花瓣大的一颗,然而这里却有整整一大片。
而且,绿霄石坚硬无比,更何况是削尖了的,可这里这么一大片走上去,不仅不会被扎到,反而觉得很舒服,足以见设计出这东西之人心思之细腻。
樱空释带着卡索绕灵潭而走,到了一个石洞口,卡索这才发现,在这藏宝阁内的石壁上,竟开了十多个洞。
进了石洞,卡索才发现还有长长的一条隧道要走。
洞壁上爬满了藤条,据樱空释说,这些藤条也不是普通的藤条,藤条上的叶子是可以入药的,其长出的花甚至能生死人肉白骨。而能长出这东西的石壁,必然也不是普通的石壁。
终于,隧道见头了。
卡索见着眼前的场景,是连话都说不出了。
眼前就像立着一片连绵的山峰,更惊悚的是,这一整片全是由金银珠宝堆砌而成的。
卡索这才知道,银封尘为什么不收他钱,看来是看钱看到腻了。
“这些是在凡间能用的钱。”
樱空释说着走向通道口放着的柜子,拿出两枚戒指,一枚镶着红宝石,一枚镶着蓝宝石。
他将那枚蓝的递给了卡索,自己将红的戴上了。
“这个给你,里面装了些钱财珠宝和应急药物,衣服得到凡间去买。你放心,里面的钱你是几辈子都花不完的。”
卡索看着樱空释手上那枚和自己手上的款式一样的戒指,嘴角勾起一抹自己都没发现的笑,将戒指戴上了。
“不用帮你哥带吗?”
卡索少有的在和樱空释单独相处的时候提起了银封尘。
“不用理我哥,他自己就是一个藏宝阁,就算你把他扒光了扔街上,用不了一会儿他也能立地成王。”
樱空释说着,竟真的拉着卡索转头就走,连一点银两都没有想帮银封尘带的意思。
这要是让银封尘知道了,估计玻璃心都得碎成渣渣了。
而此刻卡索看着两人相牵的手上不时碰在一起的戒指,只觉心底一阵从未有过的幸福感腾腾升起,以至于走过灵潭的时候没注意脚下,被一块黑曜石绊住脚,拉着樱空释双双落水。
樱空释猝不及防喝进去了几口水,呛得满脸通红。
看来他和卡索在一起的时候和水犯冲啊!
灵潭里的水灵气充沛,一喝进去,樱空释虽被呛得不要不要的,但身体却是从未有过的舒畅。
灵气覆在他周身泛着莹莹白光,衬得他本就白皙的肌肤近乎透明,眼中呛出来的晶莹水雾让他的眼光多了几分迷离。
水面上弥漫的灵雾更为他添了几分神秘感。
浮在水面上的银白色长发随着水波撩动铺开,似一朵就此一现便会消失的昙花。
被水浸湿紧贴于身的白袍勾勒出他身体完美的线条。
看见这一幕的卡索近乎窒息,脑子已无法思考。



评论

热度(23)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