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第四世燃烧的雪火-九、十(有原创人物)

第九章‖我喜欢你
到了房间,卡索唤了几声“樱空释”,却不见那人的回应,转头去看,这才知道他已经睡着了,只好轻轻地将其放在床上,扶他躺下。
帮樱空释盖好被子后,卡索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坐在床边,看着樱空释如孩童般的睡颜。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樱空释倾国倾城的脸上,踱上一层金色的光,可望而不可即。
被阳光一照,樱空释不舒服地皱了皱眉,拉起被子就将整个头蒙进去。
卡索见状不由觉得好笑,无奈地叹了口气,将被子拉下来,又将手轻轻覆在樱空释的眼睛上,替他挡住阳光。
朝窗外看去,夕阳正好,院子里种的樱花树花势甚好,微风拂过,花瓣便翩翩飞起,有些飞进了屋来,落在了窗柩上、床上,点落柔和的粉色色彩。
如果时光可以在这一刻静止那就好了……卡索这样想着,再次看向樱空释。
手指不经意间划过樱空释的脸颊,冰凉的触感,给人一种很安静的感觉。
说实话,今天樱空释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让他背他的时候,卡索是真的吓了一跳,那个时候樱空释脸上充满邪气的笑容,甚至让卡索以为,以前的樱空释回来了。
可现在樱空释的表现却让卡索觉得,之前那感觉,有可能是幻觉。
以前的樱空释,怀抱着一颗赤诚的心带上阴邪的面具去为他做恶事,而现在的樱空释,却是由内到外的单纯。
要说他们有什么不同,其实没有,因为樱空释就是樱空释,纯真是他的本性,前几世是因为太爱太绝望,所以才不惜一切去掠夺,所以才隐藏了最真实的一面;而今世的樱空释,无忧无虑,没有太多的牵挂,才能活得这么快乐,才活得这么纯真。
对于以前的樱空释,卡索是心疼是热爱,而对于现在的樱空释,卡索只想去守护。
原本卡索是想就这样陪在樱空释的身边,就算只是作为一个奴隶也无所谓,可是……
卡索摁住压抑得有些痛楚的胸口,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胸口有烈焰焚烧感的情况已经有些日子了,好像是从见到樱空释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只是前几日在藏宝阁出来后,这种感觉减轻了很多,他以为就快要好了,可是今日又感觉严重了。
卡索还记得之前有这种感觉时对樱空释做的事,虽然释还不懂这些东西,对他做的这些事也没有过激的反应,但他仍感到害怕,万一哪天失控对樱空释做了不该做的事,他会原谅不了自己的!
所以……必须离开!
窗外的景色渐渐被黑夜笼罩,卡索将手从樱空释的眼睛上拿下来,揉了揉有些酸麻的手腕,又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将樱空释盖剩一个头,然后转身便想要离开,没想到却被一只手拽住了衣袍。
樱空释睁眼迷茫地看了卡索一会儿后,说出了一句让卡索震惊当场的话:“卡索,我喜欢你。”
另一边,银封尘见卡索背着樱空释离开后,也跟着进了府,吩咐了一下旁边站着的老妇人:“八婆,给刚刚背小少爷进去的那个面瘫脸安排个最差的客房。”
被称为八婆的老妇人瞬间风中凌乱。
这座府由银封尘亲手设计,每一处都巅至完美,连茅房都至少是九星级的,这要找出最差的……还真是不容易。
八婆抬头看了一眼,顿时眼前一亮。
犯什么糊涂!大少爷这分明就是护犊心切嘛。直接安排间离小少爷房间最远的不就行了!
于是八婆开始在脑中将府内的各个房间罗列出来,然后她发现……这大少爷简直丧心病狂!所有的房间除了大少爷自己的,就没一间离小少爷的房间近!
于是选房瞬间变得格外简单。
银封尘又到书房听了管家一堆废话,处理了点小事,从书房出来时,天竟已经黑了。
慢慢地走向樱空释的房间,银封尘本想去看看他的宝贝弟弟怎么样了,却不想刚走到门口便听见那人“深情”的“告白”,顿时受到了亿万点伤害,差点一口神血喷出来。
“卡索,我喜欢你。”
听见这句之后,银封尘没有继续往里走,而是在门口站定,然后他听见樱空释的声音再次从里面传来。
“我没有讨厌过你,也从来都没有把你当成奴隶,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朋友,所以,你能不能别不理我,如果我让你生气了,我道歉好不好?对不起……”
银封尘差点又一口神血喷出来,扶额,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是他太天真,以为两三句话就能让樱空释开窍,没想到这货是真的不通情爱!难道当初他封了樱空释的记忆的时候不小心把情根也封了?
而同时听见这段话的卡索明显所受打击更大,天知道刚刚樱空释说“喜欢他”的时候,他的内心有多激动,可还没等心捂热,直接被一盆冰水当头淋下。
卡索苦笑了声。
他刚刚到底在激动什么?难道还期待着可以跟释同夫妻般携手到老吗?就算释同意,世人也会觉得恶心的!他不可能让释背负骂名,释好不容易拥有的快乐,他不想毁在自己的手里。
似乎是想通了般,卡索呼出了一口气,脸上表情如释重负,背对着樱空释道:“释,你没惹我生气,所以不用道歉,我也一直都把你当朋友,不过……此次凡间之行后,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毕竟,我也有想要追寻的生活。”
站在门口的银封尘一听这话,差点忍不住冲进去将卡索狠揍一顿。
什么意思?拐了他弟弟的心还想跑?
此时房间内的樱空释也是一脸的错愕。
卡索要离开了?他再也见不到卡索了?为什么?
而卡索却是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甩开他的手走了。
卡索出来的时候银封尘已经隐了身形,擦肩而过的时候,银封尘突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焚神欲火的味道,瞬间森冷的目光射向了一脸隐忍走掉的某人,接着转身进屋。
一进房间,银封尘就见到樱空释坐在床上,一脸茫然地看着他,顿时瞳孔微缩,心疼到无以复加。
胸中一急差点转身将卡索揪了回来。
银封尘走到樱空释面前蹲下,抬手顺毛般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哥……”
樱空释的语气有些茫然。
“嗯,哥在。”
“好痛啊。”
樱空释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银封尘误以为卡索竟让樱空释受了什么伤了,心中做好将卡索痛打一顿的打算,又将樱空释拉着上下左右查看了一番,语气急切地问道:“怎么了宝贝,哪里痛啊?是不是卡索那混蛋伤你哪儿了?”
“这里,”樱空释突然抬手捂上了胸口,“好痛啊。”

第十章‖豁然开朗
在银封尘的一番劝导下,樱空释好不容易才乖乖躺下继续睡觉。
卡索那边银封尘是不指望他能主动了,改天得让唤雪好好给他开导开导,别让他一直往死胡同里钻。
至于樱空释……银封尘看向床上躺着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是时候得教他些什么了。
次日一早,三人一果吃完早饭后,银封尘便要带樱空释一起去办件事,唤雪也说要让卡索陪他去玩,只是怎么看,唤雪临行时对银封尘眨的那一下眼,都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一路上,卡索总觉得有一道目光不时地扫向自己,直至两人一路无话地逛了半个时辰后,卡索才终于忍无可忍地拉住唤雪,不让他再继续往前走。
看着眼前欲言又止的某个果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什么事就说吧。”
唤雪听到卡索这话,差点泪奔,天知道他刚刚憋得有多难受,明明他已经表现得很明显有话要说了,可卡索就是迟迟不问!他都快气死了!
压制住内心的激动,唤雪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
“卡索哥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嗯?你想干什么?”
“卡索哥哥,你能帮我追到主人吗?”
看唤雪一脸真挚毫无半分虚假的模样,卡索如遭雷劈。
“你说什……什么?”
“我说让你帮我追银封尘。”唤雪慎重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那认真的眼神很明显地告诉了卡索,他没在开玩笑。
正因为知道唤雪没在开玩笑,卡索的心情才更加沉重。
这些天来和唤雪的相处中,卡索多少对唤雪有了些感情,特别是当看到他的脸的时候,他总是会下意识地去呵护,他不希望唤雪走上绝路,他不想让还这么小的孩子现在就去承受世间冷暖。
“唤雪,你听哥哥说,男人和男人是不可以在一起的,这样是会让天下人耻笑的。”
卡索本想劝唤雪回头,没想到他却不以为意。
“我才不在乎呢!我是要跟主人在一起,又不是想跟天下人在一起,天下人要是敢说我和主人一句坏话,我就用雪果砸死他!”
听他这么说,卡索仍不死心。
“既然你不在乎天下人的想法,那你主人的你总该在乎吧?如果他……”说到这,卡索想到了某个人,眸光暗了暗,继续说道:“如果他不想和你在一起呢?”
“所以才要卡索哥哥你帮忙嘛!只要你把樱空释从主人身边抢走,我就有机会了呀!”
卡索本想拒绝,却意外从唤雪的口中听到了樱空释的名字,愣了下:“你说什么?”
唤雪似乎没有发现卡索语气的变化,继续说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主人喜欢樱空释,而且主人也承认了,虽然释哥哥到现在还是只把银封尘当哥哥,但说不定他哪天就开窍了呢?毕竟我主人人长得又帅,又有钱,法术又高……”
唤雪还在把银封尘夸上天,卡索却听不下去了,银封尘喜欢释?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卡索现在还无法完全消化。
“但还好,还好卡索哥哥你出现了,我又看到希望了!”
“什么?”听到唤雪叫自己的名字,卡索才回过神来,不过他刚才说什么,卡索是完全没听见。
“卡索哥哥你喜欢释哥哥对吧,不如我帮你追释哥哥,然后你帮我追主人怎么样?”
见唤雪这么坦荡地揭穿自己,卡索都不好意思尴尬了,只是,就算喜欢又能怎么样?不该在一起的,便不能在一起。
“唤雪,我还是那句话,男人和男人是不能在一起的。”
“谁说不可以。每个人都有喜欢人的权利,没人有权去干涉,更何况,感情是不分性别和种族的,我喜欢花草树木与世人何干?我都不怕人果恋了,卡索哥哥你还怕什么?”
“卡索哥哥,其实我和主人都看得出来,释哥哥是喜欢你的,只是他自己还没发现。”
听见唤雪这话,卡索突然又想起了昨天晚上,樱空释对他说:“卡索,我喜欢你。”
“卡索哥哥,难道你就舍得把释哥哥让给别人?如果你现在错过了释哥哥,万一释哥哥将来喜欢上另一个男人,你就不会后悔吗?”
如果说之前唤雪说的那一大段话是将卡索内心封闭的那扇门打开了一条缝,那么这最后一句完全就是直接把门拆了,卡索顿觉豁然开朗。
将来的事谁都说不清楚,如果将来跟着释的是别的男人,让他担心,还不如他自己去做那个男人,至少他可以时刻陪在释的身边,尽全力为他挡去流言蜚语。
想通之后,卡索是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了。
“唤雪,谢谢你,我明白了!”轻拍了下唤雪的肩膀,卡索转身就跑没了影。
唤雪站在原地捋了捋根本就没有的胡子,摆出一副智者的姿态,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内心叫嚣着:“主人!!我任务完成了完成了!!!”
另一边,银封尘带着樱空释走到一条小巷门口后,就自己转进了巷子,让樱空释在原地等他。
银封尘临走时还刻意留意了下巷口那家小店铺的名字,确定没带错地方后才离开。
银封尘走后,樱空释便四处望了望,发现自己身后竟有间名为“行欢乐”的书店,想着银封尘应该不会那么快回来,樱空释便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思走了进去。
刚进去樱空释就发现有好几双眼睛盯着自己看,抬眼回望过去却见那些人正各干各的事。
难道是错觉?
樱空释满心疑惑地走到了一个书架前,被一本名为《房中十八式》的书籍吸引了目光。
之前听哥说过,凡间的人不会法术,为保自身安全便去钻研武术,其中有一套很有名的功法就叫《降龙十八掌》,这《房中十八式》,莫非也是一本武功秘籍?
樱空释这样想着,不免心生好奇,便翻开了那本书。
这本书只有寥寥几个字,似乎是每一招的名称。更多的还是图画。
樱空释看着书页上画着的滚来滚去、翻来覆去、上上下下“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虽觉得厉害,但还是看不懂。
于是便翻到有字的地方看了眼。
后入式?难道是背后偷袭的意思?
樱空释又看了看与字对应的那副图,那个在上面的人竟然把下面的人制住了!好厉害!
这样想着,樱空释又有些不解。
这书中的人打架,为什么要光着身体呢?而且打架的人还是一男一女,男人打女人好像不太好吧?
抱着一探究竟的心思,樱空释继续翻了下去,这一翻之下,就给他翻出了一副一男一女相拥接吻的画面。


评论

热度(14)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