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第四世燃烧的雪火-13、14(有原创人物)

第十三章‖失去自我
银封尘回到了与樱空释分开的那个地方,转了好几圈都找不到他人,正巧撞见完成任务来找他的唤雪。
见卡索没跟唤雪在一块儿,银封尘不由着急,抓住唤雪的双肩就问道:“卡索呢?”
唤雪还没从被银封尘触碰的幸福感中出来,就被银封尘的低吼吓慌了神。
“他他他……去、去找樱空释了。”
一听这话,银封尘瞳孔骤缩,抬手扔出一颗铃铛,这铃铛里面装有樱空释的一小截头发,能帮助他们瞬间去到樱空释的所在地。
冰蓝色的铃铛在空中漂浮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释放出一道法阵,周围的风景扭曲了又变清晰,一神一果瞬间来到了满地烂果子的大街上。
银封尘刚将铃铛收回去,就听旁边的巷子里传来樱空释痛苦的叫喊声:“好痛!卡索,你别这样,放开我啊!”
银封尘的心瞬间绞成一团。
“释!”
银封尘刚冲进巷子,就见卡索正要解了樱空释的腰带,立马瞬移过去从背后将卡索扯开,扶起上半身布满青紫淤青和暧昧红痕的樱空释。
没想到卡索被扯开后又立即扑了上来,本就一肚子火的银封尘见他这动作,一把剑闪出便刺了过去,被眼疾手快的樱空释给打掉了。
这个空隙让卡索有了可乘之机,只是连带着银封尘也同樱空释一起被压倒在那一堆布袋上。
此时的卡索眼里已经容不下其他人了,他只想将樱空释占有,只想让樱空释只属于他一人!
跟在银封尘后头进来的唤雪见到这一幕,救主心切,立马抬手伸出几条树藤,将卡索拉离开了不幸被扑的兄弟俩。
银封尘从樱空释身上起来,用金色的神链将卡索牢牢捆住,这才带着几人一同回了刃雪城,凡间暂时是无法呆了。
一回住处银封尘就将卡索扔进了冰堡下的牢房,牢房中刻满了神纹的巨型鸟笼成为了卡索的暂居之处。
“哥,卡索这是怎么了?”
樱空释担忧地看着笼中已经被敲晕了的卡索。
“他现在已经失去了自我,你最好别靠近。”
银封尘严肃的神情完全不像是开玩笑,正因如此樱空释才更加担心。
“那,有没有什么办……”
“会有的。”银封尘直接打断了樱空释。
“我会找到办法,在此之前,不许你来这见卡索。”
银封尘说完这句话,便拉着樱空释瞬移到了自己房前,放开了樱空释,银封尘便径自进了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樱空释盯着那扇紧闭着的房门发愣。
这是银封尘有始以来,第一次将他拒之门外。
将自己关于门内的银封尘,此刻的胸口正隐隐作疼。
刚刚卡索发疯的那一幕,让银封尘想起了两千年前他妹妹被欲火控制发疯时的情形。
卡索的发疯顶多也就像是小打小闹,而银铃的那次,用毀天灭地来形容也不为过。
三日后,银封尘终于将从杂货店里拿来的那本书研究完毕,但是书里对焚神欲火提及的抑制和解决方法却只有两点:一、唤起宿主痛苦的回忆以压制欲火,但这却只是让宿主进入另一层的痛苦,不能完全瓦解欲火;二、以强大的神魂焚尽欲火,代价却是要牺牲一位神。

打开紧闭了三日的房门,银封尘揉着太阳穴走出去,脚下一跘,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一声轻呼传来,银封尘回头看去,愣在了原地,震惊地睁大了双眼。
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见樱空释扶着房门站起,一瘸一拐地走到银封尘面前,脸色实在是说不上好,苍白无力地“飘”在银封尘面前,身上遍布的伤口更是刺瞎了银封尘的双眼。
只听他哽咽道:“哥……救卡索。”
卡索!又是卡索!
如果说之前看到樱空释时只是心疼和惊慌,那么现在银封尘的心里便只有燃不尽的怒火。
压抑着自身的情绪,银封尘眸光冰冷地瞥向樱空释,淡淡道:“不是让你别去看他吗,那个人我会解决的。”
如果在平时看到樱空释这模样,银封尘早就疯了,可现在这状态明显不正常,然而樱空释愣是没察觉出来。
继续点火道:“如果我乖乖听话,不去看卡索,哥会……怎么处理卡索的事?”
听到这话,银封尘不禁在内心苦笑,向前一步靠近樱空释,声音不带半点感情。
“那当然是——杀了他,毕竟他现在,可是个危险人物,而且,他伤到你了。”
“不可以!”
樱空释本以为银封尘最多也只是将卡索赶走,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还能极力留下卡索,可银封尘竟然要杀了卡索!
“哥,不能杀卡索。”
“哦?”银封尘轻蔑一笑,“他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不能杀他?”
“他……他是……”
樱空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曾经的卡索对他而言只是一个有好感的陌生人,可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虽然同时有过些许不快,可他却仍觉得,和卡索似曾相识。
对,就是似曾相识。
那种感觉,像失散多年的兄弟,像久别重逢的故友,更像灵魂深处一直追求的归宿和执念。
事到如今,樱空释已经不知道卡索对他而言是什么了,他只知道,如果卡索就此被银封尘,他的亲哥哥杀死,那么他此后,绝不会再拥有快乐这种东西。
“他是我今后的一切,他是我唯一的执念,他是我,想去成全和保护的人。”
银封尘紧盯着樱空释的瞳眸,一言不发。
“如果卡索的意识恢复,就算他想离开,再也不见我,我也愿意放他自由,不管他是不是讨厌我,总之……我喜欢他!”
“很喜欢很喜欢,虽然不知道那种喜欢一样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可我还是想看见他快乐时的样子,我想他好好的,我不想他死!”
这一刻樱空释的眼神,突然与他前几世的眼神重合了,那种全世界在他眼中只剩下一个人的模样的眼神,那么专注,那么倔强,那么痴迷,那么固执,那么单纯,那么……悲伤……
银封尘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如果……”
“如果救卡索,需要牺牲一个生命呢?如果我和卡索之间,只能活下一人,你选谁?”
樱空释愣了,银封尘在他眼里一直是无所不能的存在,所以他知道,银封尘一定会有办法救卡索,可是……
这个办法,竟然是以人命为代价吗?
“我……”
樱空释看着银封尘的目光突然从不可置信转化为坚定。
“不需要哥牺牲,既然是我要救卡索,那要付出代价的也应该是我,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死,那么,让我来吧。”

第十四章‖你没资格
“可是,你没这资格。”
可是,你没这资格……释,原谅唯一有资格的我,自私的不想当死去的那一个。
银封尘眸光暗淡地看着此时一脸错愕的樱空释,继续说道:“这里只有我的命,能换他的命。”
“如果你想牺牲我救他,你只要说一句希望我死,我现在就可以当着你的面,用自己的命换他的命。”
银封尘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樱空释跟前。
天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多难受,樱空释一直是他深藏于心的宝贝,现在他这么做,相当于拿着一把匕首往自己的心上捅,直捅到血肉模糊。
可是他却自虐般地不肯停下。
抬起手轻抚樱空释冰凉绝艳的脸庞,银封尘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说出的话却令人心寒。
“释,如果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哥哥,就忘了卡索吧,我可以提前结束他的生命,让他不用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
说完这话,银封尘便与樱空释擦肩而过,强忍着帮樱空释治愈伤口的欲望,缓步离开。
掌心早已被指甲刺破。
雪,片片凋落,覆盖了世界。
寒冷气息冲散了这熟悉居处昔日的温暖,所有的回忆都被冻结。
樱空释背对着银封尘离去时留下的那一路脚印,跪倒在地。
银白色长发在地上铺开,与洁白的尘世融为一体。
睫毛轻颤着闭上了双眼。
他多么希望,这只是梦境一场。
再睁开眼时,眼前还是那个最疼他最爱他的全世界最温柔的哥哥,身边仍是打闹着的小兽,而只要他一回头,就能看到身后不远处,卡索安静的笑容。
可是,无论再睁多少次眼,眼前仍是这个冰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卡索被锁在冰牢里,被欲火折磨得几近崩溃,最疼爱他的哥哥银封尘,用最冰冷的话说伤害他,而他,独剩一人在这寒冷的雪地里,默默哭泣。
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般,仿佛背离了全世界般,仿佛本就不该属于这世界般。
刃雪城的冰雪,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寒冷,无论是身还是心,都仿佛被掏空了一样,痛苦化为无数的利刃,一遍又一遍地折磨着他。
突然想到了什么,樱空释抬起手,看着指上戴着的红宝石戒指,愣愣出神。
这戒指卡索身上也有,蓝色的,和他的是一对,是当初在藏宝阁的时候他给卡索的,想想,也是从那天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而此时,原本正昏睡着的卡索,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挣扎着从梦境中醒来,坐直了身体,盯着手上那枚泛着蓝光的戒指,泪水,滴落在精美的宝石上。
“嘭!嘭!嘭!”
拳头狠着劲地砸在石头上,直到砸出了好几个血印,才无力地垂下。
转身靠在带血的石上,银封尘抬起另一只未受伤的手,盖在眼睛上,却仍无法盖住那不断掉落的泪水。
咬紧的牙关中,还是有呜咽声断断续续地传出。
连身体也因压抑着痛苦而颤抖。
银封尘生而为神,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尊者,从小到现在,他只哭过两次。
第一次,是因为他的妹妹,第二次,是因为樱空释。
可就算是他妹妹死的那次,他也没这么痛苦过。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无奈、不甘、心疼、懊恼、悔恨……到最后,却只有止都止不住的泪。
——分割——
冰牢内——
“难得啊,竟然清醒着。”
银封尘看着安静地坐在石床上的卡索,话语里的嘲笑不加掩饰。
卡索置若罔闻,眼中没有任何情感起伏。
“照顾好释。”
卡索突兀的请求让银封尘有些发懵。
“什么?”
“杀了我,照顾好释。”
银封尘:“……你想死?”
卡索叹了口气,垂下眸,周身绝望的氛围在这时候,竟让银封尘不忍下手。
“我活着,只会伤害释。”
发觉有什么不对劲,银封尘的目光扫向卡索的手腕,血正从那里的一道伤口流出。
银封尘这才发现,卡索也是爱释的,至少他在知道自己会伤害释的时候,想到的是牺牲自己保全释,而不是等着释付出未知的代价找到办法来救他。
突然想到就在刚才,释也是说要牺牲自己救卡索,这两个人真的是……
“呵……”
银封尘不禁扶额苦笑。
其实释前三世的死,责任不该全推在卡索身上的,前几世有过太多误会,那些不全是卡索一个人的错。
只是释,那个让人心疼的傻孩子,他对卡索太执着了……
罢了。
抬手治愈了卡索手上的伤,银封尘再次看向卡索,淡淡道:“你死了,痛苦的是活着的人。”
卡索没注意银封尘刚刚的变化,只摇了摇头。
“我控制不了自己。”
银封尘最受不了卡索这一点,太过没用!
“没用。”
卡索对银封尘的嘲笑只一笑置之。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唯一明白的是,你很爱释,所以我很放心把释交给你,而且,你比我有用,你有很强大的能力,你能把释保护得好好的,不像我……”
一听卡索拿自己跟他对比,银封尘顿时不爽了。
“别拿我和你对比,我和你不一样,至少,我爱一个人,绝不会让他三世都因我而死,更不会把他交给不明身份的人。”
卡索听见这一句,终于震惊地抬起了头。
“你……”
卡索的反应完全在银封尘的意料之中。
“很惊讶?我竟然知道你和释的事?”
“如果我说,释的记忆是被我封了,你是不是会恨不得杀了我?”
卡索刚想说什么,眼角余光扫到银封尘身后不远处那抹熟悉的身影,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释……”
听到这声称呼,银封尘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禁在心底责怪自己,没去注意周遭,连有人来了都不知道。
转过身去,果然看到樱空释站在他的身后,正愣愣地看着他。
“哥,你说……什么记忆?什么被封?”


评论

热度(14)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