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东风佳音(主祭释|索释|all释?)3、4

(三)受罚
   “是……你……”
  卡索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要不是不同往昔或许他早就一剑上去了。
  “参见……父王。”
  身旁的释明显也是一惊,但立马反应过来,俯身半跪,行礼。
  卡索却觉得释这一举动异常刺眼,先不说释跪的这人是渊祭,就拿释本身来说,他何时这样跪过?
  第一次跪还是冰火大战前夕,卡索同释一起,并不觉得什么。那些年过去,别说跪,连弯腰,卡索都没见释做过几次,这次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朝着一个曾经自己最为憎恨的人,俯身屈膝。
  不值得,不应该。
  “你来,有什么事?”
  不卑不亢的态度让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虽然尊主平时格外信任舍弥将军,但舍弥将军现在,不说恃宠而骄吧,怎么连基本的行礼都没有呢?
  更何况,舍弥现在的语气,怎么听着还有股敌意。
  连渊祭,也有些,惊异。
  一时间,气氛有些怪异。
  身旁的释,却一直跪着。
  卡索忘了,忘了他现在不是真正意义冰族的“王”,忘了他现在仍在渊祭的控制下,忘了,他现在,只是舍弥,一个渊祭最信任的手下。
  “呃……参见尊主。”
  右手捂心,单膝跪下。
  卡索想了想即便不想做但却又不能拒绝,也只好忍了。
  但愿,不同往昔。
  众人见舍弥行如此大礼,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里。
  “舍弥你这是干什么?怎么还是这样认真?本尊还以为,你打了个仗,会开玩笑了呢。”
  原来卡索刚刚那一阵对峙,渊祭以为,他在和他,开玩笑。
  呵,可惜他真不是和他在开玩笑。
  扶起舍弥,渊祭朋友似的拍了拍他的肩。
  “辛苦了。”
  卡索愣住,释他……还跪着的……渊祭竟然宁愿选择扶他起来也不愿去多看释一眼吗?
  释他……难道……
  不好的想法让卡索有些难过,难道释他身为王子还是像以前那样,不受宠吗?
  “……释他还……”
  见渊祭还没有想叫释起身的意思,卡索实在忍不住,开口说了个情。
  “他?”
  渊祭扫了一眼跪在眼前的人儿,雪白的长发让渊祭觉得晃眼。
  众人的表情,也是凝重,好像卡索提了个不该提的问题。
  “他现在本该替本尊看守隐莲池,现在却偷跑出来不知做何,舍弥你认为,本尊该让他起来吗?”
  “尊……尊主……”
  卡索确实是不知,他对现在的状况只了解个大概,其中具体的分由,他还是空白。
  还有,他也不太愿意称渊祭为“尊主”,但迫于眼下,他做的,只能是好好做好他的舍弥。
  “既然舍弥将军你有心提醒,我也不好忽略,你——”
  渊祭看向樱空释,却尽量不去看释的眼睛。
  “在这儿好好跪着,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的罪责可以免了,什么时候再起来。”
  众人一听,心疼的心疼,惋惜的惋惜,却独独没有来求情的。
  卡索更觉怪异刚要开口求情却见星旧悄悄摇了摇头,看口型,大致意思:“不要做”。
  “儿臣,知道了。”
  平静的接受,不为自己做任何的辩解,樱空释屈下另一条腿,安静地跪着。
  看着这样的释,卡索心疼的快要炸了,他的释何曾,何曾这样过?!
  卡索现在又闪过一剑劈了渊祭的念头。
  “走,喝酒吃肉去!”
  辽溅一把揽过舍弥,他是一个外人但最先看出来,舍弥将军,不一样了。但现在如果不赶紧把局面挽回,释王子恐怕,又要难熬了。
  “是啊!舍弥将军!你刚回来庆功宴本就是为你而设,没你可不行!”
  一旁的皇柝也是连声附和。
  众人也“见风使舵”,连连说是。
  渊祭也不想扫兴,也知道这些人心里的小算盘,故意不去理会,毕竟……
  四下看了眼,不想对上释有些落寞的眼神,渊祭心里一窒。
  不,他没看到,他没看到。
  “走,大家一起!”
  渊祭豪迈的和众人混在一块儿,那架势犹如山大王样和下人称兄道弟,倒显得卡索初见他时的霸气像是虚换了。
  卡索被推推搡搡,一步三回头的拉去了圣殿,他的释,他最喜爱的弟弟,在众人欢笑声中孤独的一个人,跪在樱花树下。


(四)赏赐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醉了唯独卡索,怎么也醉不起来。
  他怎么能醉?
  他一心挂念的人现在还在风雪里跪着,他却在这逍遥快活?
  胡乱地喝了口酒,一旁的星旧和辽溅也是频频使眼色。
  终是看不下去,二人将乱灌酒的舍弥拉了出来。
  “舍弥将军,你今天怎么了?”
  问话的是星旧,他目前还看太不出舍弥的异样。
  “我怎么了?”
  卡索嘲讽地笑笑,他怎么了?我还想问问你们怎么了。
  “你难道忘了,谁要是给释王子求情,释王子就更不好过?”
  “什…么?”
  卡索微愣,但星旧说的是,事实。
  “为什么?”
  星旧心里咯噔一下,感情舍弥将军这是打仗打傻了,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样?
  “因为……”
  星旧考虑要不要告诉眼前的舍弥,他总感觉,哪里不对。
  “说吧,还有把我以前的事,也多说与我听听。”
  卡索看出星旧的顾虑,信任的拍拍星旧的肩,即使是到了这儿,他仍希望以前并肩作战的朋友们,还能够相信他。
  星旧看着舍弥眼里的真诚,突然觉得是自己多虑了,无奈地摇摇头便娓娓道来。
  夜晚的月亮还是那么的明亮,但风雪却更加大了起来,幻雪神山的雪终年刺骨,犀利的雪像刀一样,交割着外面的人。
  而卡索的表情也随着星旧述说的加快,而变得愈发难看。
  怪不得问起释来那些人都避而不谈,怪不得问起释来那些人都畏惧彷徨,怪不得,怪不得。
  他的释,就算到了这里,生活还是这样的悲戚。
  卡索心痛的感觉要窒息,为什么?为什么?
  私生子就可以这样被残酷对待?出生时害死了莲姬就可以被这样无情漠视?即使在以前的冰族,释还有自己护着,那这一百年来,又是谁来,护着释呢?
  “尊主这样对释王子,传言好像又因为一个预言。”
  “预言?什么预言?”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奇拉应该知道。”
  “奇拉?”
  那是谁?
  “呃,舍弥将军……”
  星旧觉得自己眼皮开始跳,面前的舍弥,与其说是打仗打傻了,不如直接说失忆了。
  “是释王子的老师。”
  “老师?”
  卡索有些混乱,这里到底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对。”
  理了下思绪,卡索望着面前的二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在了解的释的过往后他无比痛恨的却是他自己。
  确切来说,是舍弥。
  明明对释抱有不能言状心思却是那样的懦弱,每每见到释被渊祭以各种理由折腾却不敢上前帮释,只能私下里悄悄来探望释,或许是真的力不从心吧,以他那时的幻力又是如何能与渊祭相抗衡?为了不让释被折腾的更惨所以他只能选择了忍让。这算不算是舍弥为了保护释的另一种方式?
  懦弱,可卡索仍觉得懦弱。
  他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对渊祭言听计从的舍弥了,他是卡索,或者更形象点。
  他是王。
  他是领导众人排除万千困难的王,就算技不如人但他,有的是气势,有的是胸怀。
  一瞬间,卡索周身一片光芒,辉煌浩大,气势磅礴。
  辽溅和星旧二人皆是一愣。
  这果然,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舍弥将军.。
  堪比渊祭的一身霸气不同之处却是带着让人无比动容的坦荡正气,这让人倍受鼓舞的感觉该是有多久没有体验过了。
  “舍弥将军!”
  辽溅激动的更是屈膝行了个大礼,这样有着王者之风的将军他何时见过!?
  “辽溅?!”
  星旧也是一震,大呼一声辽溅,他就知道,他的感觉向来不会出错,这次也一定不会例外。
  他们的舍弥将军,打了一次仗,换了一个人。
  被星旧叫回神的,不只有辽溅,卡索也应声收了气势。
  他又忘了,他是舍弥,不过,他并不打算继续当舍弥。
  一身的气势,惊动的不只是星辽二人,渊祭那边也因着这一身正气,都出来探寻。
  “舍弥,刚刚怎么了?”
  一身酒气的渊祭,眼神却望的分明。
  “尊主,属下想让您给个赏赐。”
  卡索微行礼,他要赏赐,不过分,渊祭这只是还没来的急行册封大典。
  “哦?我们舍弥将军怎么这样心急了,放心,好处自是少不了你的。”
  “但请尊主先允许。”
  渊祭眸色一沉,刚刚的气势他不是没有感受到,他只是不确定,眼下看舍弥这架势,心下一片明了。
  “以常胜大将军舍弥之名!以冰族始祖之名!请尊主允许!”
  卡索说的字正腔圆,带着不容拒绝的一腔热血,震慑了所有人。
  渊祭几乎是下意识的出手,但他控制住了,被幻术反噬的痛热感让他脸色很不好。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又怎能拒绝?”
  “请尊主赐名我‘卡索’并将释王子老师一职由我来代替!”
  ——TBC

评论

热度(39)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