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东风佳音(主祭释|索释|all释?)9、10、11

(九)过往
  
  很久很久以前,冰族有对兄弟,哥哥是最尊贵的王子,弟弟却是卑微的私生子,但他们的关系,异常亲近。
  哥说:“你是我最喜欢的弟弟。”
  弟说:“哥,请你自由地飞翔。”
  但命运却老是和弟弟开玩笑,冰火大战的分离,王位争夺的相残,落樱坡那致命的一剑,自此,海角天涯,不曾相见。
  传说,向隐莲许愿,事情就会变得很好。
  于是,哥为了能再见到弟,用脚踏破了幻雪神山每一寸雪,身边的伙伴相继倒下,只为求得那一朵莲花。
  终于,哥得到了那朵莲花,他向莲花许愿,他要弟活过来,他要见他。
  他等啊等,等啊等,等得落樱坡花开了一季又一季,等得幻雪山雪高了一层又一层。
  他以为他再也等不到了,他累了。
  可命运转了个弯儿,开始折腾他。
  当冰火大战再次来袭的时候,哥感觉,没有力气了。
  他不想打了,也打不动了。
  于是,他选择让冰冷的剑器贯穿他的身体,他甚至都没有去抵抗。
  冷,很冷,血,不住的流。
  在闭眼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他心尖儿上的人,一个让他魂牵梦绕的人。
  他早就知道,他对他已根本不是亲情。
  “释……”
  那一刻,他真不想死,可血控制不住地往外流。
  他听到他弟带着哭腔的声音,他想去安慰,可是,他没有力气了。
  他要死了。
  但他不甘。
  可不甘,又怎能阻止身体变凉,感觉丧失呢?
  隐莲那家伙,真是个很会骗人的植物啊。
  明明说好会让事情变得很好,怎么,成这样了?
  哥死了。
  死前,哥流了一滴泪。
  “万物之始的隐莲啊,如果您真的寓意重生与希望,那么我再次请求您,让一切,回归原始。”
  幻影天静静的,只听得卡索一个人的声音,在殿中回荡。
  “哥叫卡索,弟叫……”
  卡索依然笑着,可他的眼泪,带着未曾有过的热气,流了下来。
  “樱空释。”
  樱空释缓缓说到,清冷的眸中倒映着一个孤独的身影,原来,那辈子的他是那样的幸运,有哥如此。
  “对啊,樱空释,我的弟弟,我最爱的弟弟。”
  刻意的强调了一下“最爱”,卡索收了收自己的感情,他本就没打算隐瞒,现下都说了出来,也是一身轻松。
  一旁的渊祭,七七八八听了个大概,之前的迷惑也解的差不多了。
  果然,战后回来的舍弥,不再是那个可以让自己无条件相信的舍弥了,这连汤换药的,整一个新人。
  而那种一直悄悄珍视的东西要被抢走的感觉,更加的强烈起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在相同的时间里你经历过两种设定,而我们现在的生活,是你隐莲许愿来得的?”
  “没错。”
  “那段时间舍弥背叛了我,其余各族都相继脱离我的管制?”
  “对。”
  “那弑神剑,怎么回事?”
  渊祭心底最大的顾虑,还是抛了出来。
  那是压力的来源,那是这人跟他抢人的资本。
  “那把弑神剑,是我的。”
  换句话说,你管不了我。
  “以你之名?”
  “对,以我之名。”
  “你会用它来干什么?”
  悠悠的,渊祭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问出来的这个问题,一个时空里同时出现两把弑神剑,有一把还不为自己所控,他的压力,可想而知。
  卡索看向渊祭,又看了看身旁的释,面带微笑。
  “砍砍树,杀杀鱼啊之类的。”
  啧,不愧是无所畏惧的常胜将军,一把矿世神剑到他这里快成了把杀鸡宰鱼的菜刀了。
  “生病的人不能吃的太过油腻。”
  “好,那我把它们炖了。”
  卡索的对答如流让渊祭兀地感觉火大,但细细想想,这又根本不值得生气,人家这是为了你儿子好,你生个什么气?
  不过,还是很火大啊……
  “哥,鱼好像快死了。”
  不同以往,这声哥,释叫的格外干脆,好像就是自己亲人般,甜蜜又真诚。
  “哦?它们只是晕了而已。”
  “可是……好像真的要死了……”
  “那我们快些,走,释,哥带你去炖鱼。”
  “真的?这个……”
  樱空释朝渊祭这边瞅了瞅,却不料,他父亲不知在何时早已不见了踪影。
  走了吗……
  “想什么的?不想吃吗?”
  “不是……那个我的腿……”
  樱空释动动自己腿示意自己行动不便。
  “哦,也是,哥自己去炖,多吃点鱼,补补身体。”
  “嗯,谢谢哥。”
  樱空释安静的应着,然后他看见他哥,像个孩子似的,满心欢喜地跑去做鱼。
  他感动地笑了,可笑着笑着,嘴角却再也上扬不去。
  樱空释愣住,他心里,空落落的。
  可为什么,他的心,会空落落的呢?
  他难道,不该满足了吗?
  ——TBC

(十)突变
  
  渊祭在幻影天周围漫无目的的走着,闻着渐渐浓郁的鱼香味,心下五味杂陈。
  刚刚在屋内,有那么一刻,他觉得他是那么的多余。
  也是,这些年来就不怎么对这孩子上心,终于有一天来了个人儿,明目张胆的对他孩子好,他才开始慢慢意识到,有什么不一样了。
  之前舍弥偷着对释好,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知道舍弥从本性上就不会和他抢,而他的孩子,因着对父爱的好奇,对自己的感情肯定也有所保留。所以他不怕,他可以继续漠视他的孩子,舍弥再去偷着对他孩子好,如此循环,一直持续到现在。
  直到,直到这个叫卡索的人出现。
  他无情的打破了这个平衡,让自己一时都不知所措。
  渊祭头疼的抚了抚眉,抬头大致环视着四周,这场景,怎么这样熟悉,好像,从哪里见过。
  对,他见过,该不会……
  仿佛早有预感般,渊祭突然转身便见星旧一脸慌张地朝自己奔来。
  有时候,真神的梦,也不是随随便做的。
  但他不希望,梦的另一半内容,也会发生。
  “求尊主相救!”
  星旧奔到渊祭跟前时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行了个大礼,全身颤抖的都让渊祭觉得,这不是平时那个稳重成熟的寻梦主。
  “出了什么事这样慌张?”
  渊祭捋了捋自己额前的头发,面容又恢复了原先的冷峻。
  “尊主,实不相瞒,此事本不想惊扰尊主,但只因星旧能力有限,不得不来叨扰尊主!”
  说着,星旧俯身又是行了一礼。
  “快说!寻梦族到底出了何事?!”
  看着星旧那甚至可以称之为无助的表情,渊祭隐隐觉得,麻烦事,怕是要来了。
  “我寻梦族民一向安分守己,近日却不知为何,竟有五成族民夜里不曾醒来,更别提去人界为凡人解梦,我召集祭司想让他们入梦一探究竟,可只要是入了梦的祭司就再也没有出来。”
  “竟有这种事?星旧,你可曾入过那些人的梦?”
  “星旧本想入梦,可怕同祭司们一样的下场便不曾入梦。”
  “那现下还有多少正常寻梦族民?”
  “回尊主,不过四成。”
  这么少?!
  让一个人丁相对兴旺的族群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人数剧减了六成,就渊祭而言,他都觉得有些吃力。
  渊祭顿觉不妙,犀利的金眸也蒙上了一层阴翳。
  “本尊主知道了,这样吧,你先回去,再有什么事立刻来报。”
  “那尊主您……”
  “我安排完这里的事,就立刻派个人过去。”
  渊祭尊主所派之人定是幻术极高的,星旧不及多想,感激地行了个礼便匆匆离去。
  但事实上渊祭心里还未挑出什么合适的人选,派星昼去?这可不行,星昼本就掌管幻雪神山所有梦幻之事,一但离去,让贼人有机可乘,自是极为不利。
  那到底,该派谁去?
  来回踱步,竟是走到了幻影天的门口,渊祭耳朵里传来一阵笑声。
  突地渊祭计上心来,如释重负的笑容在脸上弥漫开来。
  那人不是说他有弑神剑吗?这可真是,大大的好啊。
  ——TBC

(十一)争夺
  渊祭的再次出现让幻影天内的笑声戛然而止。
  “父……王?”
  樱空释呆住,他不是走了吗?
  “你怎么又来了?”
  而给释扒鱼的卡索随即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脸不自在。
  看着卡索的表情,渊祭的火,“噌——”的一下,又上来了。
  什么叫他又来了?这是他儿子的寝殿他当然能来去自如。
  “我怎么就不能再来?”
  渊祭板着脸边说边在不大的圆桌前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桌上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
  鱼本来就少,再加上还是专为释准备的,所以释的面前,摆了满满一碗鱼,再看卡索的碗里,虽然鱼少但总归有那么点儿个,而他这个幻雪神山的大真神,面前空空荡荡的,竟是连一碗小菜,都没有。
  尴尬,渊祭这次觉得,他或许真不该再来。
  “哥哥亲手做的,味道不错,我这吃的也不多,您尝尝。”
  不着痕迹的,樱空释自然地拿起大汤勺和另一个小碗,起身,将自己碗里的鱼盛了些,准备给渊祭。
  在坐二人,眼睛都直勾勾的望着盛鱼的人。
  卡索知道释孝顺,那辈子对莲姬是那样更别提今生有的是父亲。
  但他不明白,渊祭对释如何,释心里最清楚,他难道不怕那情绪无常的渊祭,根本就不接受他的好意?
  事实是,卡索错了。
  渊祭尊主,活了几万年,期间有多少人排着队给他盛饭他都不屑一顾,而在今天,他变了。
  这是他儿子给他盛的饭!他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未想过他儿子会主动给他盛饭!
  他原本就没想过他孩子会主动向他示好,这一百多
年他的所为,他以为他儿子会冷透了心,却没想到……
  不错,真是不错,他孩子的这行为他还是相当受用的。
  被盯有些发毛,樱空释下意识的撅撅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脸上,有什么吗……”
  在坐的两人又同时倒吸了口气。
  卡索是不想这样可爱的弟弟被他人瞧了去,而渊祭,又哪里见过这样的释,不好意思也就罢了,关键他还撅了撅嘴。
  妈的……不准乱想,不准乱想。
  “咳咳……谢……谢谢……”
  接过释递过来的鱼,渊祭面上淡定如常但内心却早已是翻江倒海了。
  “嗯……果然我们大将军,不但仗打的好,连鱼也炖的美味。”
  卡索可不认为渊祭这是真心在夸奖他,但赞美之词也不好反驳,就当听了养耳朵。
  “尊主专程回来,不会只是为了尝尝属下的手艺吧?”
  “哦?卡索将军可是看出什么事了?”
  渊祭擦擦嘴,理了理头绪,扫了一眼他还在认真吃鱼的孩子,心底泛起一阵笑。
  “寻梦族出了大事,我打算让释去看看。”
  话一出,樱空释立刻停止咀嚼,他没听错吧,他父亲,竟然开始对他委以重任,那隐莲池呢?换人去照看吗?
  “寻梦族?星旧?让释去?会不会有危险?”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会有一定的危险的。”
  “那我和释一起去。”
  “谁说让你去了?”
  这个卡索,还真会自作多情。
  “我不去谁去?有谁能比我更能好好的保护释吗?”
  “我。”

一时间,屋内开始弥漫着一股硝烟,仿佛刚才其乐融融的场面根本不曾存在。
  樱空释发现,他哥和他爹只要放在一起时间长了,就会开始各种争斗,相互刺激对方的底线但都又留着一手。
  “我跟着他一起去。”
  “你有没有问过释想不想去?”
  “这本就是本尊主的命令,他想去也得去,他不想去也得去。”
  “无情。”
  “无情?此次寻梦族出事不同小可,我怕是他一人解决不来,便一起跟着,这叫无情?”
  “呵……”
  卡索讥讽地笑笑,这么些年,释一个人解决不了的事多了去了,怎么也没见你像现在这样殷勤?
  “我不同意。”
  “需要你同意?”
  “渊祭。”
  卡索起身,表情严肃,他并不想拿他弟弟的安全去满足某个人恶意支开他的举动。
  “你不是有弑神剑吗?留你在这里,是把更重要的事情交给你。”
  “更重要的事?”
  不巧,他弟弟才是他最重要的事。
  “留下来,看好我们的家。”
  家。
  卡索微愣。
  幻雪神山,他弟弟的家。
  “释……你觉得呢?”
  卡索有些难以抉择,一个是可能威胁他弟弟安全的危险,一个又是可能破坏他弟弟家园的伤害,他不知道该怎样选择。
  “哥……”
  踱步到卡索面前,樱空释伸手整了整卡索胸前的白绒,眸中带笑。
  “你是我们的大将军,保护家园,才是你最重要的职责。”
  “释……”
  “正如父王所说,这是父命,而你有弑神剑,所以能更好的护这里周全,我也好更放心的去执行我的任务。”
  “可渊祭明知那里有危险还让你——”
  听到这话,渊祭的火,又上来了。
  他最近,上火的频率委实高了些。
  不过,什么叫“明明知道有危险”?他不是也跟着去了?至于到底要不要真让释去涉险他也没明说啊,怎么这卡索,处处把他往坏里想。
  “卡索,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分寸。”
  “我难道说错了?你明知有险却偏偏还要让释去,让释去却不叫我跟着你说你是不是刻意支开我!?”
  “放肆!”
  渊祭大怒,活到现在敢这样直直顶撞他的人,还真没有,他卡索算是第一个。
  “行了!”
  这一声,是樱空释喊的。
  眼见面前这两人又要燃起战斗之意,樱空释感觉头都大了,他知道他哥是在意他的安危,可他也并不希望他与他爹正面起冲突。
  不得不说,这一声还挺管用,刚刚还急红脖子干瞪眼的两人立马冷静了下来。
  “哥你听我说,这幻雪神山,可以没有我樱空释,但不能没有我们的战神将军。”
  “释,哥也……”
  “既然这一世是哥你好不容易许愿得来的你就有责任好好保护,莫让一切又变得无法挽回。而你——”
  话锋一转,樱空释转向渊祭。
  “你既有心怕我应付不来便要保证在我有困难时立刻向我伸出援手,不得耽误丝毫。”
  渊祭一震,他的孩子,果真像他。
  比如这发号施令,动作气场,无不像他。
  “好,我保证。”
  “既然释都这样说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卡索苦笑,他许的愿到头来却成了束缚他的借口。
  “好,很好。”
  渊祭满意的笑了笑,他的目地,达到了。
  “既然没什么异议,那你收拾一下,明天一早便随我去寻梦族。”
  “儿臣,领命。”
  目送走渊祭,卡索看看释碗里的鱼,刚才忙着争论,鱼没吃多少,现下凉的也差不多了。
  “哥再去温温。”
  卡索端着鱼,转身要走。
  “哥……你生气了?”
  “没有。”
  卡索转回身,看着他弟弟小心意义的表情,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
  “释,记得哥说过,哥有份礼物,要送给你。”
  “礼物?什么礼物?”
  “一叶竹。”
——TBC

评论(3)

热度(51)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