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东风佳音(主祭释|索释|all释?)二十下,二十一


(二十一)预言
  
  那一晚,渊祭睡的,并不好。
  噩梦一个接一个不说,偏偏他还只要是一闭上眼,满脑子就是他孩子那红着眼睛质问他的样子。
  “到底是什么样的预言,可以让您冷落我一百三十年,无视我一百三十年。”
  那个预言。
  那还是,隐莲告诉他的预言。
  距离上一次隐莲花开,虽已过去许久,但渊祭却记得当时在场的每个人的表情。
  震惊的,不信的,害怕的。
  那次隐莲花开,竟没有任何人想许愿,毕竟有得必有失的代价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尝试的,渊祭也是如此,更何况那时正值他统治的和平期,各族休生养息,倒还真没什么宏愿可许。
  虽是没人许愿,但隐莲还是在开花时让隐莲精灵送了他们一份大礼。
  一个只有一半的预言。
  预言说,千年后,冰焰族会出生一位小王子,而这个这个小王子将会是渊祭最大的弱点,因为渊祭,会爱上他。
  预言说,有了弱点,就会容易被威胁,届时幻雪神山,将迎来一场空前绝后的重创。
  预言还说一句,只是还未等所有人听清楚,渊祭便一掌上去,将精灵轰落,顺带着,将在场的所有人,全数击杀。
  有些事,只要他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他可是三界共主,他不能让人知道他有弱点。
  心高气傲的,他并不认为自己会有任何弱点,再说爱上,他的心万年冰封又有谁可以为之动容。
  笑话,这预言不过是个笑话。
  可真当莲姬真的将那预言中的孩子生下时,渊祭那不可一世的想法终究是动摇了。
  婴儿那特有的大眼睛,只一眼,他便永远忘不掉。
  透人心魄的蓝,像是要把他的魂勾掉似的,那样的光彩照人,生辉熠熠。
  这是他渊祭的孩子,你会爱上你的孩子。
  渊祭怕了,他怕了。
  所以这一百三十年来,他每每想去探望他孩子便会因着这预言,迟迟不肯行动。
  他一直忍着,逃避着,同时总是摆出一幅冰冷生硬的样子,对着那日益温柔的孩子。
  但忍耐是有限度的,他渊祭虽然是神,却也抵制不了这天道的原则。当他看到卡索等一届外人可以那么直白的关心他孩子时,他那忍了一百三十年的心,终于爆发了。
  所以,他把手,伸了过去。
  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对他说:要不,我们试试?万一预言有误呢?
  他只当这是他的孩子,只是亲情的疼爱,他会尽量的恪守尺度,不去逾越。
  但实践证明,那预言,很可能是真的。
  他孩子,深深的吸引了他。
  他没教过他孩子要舍己为人,但他孩子偏偏是那么的深明大义,他也没教过他孩子要知书达礼,但他孩子偏偏是那么的懂事明理,他以为缺了他爱的孩子会懦弱胆怯却没想到他孩子会这样不卑不亢,在那看似儒弱的外表下,却是有颗坚强倔强的心。
  在幻雪神山是,在寻梦族,也是。
  他没想过,他的孩子会这样好。
  于是,他对他好,他想把他错过的都弥补回来。
  樱空释对父爱模糊,渊祭也不例外,他不知道父爱要怎样表达,他只知道,要好好对他孩子。
  这一好,便失了分寸。
  即便他不停的告诫自己,只是父亲,只是父亲。
  可等他回过神来,早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或许是因着隐莲的预言,他对他孩子的爱,一开始,就不存在亲情。
  就像昨晚的失态一样,他根本没想过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他多希望,隐莲的预言,到第一句,就戛然而止。
  可它偏偏还有那第二句。
  幻雪神山重创,因为他这个掌权者,有了弱点。
  站在最顶峰的人,最忌讳的,就是有弱点。
  有弱点,就会被威胁,被威胁就会左顾右盼导致最后的失败。
  他渊祭,不允许有这样的存在。

那晚的失控已是警戒,他不能让后续的事情发生,寻梦族与千灵族已然开始预兆,他要刹车,他要赶紧刹车,他要将他的爱,收敛。
  但他不会一下子全部收敛,他要慢慢的慢慢的,直到他孩子觉得他离开不是奇怪,他也觉得没有他孩子他可以照样儿过活时,他的目的才算达到。
  “尊主——?!”
  凤凰一阵惊呼从前面传来,渊祭一下子回过神来。
  他们已经踏上了前去火族的路程,因为据凤凰来报,那些夜中感觉异样飞鹰精灵们,有的已不能飞翔。
  这可是大事,飞鹰是千灵族的战斗主力,这要是折损,将会带来大大的不利。
  于是,樱空释说,去火族吧。
  星旧梦中带着火般的焦灼,千灵的飞鹰们又是夜感烧灼,这一切,都指向了那个本就不安分的边境种族。
  火族。
  自打渊祭统治开始,这个族群可没少给他整些幺蛾子。
  于是他们告别了星旧和潮涯,再次开始征程。
  “怎么了?!”
  “小王子他……跟丢了……”
  “什么?!”
  他们要去火族,就必须先穿过火族边界特有的瘴气之森,那里瘴气浓厚,且不能飞身而过,只能步行。
  所以渊祭命凤凰在前面探路,他孩子走在中间,他断后。
  可没成想,走在最前头的凤凰没出什么岔子,倒是由他跟着樱空释,在他眼皮子底子,走丢了。
  渊祭想怪罪人,可这是自己的责任,顶多只能怪怪自己。
  话不多说,渊祭便决定和凤凰分头去找。
  这还没走几步,他便隐约看见,在一条河流对岸,一个白色的身影,被几个黑影团团围住,双方频频交手,打的难解难分。
  渊祭的脾气,一下子,又上来了。
  金眸黄光一闪,嘴角又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渊祭转了转头,声音是不可察觉的低沉与诱惑。
  “你们几个,给老子,住手。”


评论

热度(23)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