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东风佳音(主祭释|索释|all释?)26、27、28

(二十六)交锋
  
  “果真是你。”
  卡索提着弑神剑,走到二人身前。
  “卡索,你就是这样照顾他的?”
  “我……”
  “算了,快些出去吧,久留不好。”
  渊祭也不想和卡索多说废话,抱起儿子便朝塔下走去。
  “那我们的计划……”
  “你们的计划?我说卡索将军,你不会认为你刚刚这一剑劈下去,塔顶上的人会没什么感觉吧?”
  “………”
  卡索知道不好再说什么,安静的跟在渊祭身后。
  “你为什么不肯走?”
  “……老子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不管幻雪神山了?”
  “……”
  “奇拉告诉我,幻雪神山好像出事了,而且你,也已经知道了。”
  “他还告诉了你什么?”
  “你还希望我知道什么?”
  “你……”
  渊祭气郁,抱着他儿子停了下来。
  “既然你这样犹豫,一开始为什么要走?”
  “再说一遍,老子没义务告诉你。”
  “对释你时好时坏,对幻雪神山你不能尽心尽力,渊祭,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
  渊祭突的转过身来,要不是他现在抱着他孩子他早就一掌招呼上去了。
  “我说错了?你要想弥补对释的过错就好好去做,死赖着不走算什么?”
  “……”
  “当初你有下定不回来的那个决心就应该好好履行,再说幻雪神山也等着你回去主事,你这样摇摆不定,于释,于幻雪神山都不好。”
  “你再说一句本尊就将你踢进这烈火之中叫你永世不得超生!”
  渊祭阴沉着脸,金色的眸子在烈焰的映衬下更显张扬,那无比自信的一抹笑容让卡索也难逃震慑。
  “渊祭,我只是就事论事,你也知道,忠言逆耳。”
  “好,我走,那你告诉我,今天若我不在,这个,怎么办。”
  说着,渊祭轻轻颠了颠怀里的人。
  “不……”
  樱空释勾着他爹的脖子,难受的来回蹭了蹭。
  “……你不是把他劈晕了?”
  “可能……就着时候晚,睡了。”
  “……”
  卡索无言,他隐隐觉得,那对父子的相处时所创造的气氛,他已不能插手。
  “我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
  “说的倒好听。”
  “什么人在那里!?”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自塔底而来,二人低头一看竟是烁罡带着一群人过来了的,渊祭顿觉情势不妙,立刻将樱空释递给卡索,化成了一团黑雾,盘旋而过。
  “卡索!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黑雾雄厚的声音却是只有卡索一人能听见,渊祭行动迅速,这一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你们是什么人!?”
  渊祭这才刚走,一群人便冲了上来,
  卡索接过樱空释,将樱空释抱地更紧了些,理了下思路,对应来人。
  “例行巡视,迷路了。”
  “例行巡视?迷路?”
  烁罡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卡索一番,当他看到卡索怀中那半遮的容颜时,目光变得竟有些荒淫。
  “烁罡王子。”
  卡索将樱空释的脸往怀中藏了藏,出声呵止。
  “你,知道我?”
  “呵,烁罡王子大名,在下早有耳闻。”
  “哦,这大半夜的,你们巡视,竟巡视到了这火云塔?嗯?”
  烁罡见瞅不到美人,便在卡索身边来回转了个圈。
  “我等见这火云塔有些怪异便先行进去想一探究竟……”
  “火云塔怪异?”
  “世人都说烁罡王子聪慧绝顶,今日一见,却也不过如此。”
  悦耳的声音响起,卡索低头,迷惑地眨了眨眼睛。
  “释……你醒了?”
  没错,这说话之人正是他怀中的樱空释。
  “大但狂徒,竟敢出完冒犯王子!”
  “唉——”
  烁罡拦住想要维护他的下属,满脸贼笑。
  “他也是王子,就是不怎么受宠罢了,谈不上冒犯。”
  “……哥,你把我放下来。”
  不去理会烁罡的挑衅,樱空释动了动身子,让他哥松手。
  “嗯……你什么时候醒的?”
  “也就刚刚吧。”
  听到这话,卡索心里打鼓,不知道他弟弟知不知道渊祭来过。
  “你们这主仆二人倒是有意思啊,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来……”
  “让烁罡王子见笑了,世人都知这火云塔乃是火族重地,我与我这下属近日观得火云塔火焰异常便过来巡查,这本就是我等此行目的,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哎呦呵~这嘴倒还挺利索啊,啊?看不出来啊,樱空释?”
  “烁罡王子言重了。”
  “那你们查看的可有什么收获?”
  “这不还没等查明,铄罡王子您,不就来了?”
  “你……哼!这塔中火焰膨胀乃是圣火宴到来之前兆,不算怪异之说,多谢二位费心了,还有,至于这火云塔,没有父王的命令我劝二位还是少来为妙!”
  铄罡贪色归贪色,但提及正事却也不敢马虎。
  “多谢提醒,既然不是什么大事,那我等就先告辞了。”
  “想走?没那么……”
  “铄罡王子,你也不想你父王知道你守塔不利吧。”
  被吵的烦了,樱空释不想再做纠缠,放了句狠话见烁罡没反应过来拉着卡索便飞身出了塔。
  “有意思啊,这个樱空释……”
  看着那匆忙离去的背影,烁罡眼放金光,那贪婪的注视恨不得就一直盯在樱空释身上。
  “王子。”
  “去,好好跟着他们,本王子倒要看看,他俩能整出什么花样来。”
  “是!”
  当然,烁罡此时还并不知道,他今日放走的,会成为他妹妹,他哥哥,乃至是他的,真心朋友。
  ——TBC

(二十七)初闻
  
  樱空释拉着卡索飞了有一段距离后确定没人跟来这才停了下来。
  “释……”
  “怎么了哥?”
  卡索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那个……”
  “哪个?”
  “你刚刚……是什么时候醒的?”
  “噢,这个啊……被颠醒的。”
  “颠醒的……”
  卡索心下一震,这才猛的想起,那渊祭与其说是把释递给了自己,倒不如说直接是把释扔给了自己,这一颠一簸的,释不醒才怪。
  “嗯。”
  “那你……不好奇你为什么会晕倒?”
  “哥……”
  樱空释低下头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他觉得他说出来会有些丢人。。
  “我觉得……我可能是吓晕了。”
  “……”
  卡索静默,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
  “哥,那团黑雾呢?它怎么不见了?”
  “啊?”
  好,这前一秒还刚刚放下的心,现下又重新提了起来!
  “它,它……在你没醒的时候先飞走了。”
  “……是这样啊……”
  樱空释有些失望地抿抿嘴,却也是没说什么。
  “天不早了,释你快回去休息吧。”
  “哥不一起?”
  “你忘了,那黑雾不许。”
  “……”
  卡索伸手,轻轻拍了拍他弟弟的头便不再多说,转身朝自己的住所走去。
  待卡索走远,樱空释还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
  “哥……其实……”
  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樱空释眸中灿烂直勾勾地注视着卡索的背影。
  “你是想问我有没有感觉到,他来过吧……”
  低低的声音悠悠荡开,在夜空中轻不可闻。
  果然没听见吗?
  樱空释摇摇头,但愿这一切,真的都是幻觉。
  那胜似真实却又不像真实的真实。
  当时,在那一片黑暗里,他真的快被吓晕了,而当他几欲放弃挣扎选择自暴自弃时,一束火光,便隐隐的现了出来。
  那光虽是那么的微妙,但却在这黑暗中被无限放大,放大,好像就因着这一束光,他樱空释觉得原来世界也可以这样亮。
  但他还没等他看清,眼前又觉一黑,脖间一痛,就再也没了知觉,而就在那闭眼的一刻,他的耳边,好似传来一阵令人心安的低沉:
  “乖,不要怕……”
  再之后的事,记不太清了,但有一点,樱空释很清楚,他不是自己晕倒的,他是被人给生生劈晕的。
  因为那脖后的痛,到现在,还在持续。
  “既然回去了干嘛还要再回来!”
  樱空释讥讽地扬了扬唇角,他虽不确定,但也猜的八九不离十。
  那幻雪神山特有的清冽,到目前,还弥漫在他的衣袖上。
  樱空释抬起自己的胳膊来回的蹭着,感受着上面透出的淡淡气息。
  慢慢踱步回了屋里,脱了衣服换洗一番,樱空释便打算入睡,但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这眼睛只要一闭耳边便总是响起那低沉的话语。
  “乖,不要怕……”
  樱空释叹气,他觉得他该是病了。
  但他没空去思考他到底患了何种病,计划的失败让他心生挫败,毕竟这是那人头一次将任务交付与他,出师不利,难免不快。
  思来想去,樱空释还是起了身,飞身出屋,上了房顶。

此刻已是四更天,但火族的烈火照的这里犹如白昼,樱空释地处高处,视线开阔,光亮又是这样的明朗,屋底下的一举一动便尽在眼中。
  “嗖嗖——”
  一阵急促的鞭声传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樱空释到处望了望,四下没人,但听这鞭声,该是离自己不远。
  樱空释飞身到了一个块更高的岩石上,果不其然,在一处火焰正旺的土地上,有人正舞动着鞭子,风起鞭落,干脆有力,模样格外飒爽。
  这是……
  樱空释仔细打量着那人,竟还是位女子。
  火族的女子,偏还生的这样不凡的,只有一人。
  公主艳炟。
  明了了那女子身份,樱空释又将身形藏了藏,但他水袖略长,又是躬着身子,脚底便一不小心踩到了水袖。
  “唔——”
  樱空释赶紧正了正身形却仍不可避免的发出了声音。
  “什么人!?”
  艳炟的火鞭说到就到,樱空释不想暴露身份便老老实实的吃了这一鞭。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那里!?”
  转眼间艳炟已至岩石下,言语犀利但竟透着股豪气。
  “在下是公主的仰慕者,本想就这样偷偷看着,不曾想还是惊扰到了您。”
  “胡说!你若真是我的仰慕者,又怎会偷偷摸摸,该是出来露面才对!”
  “……”
  樱空释被问的哑口无言,要是他爹在这早就帮他……
  又来了……
  樱空释内心一阵忙乱,难耐地捏了捏眉毛,拿出心思对付眼前之人。
  “我天生丑陋,又生有残疾,冒然出现恐到公主。”
  “本公主什么惊吓没吓过,你尽管出来!”
  “公主这么晚了为何还不休息?”
  “别想转移话题!”
  樱空释心累,这火族的王子和公主们,怎么一个个都这么难缠。
  “公主暂且放了我吧……”
  “你……”
  樱空释这话说的自然,又加上他声音本就好听,细听起来竟隐隐透着股揶揄的味道。
  艳炟从未想过有人会这样跟他说话,只光听这声音便一下子喜欢上了。
  “……本公主想知道你长什么样子那是你的福气,你在那么高的石头上躲着,不累吗?”
  “多谢公主美意,我暂时……不累。”
  其实樱空释感觉他躬的腰都快断了,但又不能暴露身份,只能是干吊着。
  “你刚刚问我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对吗?”
  “嗯……”
  “你不是火族的吧?你难道不知道,圣火宴在即,我和我的哥哥们都在勤加练习就等圣火宴那天一出风头!”
  圣火宴?
  原来这圣火宴竟是这等比赛性质的。
  “我只是一个小怪,还没未曾听说过什么圣火宴。”
  “呵?你这妖怪可真是奇特啊,知道我火族公主竟不知道有这圣火宴?”
  “……”
  樱空释手心蹿出了汗,这一个个的,还真是不好对付。
  “算了,看在你资历浅的份上暂且先饶了你,你既然不想让我知道你长什么样子,那总该让我知道你叫什么吧?”
  “叫什么……”
  樱空释小声嘀咕,突然想到了那团黑雾,脑中灵光一闪。
  “在下云飞。”
  “什么?云飞?!”
  艳炟惊愕,好普通的名字。
  “喂,那你是什么云?”
  什么云?
  樱空释的脑子已经难以运作了,这想了半天,脑中依然还是那团黑雾。
  “喂,问你话呢!”
  “暂且……是乌云吧……”
  “暂且?”
  艳炟再次惊愕,怎么听这人的意思,这名字的性质竟还是临时起的呢?
  ——TBC

(二十八)灭
  
  “在下的名字,让公主见笑了。”
  樱空释也是突然想到的,但似乎的确普通了些。
  “那你是什么妖怪?”
  “……云妖。”
  “云妖?喂,乌云妖,那你会来圣火宴吗?”
  “……我这种小妖也能去?”
  “呵,废话!普天之下,有谁不知道我父王举办的圣火宴是群邀三界各路英雄,就是那幻雪神山的尊主渊祭,也要赏脸过来!”
  渊祭?
  他父王?
  会过来!?
  樱空释一惊,脚底是再也支撑不住,从岩石上猛的摔了下来。
  “唔……”
  出乎意料的,落地是没有那想象中的疼痛,却是一股浩瀚的力量稳稳接住了他。
  “哥!?”
  “嘘——”
  “怎么?听到渊祭的名字该不会是吓怕了?”
  “……”
  “喂,喂?”
  “……”
  “哑巴了你?”
  “……”
  “喂!?”
  艳炟慢慢地靠近,等她往这岩石后头一站,这哪里还有人影?
  “樱花妖?乌云飞?本公主记住你了。”
  艳炟收了鞭子,笑的开心。
  她虽没见过那人的长相,但却记得那人的声音,日后也不怕找不到他。
  而这有人开心,当然,也有人不开心了。
  “哥……”
  从艳炟那回来,卡索就一句话也没说,将樱空释按在床上,轻柔地按着他的腰。
  “我腰没事的,哥……”
  “……”
  “哥……你……生气了?”
  卡索手一顿,叹了口气,停了下来。
  “哥没有生气。”
  “那……”
  “哥是怪自己,差点又让你出事。”
  “……”
  樱空释愧疚地低下头,手指紧紧拽住枕头,来回拉扯着。
  “我不是故意的……”
  “哥知道,所以哥是在怪自己,渊祭……尊主走的时候要我好好照顾你,哥却老是……”
  “……”
  一提到渊祭,樱空释又沉默了。
  “他圣火宴的时候也会来……”
  卡索说这话的时候认真地看了看樱空释的表情,果然,他弟弟,在听到渊祭会来的时候,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所以哥很自责,渊祭一走,哥这里老是出状况……”
  “对不起……哥……不能全怪你的……是我……要不,你先骂我一顿……”
  “……哥舍不得……”
  卡索笑笑,转身坐在樱空释身旁,伸手,轻轻抚了抚樱空释的头。
  “哥……”
  樱空释心跳一快,他很感动。
  如果那个人也……
  不受控制的比较,又在这下意识中,不知不觉的进行着。
  又来了,又来了……
  樱空释又难耐地揉了揉眉头,他或许真的该抽出时间好好想想了……
  “怎么了?释?发烧了?”
  卡索见状伸手去摸樱空释的脸,樱空释却在卡索即将要接触自己额头的前一秒,微微转头,硬生生的,躲开了。
  “……”
  “……”
  樱空释没反应过来,他只是不希望,他额上那被人吻过的樱花遭到别人的碰触。
  “释……”
  卡索的手僵在半空中,不知是该收回还是该放下。
  “对不起哥……我可能是……”
  “没事的释……”
  卡索又笑了笑,可这笑,在樱空释看来,是那么的难看,那么的违心。
  “既然你的腰没什么大碍,哥就先回屋睡了……”
  “……”
  卡索起身,一步一步的走着,那样子,好像是在飘。
  “哥……”
  樱空释叫住卡索,他心里也不好受,明明白白拒绝他哥的好意,放在以前,他是绝对不会的。
  “对不起。”
  纠结了半天,还是只是这干巴巴的三个字。
  “嗯。释你放心吧,哥没事,哥只是想有些累了……”
  “……那哥你回去休息吧……”
  卡索又一步一步的走了,可看着卡索的背影,樱空释感觉,怎么他道歉了,他哥却好像,更伤心了呢?
  ——TBC


评论(4)

热度(31)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