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东风佳音(主祭释|索释|all释?)29、30

(二十九)舞狮
  
  五天后,圣火宴如期而至。
  但这五天,樱空释不知是怎样过活的,自从那晚开始,他哥虽待他仍像先前那样亲厚,但到底还是多了些嫌隙。
  至于那晚的行为,樱空释思来想去,竟觉得自己并未做错。
  即便是将他哥狠狠伤了一把,他也觉得是正确的,在这冥冥之中,他知道,他在守护什么。
  那到底,是什么呢?
  每当他想静下心来思索时,却总有那么些个破烂摊子事堆到他身上来。
  圣火宴开席宴,渊祭没来。
  一时间,三界便流传起“因为释王子在这,渊祭尊主为求眼睛清净,不想沾染污物,便不在来这”的谣言,再加上此次三界各族,来的竟不全是首领等要紧人物,整的整个开席宴,气氛古怪。
  不过樱空释却觉得,能散起这谣言之人,且大家竟都信了,当真是能人之才,且不说渊祭现在对他如何,就说他孩童时代渊祭对他的态度,那些人相信,也真是情有可原。
  但他爹到底为何不来,他其实也,并不清楚。
  “父王,儿臣等愿献艺为宴会助兴。”
  艳炟一身红妆,长鞭在身,精神抖擞地从宴席上出来。
  她可受不了这苦闷的气氛,这是圣火宴,火族千年一遇,万不能让这个樱空释给毁了。
  满座上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无人表态。
  樱空释坐在宾席上看着这倔强的公主,却觉并不讨厌,那努力的眼神就像自己与渊祭“抗衡”时般,不想输,不服输。
  “啪啪啪啪……”
  稀稀落落的掌声是樱空释先拍起的,宴会弄成这样,他也有一半的责任,好不容易来了个愿意热场的人怎能不好好支持支持?
  艳炟瞅了瞅那第一个鼓掌的人,人长的是不错,但一想到这宴会是因他稀落便只是瞅了一眼便快速收回了眼神。
  鼓掌的声音越来越大,连火燚都放下权杖亲自鼓起掌来。
  “你们几个学着些!”
  这话是火燚对着他那几个儿子说的,火族虽重男轻女,但艳炟这行为当真不输那几个男儿。
  “多谢父王!艳炟定不会叫大家失望!”
  艳炟行礼起身,长鞭一甩,唤来一头雪狮。
  卡索却是在看到这雪狮时愣了好久。
  这,以前可是他的分灵兽,现在竟沦落到给他人当玩宠的地步了吗……
  “好!!!”
  一阵惊天动地的掌声将卡索拉了回来,原是雪狮与艳炟交战起来,那艳炟不畏这雄兽的的巨大,在雪狮周围上下蹿动,敏捷的躲过每一次攻击,同时还不忘迅速回击,那轻巧灵动的样子好不威风!
  宴会的气氛得艳炟所愿,一下子高涨了起来,三界来客喝酒吃肉,觥筹交错间更显气氛热烈。

樱空释当然不喜欢这种场合,可他爹又不在这镇场,他只好耐着性子继续地看着,只是他老早就发现,艳炟每鞭子抽在那雪狮身上,他哥周围的温度就下降一分,难道他哥,对这狮子有意?
  也是,这雪狮怎么看都像是冰族之物,放在火族这又是这样倍受屈打,他哥心里肯定不好受。
  “哥,你想要那头狮子?”
  “……不想……”
  卡索不会说谎,因为他说谎时会异常的严肃认真。
  “呵……”
  樱空释看的明了,刚想着怎么去问火燚讨这头狮子却不想这狮子突然大吼一声,像是拼了命的,朝宾客席攻来!
  宾席间一阵骚乱,可没人出手,这毕竟是火王的宴会,火王都还没出手,他们急什么?这万一是他们火族刻意安排的,冒然出手,只会坏了兴致。
  “畜生不得猖狂!”
  艳炟挥鞭,捆住雪狮的尾巴,竟想用蛮力将这狮子给拉回来!
  雪狮尾间敏感这一拉感觉全身如同撕裂,猛然转身,尾巴顺势将艳炟的鞭子卷走,朝着艳炟猛攻过去!
  “不好!”
  卡索大叫一声,艳炟所处的位置离他们最近,雪狮攻来必将对他们有害,他想立刻拔出弑神剑以对应战,那想着那原是自己的分灵兽却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公主小心!”
  艳炟没了火鞭,近身应战不得好处,一会儿便落了下风,眼看雪狮的利爪就要伤到艳炟的脸,宾席上忽地蹿出一个白色身影,直冲雪狮飞去!
  “释!!!”
  卡索还在犹豫但樱空释却早已飞身过去,没有施展幻术,翻身护住艳炟将毫无防守的背部没有保留的暴露在雪狮眼前。
  “熬——”
  雪狮已是极怒,使足了劲一掌拍在樱空释背上!
  剧痛立刻袭上身来,樱空释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快被这掌力震碎,一口热血顺着心脉,一下子吐了出来。
  “你……”
  艳炟愣愣地看着护在身前的人,他应该不认识她啊……
  “你为什么……”
  “咳,公主要伤的可是脸,在下不过顺手相救。”
  听这声音,艳炟瞳孔放大,竟是……
  “乌云飞……”
  艳炟声音很小,并无几人听到,而那雪狮,拍了一掌之后攻击也停了下来,盯着樱空释的脖子,俯身仔细嗅了嗅樱空释身上的味道。
  “好了,现在……没事了……”
  樱空释艰难地做起身来,伸手去摸那雪狮,那雪狮竟没有任何抵抗,乖乖任樱空释抚着。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知这是个意外,压抑的气氛便又重新席卷而来。
  在看火燚,这高高的王位上,哪里还有他的存在?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光顾着看热闹,竟连火王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各位抱歉了。”
  现在说话的,正是火族五王子,炘绝。
  “樱空释王子的伤我们会尽快医治,大家请勿担心,今儿看着天色尚早,请大家移步火云阁,观赏我火族特有的烟火会。”
  众人都知再待在这已是无趣,况且比赛自明天起才正式开始,这没了兴头,便都移驾去了火云阁。
  刚刚还闹腾的大堂里,一下子就清净了许多,卡索扶起樱空释,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樱空释的唇角。
  樱空释又想躲开,但还是忍住了。
  “释王子,对不住了。”
  以炘绝为首的火族八子齐齐向樱空释道歉,这伤的毕竟是渊祭的种,就算他们有所不屑,但也得笑脸赔应着。
  “没事,只是本王子既是救了艳炟公主,还想卖个人情……”
  “释王子请说。”
  “这雪狮……我要带回幻雪神山……然后……”
  樱空释还未说完,突然感觉脑袋一沉,身子一倾,直直的栽到在卡索怀中。
  雪狮那一掌……太重了……
  “释!!”
  “释王子?!”
  “释王子!?”
  “喂!?”
  “……”
  众人一拥而上去查看,但樱空释却已无反应。
  
  海的另一边,绵延雪山。
  睡梦中的渊祭突然坐起,全身痛的要死。
  “呵……”
  渊祭金眸微垂,长长的睫毛在鼻梁上投下一片阴影。
  看来,他有意避开的圣火宴,还是要去了,
  因为他孩子,果真出事了。
  ——TBC

(三十)发现
  
  樱空释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天了,转动眼珠,便瞧见他哥憔悴的面容。
  “释……你可算醒了……”
  “哥……”
  “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卡索憔悴的样子,已经看不出他是惊喜,还是悲哀了。
  “……”
  “圣火宴举行了七天,你却已经睡了六天了……”
  六天,这么久?
  连樱空释自己都不太相信。
  “喝点水吧……”
  一勺勺的,卡索将水喂给樱空释喝。
  “当时……为什么不用幻术……”
  刚醒的人卡索不想劈头就问,但他却还是想早知道些,这个的问题,已经在他肚里待了六天。
  “……哥,我想你也知道,那种状态下的雪狮,我要是全力攻击,会有很多人受伤。”
  已经用尽全力使出的掌力,是雪狮拼死一搏的象征,他樱空释必须使出比这还要暴力的幻术才能抗衡,可是如果当时周围没人,他用用也就罢了,但当时满座宾朋要他如何使得那幻术?再说不是没看出他哥对这狮子的情绪,干脆什么幻术也不使,直接挨一掌算了。
  “而且,我想把雪狮带回去。”
  “……就为这个?”
  “嗯……”
  卡索沉默了,他弟弟还是原先那个想着自己的弟弟,而他……
  “这是什么?”
  有些受不了他哥的压抑,樱空释开口讲话。
  卡索转身,仔细看了看樱空释指的东西。
  “这是烁罡送来的补药,说是对身体好。”
  “他?”
  烁罡?来送药?
  樱空释不信,他肯定不是来送药,光想想他看自己的眼神,樱空释又是一身鸡皮。
  “那这个?”
  “这份是艳炟刚送过来的浴火花,呃……她天天来。”
  说起艳炟,樱空释还是信的,那豪气的身影,樱空释也是印象深刻。
  “辛苦她了……”
  才说了两句话,樱空释就感觉有些累了,果然那奋力一击不是盖的,他这生硬的挨下来,没个伤残,已是万幸。
  “累了?再休息下吧,毕竟你才刚醒……”
  卡索重新整了整樱空释的床铺,一转身,却是炘绝在身后站着。
  “你……”
  卡索微惊,却也很快镇定下来。
  “火族的王子进门都不用敲门吗?”
  “我敲了。”
  炘绝冷言。
  “……”
  樱空释见有外人来,又不得不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我奉父王之令,有事要与释王子商量。”
  “没看见他是刚醒。”
  “看见了。”
  “那你们还……”
  “哥……”
  樱空释无奈,挥手示意他哥出去,这火族之人,不就是见他好不容易醒来,才赶紧过来招惹他,要是不遂了他们的心愿,今天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时候。
  “就一刻,时间到了请自便。”
  卡索也不让步,掐了时间,出去了。
  “说吧,什么事?”
  樱空释倚在床头,顺手将卡索留下的茶杯端在手里,强装自然。
  “这次意外,我们很抱歉。”
  “……时间宝贵,炘绝王子还请直说重点。”
  “好,我父王的意思是,希望渊祭尊主在宴会结束那天过来,不然……”
  刚刚还平静如常的炘绝此刻眼神狠恶,火红的服袍更显为人夸张。
  “不然会怎样……?”
  樱空释叹气,这一行他也算开了眼了,怎么他们火族的王子,非奸即恶,愣是没一个正常的。
  “我们火族不弱。”
  “嗯?”
  炘绝这话里有话,但樱空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总之,请你尽快通知渊祭尊主,让他快些过来。”
  “他会来的。”
  “哦?释王子这么有把握,别忘了,这尊主对你……”
  “与其在这担心我,倒不如说说,炘绝王子,你这是要去哪里?”
  樱空释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他在刻意转移话题,他怎么都感觉,这炘绝没烁罡那样好对付,这故意从他话里套话的机会,还是从一开始,就断绝吧。
  炘绝也是明白人,见樱空释已是察觉便不好再问。
  “本王子这是要去参加最后一场比赛。”
  最后一场比赛?哦,也是,他睡了这么久,圣火宴的比赛可不是已经进行到了最后。
  “赢的这比赛的人,可迎娶人鱼公主。所以为了我们火族的荣耀,我必须赢。”
  “人鱼公主……你是说……岚裳公主?”
  “怎么?也对,岚裳公主的容貌三界有名,只怕释王子没这个机会了。”
  炘绝说着,将手指攥的咯咯直响,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那我在这里,先祝炘绝王子成功了……”
  对于人鱼族,樱空释有种特殊的感情,毕竟他的母亲,也是那么的特殊。
  “成功那是必然了,那在下就先不打扰释王子休息了,告辞。”
  一刻还未到,炘绝便将事谈妥当,转身欲走。
  “炘绝王子。”
  “……请问释王子还有何贵干?”
  炘绝顿住身,微微侧头。
  “你刚刚说,为了火族的荣耀?”
  “……三界谁不知道,能迎娶人鱼公主那将是何等荣耀?不仅可以在三界畅行无阻,而且……”
  “而且……?”
  “总之就是很荣耀!先走了!”
  “那炘绝王子有没有想过,婚姻大事,不再是为了火族荣耀,而是,只为了自己?”
  樱空释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他潜意识里不想让岚裳归于火族,话没经细考,便直接说了的出来。
  “为自己?为了我们火族,就是为了我自己!”
  “那你可见过那人鱼公主?那你可知那公主脾性?万一皆不合你心意,那该如何?”
  “再纳个妾就行了。”
  樱空释无语,难道他们火族之人就这么一味好色,不通情理?
  “既然炘绝王子这样说,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有时候……也请王子,想想自己。”
  虽然樱空释觉得对火族的人说着大义之理不过天方夜谭,但良心上总归有些过不去,况且他的这套说辞也有他自己的私心,不想说,也得说。
  “释王子对婚姻之事很是了解嘛?啊?不会是……有了什么心仪的人了吧?”
  “……”
  “多谢提醒,那我也提醒提醒释王子,我听铄罡说,当你每晚入睡时闭眼还要再想想的人,大概,就是你欢喜的人了……告辞。”
  炘绝抬脚,三两步的走出了门,留下樱空释在床间一脸震惊。
  他每晚入睡时还要再想想的人吗……
  烁罡的话,应该都不是真的吧,他那副德行怎会说出这种话来?
  那万一,是真的呢?
  樱空释的手一顿,茶杯倾倒,床褥湿了一片。
  那人,那人,他每晚入睡时还要好生想想的那人,竟是……竟是……
  他爹,他亲爹。
  渊祭。
——TBC



评论(2)

热度(23)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