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东风佳音(祭释/索释/all释)番外(一)魔君渭清

       卡索跟在自己的分灵兽后面,走在这茫茫白雪中。
  幻雪神山边界,风大雪大,艰苦异常。
  可卡索对此,却浑然不觉。
  这外在的严寒,又怎及他心中冰冷?
  不过物是人非,物是人非。
  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大樱树下。
  卡索愣住,这与魔族交界之处,竟也有这清灵的生物吗?
  仔细看这樱花树,好似是在落樱坡。
  卡索停下脚步,从怀中掏出一叶竹笛,在树下找了块空地,轻轻吹奏起来。
  那忧伤的调子,带着异乡人的离愁,在天地间徘徊。
  卡索很伤心。
  那个人终究选择了旁人。
  他还想着,他拼死拼活的许下愿望以后,就能回来好好的对待那人,叫那人心生情感,只属于他。
  可是,那人是心生情感了,但关键是,对象并不是他。
  他那用命换来的愿望,就这样变得轻不可言了。
  那他来这一趟,遭这次罪,是为的什么?
  无奈,还是无奈。
  谁叫这,就是那隐莲所谓的正轨呢?
  笛声持续,震下一片雪花。
  “故人,你很伤心?”
  淡淡的声音从树上传下,吓了卡索一跳。
  “什么人!?”
  从树下猛然起身,卡索高度戒备。
  冰焰族与魔族交界处从不缺小战,他这又是在边境边上,更加不能掉以轻心。
  “你……不是舍弥?”
  舍弥?
  卡索抬头,第一眼,惊艳时光。
  有人在树上慵懒的躺着,那葱茏的雪发盘根错节的搭在树梢上,虽乱却带着别样的美感。
  一身雪纺白衣,瘦削的脸上带着一金色的面具,只留着那好似失去血色的薄唇。
  “释……”
  卡索不相信的又好好看了看。
  可惜不是,这不是,他的那个释。
  单看这气质,有些过于清冽了。
  “……你,本不是这里的人吧。”
  树上的人又发话了,连同声音都带着摄人心魄的寒意。
  “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一个活了很久的人。”
  “你怎么在这?”
  “那你怎么在这?”
  “……”
  “这里很危险,你若是这幻雪神山中的人最好赶紧离开这里。”
  “那我若是这临界之人,该当如何?”
  “你……”
  卡索一时无语,但看这人,却觉不出有甚敌意。
  “若是你跟我以前认识,那不巧,跟魔族一战,我打傻了,还有,现在我不叫舍弥,我叫卡索。”
  “卡索?”
  听到卡索的名字后,那树上之人突然抿嘴一笑,身上的寒意顿减不少。
  “你认识我?”
  “不认识。”
  “那你到底……”
  “你在吹什么曲子?”
  “我……”
  卡索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一叶竹。
  “无故情伤罢了。”
  “你……失恋了?”
  “……”
  卡索心中一抽,他还以为,他足够麻木,麻木到就算被说破心中也不会有何波动,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他果然,还是很在意。

“那你又是在做什么?”
  “……我快死了。”
  “死?”
  卡索惊奇,抬头好生看了看树上之人,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幅死相。
  哪有快死了还这样淡定从容,一副悠闲的?
  “生死大事,不要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
  卡索又细细地看了那人,那淡的快要失去颜色的眸中果真是一片死寂。
  “你……还有什么愿望吗……我可以帮你实现。”
  “你……不问问我是什么人就愿意帮我?”
  卡索闻言,释然一笑。
  “你都快死了,我还怕什么?”
  “……”
  树上之人动了动,飘扬的水袖垂了下来,卡索痴住。
  好像,真的好像。
  仿佛过了很久,那人才慢悠悠的开口。
  “我的愿望啊……可能有些普通。”
  “不会是想来生做一块石头吧。”
  卡索难得调笑。
  “呵,倒也没这么普通,只是希望……”
  树上那人目光放远,好似在诉说一千年心事般,语气悠悠。
  “来生投做一普通人家,做一普通孩子,安安稳稳的过活一生。”
  “……”
  望着那树上之人的动作,卡索心底一笑。
  他的这个愿望,可真是奢侈。
  有些人命该动荡,任是谁都不可阻挡,他还想做个普通人呢,他也许过愿望,可后来怎样?怎样呢?
  这来生做个普通人,太奢侈,太奢侈。
  “但愿吧……呃,喂……”
  等卡索再次想和那人搭话时却发现那人好像睡着了,身上斑斑点点,好似光在树下的投影。
  这是……
  卡索垂目,那人的确要死了。
  “我都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呢……”
  此话一出,空气的中温度突然骤降,风大的直逼的卡索睁不开眼睛。在他耳边,好像传来一股热气,寡淡的声音一如那人之姿。
  “渭清。”
  渭清?
  卡索脑中飞快运转,这该不会是,是那人的名字吧……
  隐约的看着树上那人消息不见,卡索起身返回营地,他在今天,竟是给一个毫不知情的人,送了终。
  “卡索将军你可回来了,大伙都等着你吃酒呢!”
  “是啊是啊!”
  被一群人簇拥着,卡索来到这熊熊的篝火前,吞下一口烈酒,身上便暖和了许多。
  “这魔族也是安静啊!自从上次卡索将军给了他们一个教训就没问我敢惹事!”
  “对啊对啊!那魔君怕是被打怕了吧!”
  “就是就是!卡索将军果然威武!!”
  “哪里哪里……”
  卡索推辞,碗中的酒却从未断过。
  “这魔君渭清也真是啊,可辜负了那一身姿了。”
  魔君?渭清?
  卡索手一顿,酒撒一桌。
  “卡索将军?”
  下属相继关怀的问来。
  “那魔君……叫什么?”
  “渭清啊,将军,这可是咱们的死对头,您忘啦?!”
  渭清,那魔君叫,渭清。
  可那人,不就是刚刚……
  卡索放下手中酒碗,默默地走到营帐之外。
  外头的雪格外的大,一伦孤月挂于空中,气氛凄凉。
  渭清。
  卡索想着那树上的身姿,突然心头一暖。
  事情还没有结束,那幻雪神山好似在召唤,他会回去,他依旧会回去,因为那里,他好像需要参与一个将来的故事,因为那里,他好像更需要……
  见证一段传奇。
  ——TBC

评论(9)

热度(21)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