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东风佳音(主祭释|索释|all释?)45完结篇

(四十五)东风
  
  幻雪神山,天宫。
  樱空释坐在这最高的位置上,手起笔落,不停地处理着各界的事物。
  距离那场大战,已过去三月。
  这三个月里,发生了很多。
  卡索主动请缨去镇守边土,樱空释明白卡索用意,离这伤心之地,越远越好。
  辽溅和潮涯有了自己的熊孩子,至于以后想要多少,目前还在筹划中。
  皇柝看上了一个名叫月神的女子,现在正处于狂追模式,到底那女子有没有答应,尚无确切消息。
  就连他自己,也发生了很多。
  从以前的政务白菜到现在的游刃有余,他也终于体会到,他爹坐这位置的不易。
  可唯一没有发生的,还是他爹的醒来。
  三月,整整三月,他现在只要一有空便往千灵族跑,去守着他爹的洞口,以防有人作乱。
  可是,这三个月来,他爹就像睡不醒一样,直直地躺在石床上,纹丝不动。
  他等啊等,等啊等。
  着急又心累。
  虽然他知道,三个月,并不长,他早就做好了长年等待的准备,可是,他还是这样的迫不及待。
  甚至是某一时间,他觉得,他爹可能真的醒不过来了。
  而他的一泪石,被他制成了吊坠挂在胸前,里面的鱼就好像为了响应他的心情一样,停止了生长,有时候一整天,都不愿意动。
  不知又处理了多少事务,樱空释直了直酸痛的腰,起身收拾了一下,又向千灵族奔去。
  即便他知道,这一次他可能又会落空,可是他还是想去尝试。
  万一,万一呢。
  千灵族,山洞内。
  樱空释守着渊祭,已经坐了大半天。
  同往常一样,他爹还是没有醒来。
  “这些天,儿臣一直在纠结一件事。”
  樱空释伸手,轻抚渊祭容颜。
  “您说这孩子如果真的能顺利出来,该叫什么好呢?”
  沉默,没人回应。
  樱空释歪头又想了想,一下笑出声来。
  “您说,他该叫我们什么好呢?”
  “……”
  樱空释手指向下,摸到渊祭喉咙处。
  “这个……爷爷?”
  态度有些扭曲的,樱空释实在想象不出渊祭被叫爷爷时的表情。
  “那我……”
  母亲?父王?
  一想到这,樱空释的脸“刷——”的红了。
  这乱糟糟的,都什么跟什么?
  手刚要向下移,樱空释便瞅见了渊祭的耳朵。
  上上次醉酒的仇,可还在他心里惦记着呢。
  “呵……”
  樱空释扣起中指,“啪啪”的弹了两下渊祭的耳朵。
  没反应,那躺着的人还是没反应。
  再次扣起中指,樱空释又弹了弹渊祭另一只耳朵。
  他好像,弹上了瘾。
  反正他爹现在也没什么知觉,闭关期间他的这点打扰应该也不碍事。
  樱空释仔细看着他爹,寻思着下一个地方,该弹向哪里。
  有些显眼的,樱空释看准了他爹那光洁的额头,心中升起一股子邪恶。
  “啪——”
  樱空释狠狠一弹,对着渊祭的脑门,弹的响亮。
  手一顿,樱空释没想到会弹这么重,心虚地望了他爹一眼。
  他爹依旧没什么反应。
  樱空释的胆子更大了。
  一路弹向下,弹过他爹的【】喉【】结弹过他爹的腹部,一直谈弹到,那处。
  樱空释心中一慌,抬眼又好好看了看他爹一眼。
  没动静。
  “……”
  樱空释咽了咽口水,手心紧张的出了汗。
  没事的,没事的。
  刚刚那么用力都没见他爹有何反应,这里,他就轻轻地,轻轻的——
  “啪——”
  樱空释对着渊祭那足以让自己【[yu】仙【【yu】】死的地方,一下弹了过去。

半响。
  樱空释后悔了,他下手真是越来来不知轻重了。
  这万一给【【zhe】】腾坏了,那他不就……
  脸烧的难受,樱空释保持着这弹人的【】zi【】势,一抬头。
  “……”
  “……”
  “……”
  “……”
  请问这世间,有什么词语可以表达他现在全部的心情。
  惊讶,不解,开心,快乐,尴尬,害怕……
  汇集这大千世界的词语好像都不能足以好好表达。
  他想哭,他又想笑。
  那所谓的万一,在今天,终于万一了。
  他本想等他爹醒来,给他爹一个完美的笑容。
  可是,为什么。
  现在的他,zi势是很完美,但怎么看,都透着股猥琐。
  “你——”
  渊祭一醒来,就看见他孩子,扣着中zhi,对着他那处,“蓄势待发”。
  “您怎么醒了?”
  渊祭皱眉,这孩子话说的,他怎么醒了?他难道不应该马上醒来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您怎么这时候醒了,我……”
  意识到自己的口误,樱空释激动的有些慌乱。
  不是,不是,他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不想这个样子的。
  “我怎么这时候醒了?”
  渊祭眉皱的更深了,他这时候不醒那他什么时候醒?
  “不是,不是,父王,儿臣的意思是……”
  百口莫辩,樱空释又急又羞。
  “你趁为父不在……可是做了些好事?”
  渊祭坐起身来,三月未动,他的关节有些迟钝,但他的感觉却依旧灵敏。
  这额头,怎么疼的这样厉害。
  “……父王……”
  樱空释垂一次头去,整理了下心情,猛的又抬了起来。
  “欢迎醒来。”
  一张大大的笑脸,充斥着暖暖的阳光在渊祭眼前绽开。
  樱空释嘴咧的很大,笑的格外质朴。
  这才是,他想见到他爹时,该有的样子。
  “……”
  渊祭也是唇角一扬,却伸手一下捏住了樱空释的下巴。
  依旧是那熟悉的魅惑,只是这其中更添了几丝陈年美酿的风情。
  “你刚刚,再干什么?”
  “……”
  他想装看不见,可有人就偏爱看得见。
  他当然不知道,当渊祭看着他pa在自己那处时,视觉是有多么冲ji。
  “儿臣……儿臣……”
  “快说!”
  下巴一痛,樱空释感觉这下颌骨都快被捏掉了。
  “不想说?呵……”
  渊祭精明一笑,突然起shen,一下抓住樱空释。
  完了,完了。
  他爹该不会是又要那样吧……
  天旋地转,樱空释转眼间已处于渊祭shen下。
  “您干什么?!”
  “我干什么?干你想干的事啊!”
  “那您干嘛脱我衣服!?”
  “不tuo你衣服那要怎么gan!?”
  渊祭胡乱地【】jie着樱空释身上的扣子,他孩子都把他tan的兴起了,这该怎么收手?
  “赶紧,赶紧把尾巴变出来,快点!”
  “父,父王?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有尾巴……”
  “废话,你爹我还没稀罕够呢!”
  有些粗暴的一下扯开樱空释的衣服,这才刚露出半个胸来,渊祭猴急的立马低头,将那【】chan【】巍【】巍的红【】rui【】【】han住。
  “父王?!”
  他爹这才刚醒啊!怎么就突然来了这等兴致。
  樱空释刚想zheng扎,渊祭的weng又悉数落在chun上,他那一片抱怨之声,全部化作细细的shen吟,掩埋在这山洞之中。
  今天真好。
  他爹醒来,他刚好就在身边。
  虽然这见面礼着实有些尴尬,但如果早这样,他爹会不会早就醒来?
  不管了,反正,未来的路还长,他还要和他爹,一起养宝宝,一起建小家。
  樱空释满心溢着幸福,一抬腿,化出了一条鱼尾。
  山洞中,又是一片璇漪。
  上古有莲,曾预言。
  那幻雪神山之主会爱上他的孩子。
  但这,会成为他的弱点,幻雪神山等皆因此落难。
  可这莲,还没来得及再预言一句便被那心急的尊主给打了回去。
  至于那最后到底预言了什么,已无从考证。
  但却仍留下一版本,载着这祥瑞的东风,供世人饭后茶谈,得以娱乐。
  那尊主和他那孩子的以后,会很好很好,很好很好。
  ——END——


评论(8)

热度(29)

  1. liangchenmeijing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了此文字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