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东风佳音(主祭释|索释|all释?)43、44

(四十三)前夕
  
  一时激昂过后,终归了平静,众人各出奇招,暂时先控制了焚心果,叫它不复发作,樱空释也遂了渊祭,只等吸入那日的到来。
  虽然近日战事告急,火燚开始加快侵略节奏,但也不妨碍父子俩天天腻在一起,一起商讨对策,一起排兵布阵,渊祭教的尽心,樱空释学的用心。
  空闲的时候,樱空释去找过卡索,可惜卡索每次都留给他一个擦剑的背影,让他不敢上去打扰。
  有些事,就像他爹说的,总要给你想通的时间。
  临近那日时,人鱼圣尊来了。
  再看完樱空释的一泪石后,那长年端庄优雅的老女人竟也是脸一红,问起二人以为这是什么,渊祭得意回了句“宝宝”惹得人鱼圣尊脸又是一红,可一旁的樱空释不对劲了,拉过人鱼圣尊,说起了悄悄话。
  他是条雄鱼,且不说能不能从体内受精产卵,单就这从眼泪里出来的就可以成为宝宝,这是不是太过天方夜谭了?
  可人鱼圣尊告诉他,这种事情的发生,不是没有可能。
  在成千上万条雄性鱼类中,总有那么几条特立独行,就算他们和雌性交尾,他们也会流下一泪石,雌性受孕得子,而他们一泪石中的鱼,也得算是他们的孩子。
  不过上天是公平的,得宝宝容易,养宝宝难,圣尊将那养成之法说与了樱空释听,樱空释羞的好几日没敢和渊祭说话。
  太平日子已过,那日,还是来了。
  但事情进行的非常顺利,在所有人以为会惊心动魄,艰险异常时,渊祭对这樱空释嘴,一下便把那焚心果吸入腹中,结束了过渡。
  “好了,都退了吧,本尊要找地方闭关了。”
  众人见已无事,起身都退了出去。
  樱空释随后跟着渊祭,来到了千灵族一处格外隐匿的地方。
  一个钟灵毓秀的山洞。
  他爹这是要冬眠吗,还挑了这么个好地方。
  “闭关需要清净,当然需要好地方了。”
  似是看出了樱空释心中所想,渊祭调笑,拉着樱空释坐到最里面的石床上。
  “坐这。”
  渊祭拍了拍更近处的位置。
  “您是……想说什么吗?”
  樱空释总觉得,自他爹吸入焚心果以后,老是欲言又止,因着旁人在侧不好言明,今下里外无人,可是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也没什么,很早之前的事了……”
  “那是……?”
  “呃……你可知为父那时拒绝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樱空释这才恍惚想起,那时他爹只给了他个的“让我想想”等模糊的答案将他糊弄了过去,就拒绝的具体原因,他还真不清楚。
  但就依他爹的性子,定不是再想些世俗。
  “该不会是……在想那个预言吧……”
  渊祭金眸一眯,笑出声来。
  “哎呦呵,跟着为父学了这么些天,到底是长进了。”
  “……”
  “是啊,是因为那预言。”
  渊祭盘腿而坐,正对樱空释
  “怎么现在想起跟儿臣说了?”
  “……”
  渊祭打住,他怕,他怕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他得说明白,总不能又叫他孩子再糊里糊涂的等着他。
  “那预言说,为父会欢喜上自己的子嗣。”
  “哦?”
  “但关键预言还说,如果这样,幻雪神山将会重创。”
  “……”
  樱空释立刻明白,那之前所谓冷漠无视,拒绝拖延,现下看来,都有了合适的理由。
  “那您现在不怕了?”
  “啊……还怕呐,不过跟你在一起的话,就不怕了。”
  樱空释心跳一乱,连带着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跟他在一起,就有一起去抗衡的信心与决心了吗……
  “……那您可一定要醒过来,看儿臣胜利归来。”
  “这个……”
  这个,渊祭还真不敢打保票,他其实……

“你还没告诉为父人鱼圣尊都给你说了什么?”
  “等您醒来我再告诉您。”
  “……好,好了,为父要闭关了……你……”
  渊祭还是不放心,真不知道他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
  “等为父入关以后,行军打仗有什么不明白的多问问辽溅和星旧。”
  “儿臣明白。”
  “回幻雪神山后去找找奇拉,他个叛徒可能还知道些什么。”
  “嗯……”
  “你和卡索一起迎敌,不到逼不得已不可分开。”
  “……”
  “还有……”
  “父王?”
  他爹反常樱空释明白,上次他入星旧梦时他爹也是这般,可依他爹的实力,闭关醒来就这么困难?还是说,有什么是他根本就不知道的?
  “为父就是……”
  “儿臣不管您怎样,总之您只需要知道,您若醒不过来,这玩意儿……”
  樱空释说着,从手里拿出自己的一泪石。
  “我说,我说,你慢点——”
  渊祭看樱空释把自己的一泪石拿的不经意,心中一急,生怕再给摔了去。
  “这玩意儿也活不了。”
  语毕,樱空释侧身望着渊祭。
  “……”
  渊祭不语,却也同样望着樱空释。
  随即渊祭低头,沉沉地笑了起来。
  他孩子,可是找到了个降住他的好物。
  “好。”
  “您闭关吧,不打扰您了。”
  樱空释起身,从石床上下来,慢慢朝外面走去。
  “释……”
  渊祭低唤一声,樱空释顿住脚步。
  “……”
  “再叫声爹爹听听。”
  “……”
  仔细盯着樱空释,见樱空释没啥反应,渊祭自叹一口气,盘腿调息,准备闭关。
  这刚闭上眼——
  “祭。”
  渊祭心肝猛的一颤,一下睁开双眼。
  “呵——”
  抿嘴一笑,渊祭又恢复了以往的狂妄。
  祭,他孩子,叫他,祭。
  他没想过他的名字原来也可以被唤的这样好听。
  再次合上眼,渊祭放心的开始闭关化解。
  有时候,他们给对方的支撑,很简单,没有详述的描写,没有复杂的修饰。
  就像现在,他孩子给他的,足以让他再一次无畏艰险的勇气。
  温柔一声,他的名字。
  祭。

  ——TBC

(四十四)大战,落幕
  
  幻雪神山。
  剑拔弩张,气氛紧张。
  樱空释和卡索一身战甲,立于山峰之颠。
  对面,是一身热烈的火族战士。
  只是,当樱空释身后的潮涯看着他们身着蚕丝背心时,眉目舒展,扬起一抹更为自信的笑容。
  他们的王子,当真是长了些心眼啊。
  这一个个穿的蚕丝背心,在遇无尽海水之后都会慢慢收紧,现在是不觉什么,只怕到那开战之时,胸腔都会被挤的喘不上气吧。
  “释,要开始了。”
  卡索面目严肃,握紧了手中的弑神剑。
  “嗯。”
  樱空释苦笑,此刻他的手中,赫然也握着把弑神剑。
  “释……”
  卡索刚要分神,这战斗的号角便吹响了。
  樱空释一声令下,雪山之颠,一群黑压压的人瞬间涌下,朝着那对面的热烈,不断进发。
  樱空释同样飞身而下,杀的激烈。
  他其实,快疯了。
  他想发泄,用他手中的这把弑神剑。
  他爹为了这胜利,为了对抗那传说中的天意,不惜丧失自己一半的元气去取这弑神剑,而他,却单纯的以为,只要他们同心,便无所阻挡,不可匹敌。
  他太幼稚了。
  战前时他还在想,他爹为何那样担忧醒来,现在,他都明白了。
  少了一半的元气,又要抽身去化解那万恶的毒素,能醒来,不知要猴年马月。
  “释!?”
  卡索跟在樱空释身后,看着他弟弟那疯狂的模样,心中一痛。
  这另一把弑神剑,是渊祭取来后交给他要他再转交给樱空释的,只是在交于樱空释前,渊祭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他,要等他闭关以后,要等他闭关以后。
  他是这样做了,可他弟弟,却愤怒了。
  扔下一句“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转身与他冷战到现在。
  “释你小心啊!”
  反转手腕,卡索耍了个剑花,替樱空释挡住一剑。
  “冷静些。”
  这是打仗,容不得胡思乱想,就凭他弟弟现在这乱杀一通的架势,体力不一会儿就会被用光。
  “冷静些?”
  在樱空释愣神的时候,卡索又替樱空释挡了一剑。
  “对。”
  樱空释望了望卡索,又望了望对面一直观战的火燚,转身飞向了对面。
  火燚知道樱空释一定会拿着弑神剑找上门来,所以他早有准备,可当他看到樱空释身后的卡索也是手握一柄重剑时,不由地好好擦了擦眼睛。
  这哪里是一把弑神剑,这明摆着的,是两把啊!
  到底是他的情报有误还是有人从中作梗他已无暇考虑,权杖一挥,开始迎战。
  “你果然——”
  樱空释飞到火燚身边时,四下看了看,全身一凉。
  他的那些故人,竟是一个都不在。
  一个,都不在。
紧了紧手中的弑神剑,樱空释愈发愤怒。
  虎毒不食子,虎毒不食子啊!
  “呵,樱空释!就算你们有这弑神剑又怎样?老子一身元气还怕你们不成!?”
  火燚姿态已是疯狂,再加上这体内源源不断的元气,模样更加狰狞,周身烈火燃烧,逼得樱空释和卡索不得近身而去。
  熊熊的火光烧满整个山颠,卡索依稀觉得,他好像回到了以前,回到了那一开始的开端。
  或许冰火大战,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结束。
  那他的拼尽全力所的这个愿望,到底,算许了些什么?
  “哥!你我轮流来!”
  抓不准卡索的节奏,樱空释大吼一声,他哥还叫他小心,怎么一见到火燚,自己就先分神了呢?
  “怎么不见你们的援兵?啊?樱空释?是不是都在家修整,来不了了啊?!”
  “你——废话真多!”
  无视火燚挑衅,樱空释挥剑而上。

火燚说的没有错,他们,没有援兵。
  单纯的火族与冰焰族的战争。
  火燚心眼多,早先把寻梦族弄的人心迷乱倒现在星旧还在帮族民缓神,又接着把千灵族最适合战斗的飞鹰一个个烧的难以飞行,千灵族少了战斗利器不得不依靠熊族来以保护,皇柝那更是弱不堪言,区区凡人之姿已是自身难保,不来幻雪神山趟这浑水就算帮忙,单论援兵,他们真没有。
  可是……
  樱空释和卡索持续发力,攻击的愈发顺手。
  他们什么时候需要过援兵了?
  他火族战士能打能斗就不许他们冰焰族战士骁勇善战了?
  笑话,当真笑话。
  “你们——”
  火燚胸口突然一紧,连带着动作都有些不太顺畅。
  “怎么,现在感觉难受了?”
  “樱空释?!”
  火燚退到一旁,大声喘气。
  “凡事不能只靠武力,还要多长长心眼,这还是,您教的呢。”
  樱空释左脸一片血渍,笑得残忍。
  这战事,一开始,就是某些人的不自量力。
  “火燚,你受死吧!”
  “释!?”
  卡索惊呼,跟着樱空释,招招刺向火燚的要害之处。
  樱空释攻的很快,那种宣泄情绪的盲目再次出现,他不管之前的套路节奏,不管卡索配合的辛苦艰难,他只要一个结果。
  要不是因为火燚,他父王,他的那些故人,连带着那预言,怎会通通出现扰乱他的生活,粉碎他的梦境,打破他的幻想,他现在,只要一个结果,只要一个结果,他要火燚死,他要火燚死!
  攻率越来越快,越来越来快,火燚没想到一个人发起疯来会比他还要痴狂!
  他跟不上了,他跟不上了。
  “火燚!拿命来!!!”
  樱空释一声嘶吼,扬剑而去!
  “噗呲——”一声,好似雪落枝头之声,又好似胸膛被穿破之声。
  一切,仿佛瞬间平静。
  樱空释和卡索,一前一后,一人一把弑神剑,同时刺破了火燚的胸膛。
  幻雪神山,又开始飘起了鹅毛雪花,熄灭了满山的火光,掩盖了一地的血迹。
  这场战争,就这样,在毫无悬念的情况下,悄然落幕了。
  ——TBC


评论

热度(25)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