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最讨厌哥哥了,哥哥是笨蛋”面面啊,夜尊大人,快去找这些普通人的麻烦

橡树洞:

He knows 第十一章 最后一章,还有一个平行宇宙的番外,会收录在本子里当一个彩蛋!之后也会在网上放出的~!本子预售2月18号结束,预售地址:点我收获爱情  

上一章地址:点我收获爱情

哈哈哈哈评论真的是没眼看 什么叫边干边吃 长大了也一样😂😂😂

橡树洞:

昨天被空巢老师的小鬼王和昆仑萌了一整天的产物!萌Die!

原文地址:http://cuteguysnextdoor.lofter.com/post/490018_1c5e8440d

【巍澜】妖怪(发烧+胃疼+冷战番外)中

其叶菁菁:

又加了一个胃疼梗


这次怎么越虐越爽,是不是上篇写的太甜了……


————————————


赵云澜下楼快速地走向经常去的一家小店,穿过小巷的时候,冷风打进透风的毛衣,吹得清醒了一点,自然而然就想明白了沈巍这样做的用意,无非就是看他热的难受,想让他舒服点儿罢了。




想通了这点,赵云澜一时生气也不是难过也不是,一口气堵在胸口里不上不下的,想到昨夜沈巍肯定又冷到蜷起来的身躯,心里顿顿的疼。




他毫不怀疑自己能接住沈巍沉甸甸的情谊,只是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才好。




想着想着就到了店铺朴素的招牌前,他吸了吸被冻红的鼻子,刚走进去就接到了大妈的热情招呼。




他僵硬地扯出个笑脸,抵过了一阵嘘寒问暖又向大妈虚心的讨教了病人该有的饮食,然后提着一桶热粥和几碟青菜赶回家去。




沈巍被赵云澜摔门后看着床头柜上的药片倒生出了一点点委屈,他也知道自己总是惹赵云澜生气,还得麻烦他在气头上照顾自己,可是不这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对赵云澜好。




旁观赵云澜生生世世的一万年,沈巍早就习惯了毫无顾忌的付出,在此之前赵云澜从没发现过他的存在,偶尔见上几面也都是匆匆几语就别过。他暗地里为赵云澜做的,无论是不是委屈了自己,都能在那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铺好路,看着他顺风顺水地过完一世又一世。




因此,当赵云澜对他这种自我牺牲式的付出产生质疑的时候,他虽然隐约懂得原因,却也改不了这种万年养成的习惯和堆积起来的感情。




他伸手拿过已经微微有些凉了的水和药片,抱着让自己尽早好起来的心里一下子吞了三四片下去,不知道是脑子被烧得不太给使还是他低估了现在自己胃的敏感程度,总之人神俱畏的斩魂使大人就这样达成了作死的第二大步。




赵云澜回家本来想先来几个脸色给人点儿教训,然后再抱到怀里亲亲搂搂,推开门却看到掀开的被子和空荡荡的床铺,哪里还有沈巍的人影?




这家伙不会是出去找他了吧?这外面寒冬腊月的……




他想到这儿就冷静不下来了,悬着一颗心找遍了家,在快要暴走的时候终于看到关着的厕所门底下透出来微弱的亮光。




门没锁,被他狠狠的一拽直接磕到墙上,撞得墙壁都抖了几抖。




赵云澜急忙往门里望去,一眼就看到跪在马桶边上的沈巍。他右手撑着马桶边,左手死死地抓着胃前的衣服,全身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抖着,脸上因为发烧而泛起来的红色也尽数褪去,只剩下白到透明的脸色和喉咙里止不住溢出来的干呕声。




赵云澜立马冲上去把他扶住,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沈巍没吃东西,吐也吐不出什么来,到最后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干咳,在赵云澜怀里一抖一抖的,他额头上粘了几缕被冷汗打湿的碎发,再加上干裂开的嘴唇上渗出的丝丝血迹,真可谓是怎么看怎么可怜。




赵云澜在他背上轻轻抚着,腾出一只手来把他自残一样狠狠怼在胃部的拳头拉下来握在手里,“胃是吗,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没有?”




沈巍本来想抬头说没有,但身体实在使不出一点力气,胃里像被装了个自动钻子,疼得话也说不出来。




赵云澜见状也不再问,直接把他抱起来放回床上,自己也躺下去,拉过被子把两个人一起裹住。




他把沈巍抱在怀里,头顶在沈巍发顶上,拉着他的手环住自己,再去一下一下的轻轻拍他后背。




“你说说你,我就去买个饭的功夫……”赵云澜感觉到沈巍紧紧攥着他后背的衣服,恨不得把刚刚冲动的自己暴打一顿。




两个人维持了很久这样的姿势,直到沈巍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了,赵云澜才稍微拉开一点距离,看着他被水汽熏得朦朦胧胧的眼睛,“怎么疼成这样,吃什么东西了吗?”




沈巍刚缓过神来,老老实实的在他胸口闷闷地答到:“退烧药……”




“几片?”




“……两,两片。”




上方射下来审视的眼神。




“三,三四片吧……”




赵云澜刚灭的火气又像被浇了把油一样窜了上来,他坐起来指着沈巍,“你这么大的人,连常识都没有吗?!你现在这种状况又连饭都没吃,怎么,把药当饭了!折腾不死自己是不是?!”




沈巍听着赵云澜的训斥,却是实打实的委屈了。他本想着人类的药物或许对现在的自己有点儿用处,不想让赵云澜继续担心下去才多吃了点,药量什么的真没顾忌。




他抬起红红的眼睛,赵云澜却转过身不去看他,故技重施,把刚刚扔在茶几上的早饭用微波炉转了,啪的一下放在床头上就走,只不过这次没出门,只是闷闷地坐在沙发上。




沈巍在那边躺了一会儿就起来小口的喝粥,吃完了又自觉地躺回去,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几个小时,直到特调处的人来敲门,赵云澜才想起来前一天叫他们来报告总结加吃火锅的事情。




林静老楚和祝红把这件事定性成冷战后,本着两口子吵架外人管不了,昆仑君和斩魂使吵架三界都管不了这一原则,拉着还不明所以的郭长城就往外逃,临走还不忘说一句:“食材我们带走了,哪天想吃再叫我们哈!”




赵云澜在他们走后看了看已经黑得浓稠的夜色,把屋里的灯都关了,看也不看沈巍,只留下一句干巴巴的“睡觉”。




从挂在旁边的包里摸出一盒烟,他轻车熟路地抽出一根点着了,吸了一口,转身走到阳台上才慢慢把烟吐出来。




浅灰色的烟雾铺在赵云澜眼前,把夜幕里点点华灯都熏染得不现实,然后很快就被风吹走,除了有些呛人的味道之外再不留痕迹。




赵云澜一连抽了两根才回到屋里,也不换衣服,就往沙发上一趟睁着眼睛看天花板。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闹什么,只是看见沈巍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自己气不打一处来而已。之前他曾经苦口婆心的劝人有什么事儿都要和自己说,可沈巍却只知道答应不知道做,完全一副我知道错了但绝对不改的架势。




所以在想好怎么把他这个毛病改过来之前,赵云澜只想先冷几天,稍微给点儿教训也是好的。




可是事实证明,他和沈巍生气确实气不过一天,因为还没过一个小时,他就听见本来躺着床上的人踏着拖鞋慢慢走过来的声音。




“过去睡吧。”沈巍的声音哑哑的,没什么底气,却意外的清明。




赵云澜坐起来看到他披着毯子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脸颊上又恢复了发烧时的红,说完这句就低着头不吱声了。




“你呢?”




“我……睡不着,想来坐一会儿。”沈巍说完就自顾自的走过去,坐在沙发的另一端,背没有挺直,加上身上厚重的毯子,看起来就像在沙发角缩成一团。




他刚刚喝完粥胃里也不怎么舒服,不过好歹不那么疼了,发烧的无力感又涌上来,周身泛着冷,连着对赵云澜不理他这件事的胡思乱想,脑袋和心口都闷得慌,在床上越躺越难受,实在扛不住了才下来走走,正好让赵云澜去床上休息。




“是不是难受得狠了?”赵云澜看着他缩在那里的样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话语也不禁软了下来。




沈巍闻言没有回答,却微微笑了一下,挂在他那张病容上也不是很好看,他只觉得赵云澜怎么说还都是关心他的,不由得感到一阵满足。




赵云澜借着月光看清了他因为生病而发红的眼眶,由苍白嘴唇勾起的苦笑,和又紧了紧毯子的手,突然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东西。


————————————


药量什么的是我编的哈哈


请大家尽情评论我催我激励我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想转圈圈🤣🤣🤣🤣

大梦初醒一场空:

爱的魔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大梦初醒一场空:

完整版剧情:
沈半仙换马甲戏弄娇妻
小澜孩蒙羞怯在线自闭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该把那些破典籍烧了🤣🤣🤣🤣

大梦初醒一场空:

把昨天的小故事完善一下
《都是典籍惹的祸》

这是一个 求文/推文 帖!杂食,巍澜,澜巍都吃,前提不ooc

掉坑也有几个月了吧,我觉得巍澜精品的文不多…论坛体,ooc,占了一半…秉持着有的看就不错了良好心态,澜巍写的好的我也看吧…反正清水的话就破个案调个情,巍澜/澜巍 影响不大的吧? 

所以姐妹们能给我推些好看的文吗?要求:非论坛体,非ABO,不ooc,不要有生子和流产等情节…(我知道要求比较多,活该我饿死🤷🏻‍♀️)

为表诚意我自己先推几篇

【巍澜】领导怀孕了怎么办

写的超可爱啊,而且怀的双胞胎,老赵对外宣称是沈巍怀的,特调处那群八卦的人最后还是知道了……

http://tamago.lofter.com/post/1d113c53_eea6e624


【巍澜】惊喜 (领导怀孕了怎么办的番外篇,写的超赞!!!)

有没有人想看赵云澜变长发勾引巍巍的????他不但变了,还cos昆仑君!!!!!!

http://tamago.lofter.com/post/1d113c53_12b91e390


【巍澜衍生】深渊   (黑帮巍X卧底澜HE向同人文)

卧底澜孩被腹黑巍用苦肉计套路变节的故事,一共四章,短小精干,澜澜永远逃不出腹黑巍的手掌心哈哈哈哈!!作者还出了同人视频!!!

http://baiyuefucha.lofter.com/post/1fc38bd4_ef4940b1?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巍澜/AU/虐沈巍】也许我会死于今晚(一)

(❶篇幅不定❷杀手X老师❸拖油瓶小面面出没)

http://loverofjj.lofter.com/post/1d0fb089_12b3d02ca?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巍澜】小狐狸驯养计划(娱乐圈甜文,沈教授很辣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http://thewatermelonisnotsweet.lofter.com/post/1fd71829_12a5dd6c4


【澜巍】沈巍五次否认自己生病,一次他没有(PTSD,虐向)

http://notgonawork.lofter.com/post/254361_eef0595b


【巍澜】你别皱眉,我这就走(娱乐圈文,芝麻汤圆巍,先虐后甜?)

http://loverofjj.lofter.com/post/1d0fb089_efc2555f


【巍澜】解决家庭矛盾的一千种示范(欢乐,沙雕?)

http://zhongnanheyou885.lofter.com/post/1e5abb74_eeaec2de

【巍澜】沈面面的命题作文(甜饼,不好笑不要钱)

私设面面是巍澜婚后澜澜无聊学女娲造人做了个和沈巍一模一样的小孩

http://kameann1990.lofter.com/post/1cfd9f30_eff370ce


感谢小可爱推文:

http://nicho-lee.lofter.com/post/1cb2fe71_ef68ac64  这篇澜巍的,小巍失明梗,最后HE了,满足了不ooc,清水的要求~


【巍澜】再穷也要谈恋爱(穷人沈巍X财神赵云澜)

看标题就知道了,神级沙雕。。笑到床抖动的那种。。。

http://dongpeilier.lofter.com/post/1fa42d9d_12c02b41a


————内什么我解释一下吧————

不是说论坛体不好,就是我觉得论坛体看个一两篇还行吧,看多了大同小异。

ABO写的好我偶尔也吃的……(对我来说好的标准就是紧扣原著人物性格)

生子写的好的也看吧……不过真的雷一直生子流产啥的偏女性化的感觉(有人懂我的感受吗……)

床上的事我觉得互攻都OK的……偶尔反攻一次可以的…


评论区火药味有点重呀,我能说的都说完了,像我种两边都吃的也不少吧,只不过我有点高调了???想起前两天呀微博上看到的一个梗:别老和我bb什么欧美那边都萌互攻,我们中国人是拆逆死ok? ​🤣🤣🤣

有毒,沈巍的表情也是没谁了????

大梦初醒一场空:

龙城最惨小猫咪,遛个弯把主人送出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腹黑巍我的心头好 甘愿被催眠@枪枪 

大梦初醒一场空:

#重度ooc预警#慎入
红姐从热烈倒追到沉迷磕cp的原因推断
一个猜测,可能不对

小舅子不好惹(6/6)

糖醋小萝卜:

最后一发 超长夜用

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给我个回复吧!

哪怕是批评我写的不好也行啊……
(如果真的要批评还请委婉点)

不要让我在单机中,发出小郭的哭声……

救救孩子吧!

———————————————————

谁也没有想到沈巍会这么快就找来。

夜尊将赵云澜定住,隐匿其气息,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将他摆在一边,欺负沈巍看不见。

赵云澜眼睛都快瞪掉了,却也不能激起半分涟漪,哪怕是睫毛也不曾掉下一根。

果然沈巍伫立在大封前,几乎与赵云澜面对面,也仍然没有发现。

虽然地星有了阳光,但依旧被黑暗笼罩的大封没有时间观念,赵云澜也不知道沈巍奔波了多久,原本苍白的脸色现在已然毫无血色,这样更显的他唇上的鲜红尤其突兀。

赵云澜在心里又将沈巍痛骂了一遍,这混蛋不折腾自己活不下去是不是?

“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夜尊假装懵懂无知的小白兔,“你怎么会来我这里?”

沈巍微微抬眼,晃了晃便一头栽了下去。

赵云澜心都要跳出来了,却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反应。

好在夜尊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无力的沈巍,搀着他坐下,沈巍平复了一会呼吸,好半天才开口,声音哑的像吞过沙子,“赵云澜不见了……”

赵云澜被夜尊封住,以为自己在夜尊这里不过几个小时,事实上他已经失踪三天了。

沈巍以为赵云澜生他的气不肯回家,结果人连特调处也没去,这就很不合理了。第一天沈巍还可以当赵云澜故意躲他,可是第二天第三天赵云澜依旧没有出现,沈巍就真的坐不住了。

特调处,海星鉴,星督局,蛇村,地星酒吧甚至是地君殿,沈巍去了赵云澜可能会去的每个地方,可他连赵云澜的一丝气息都没有捕捉到。

“呵,”夜尊放开沈巍,坐在一旁冷笑,“所以你强行重启你们的生命链接,你找到他了?”

沈巍有些落寞的摇摇头,“我只能勉强感知了一下,确定他现在还很安全。”

“只是感知一下你就虚弱到这种地步,沈巍啊沈巍,我的好哥哥,你要逞强可以,但是能不能别带上我?”夜尊释放出一丝黑能量,看它在指尖如精灵般舞蹈,“你可曾想过,现在我们的能量也是共享的,如果你死去或者重伤,我可是要给你陪葬的。”

沈巍有些紧张的抬头,虚虚的望向夜尊的方向,“不会,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的。”

夜尊对此非常不屑,“屁话。”

沈巍再次低下头,绞着手指,像个犯错的学生,“对不起。”

夜尊冷笑,“这是哪一场戏?”

“在家里的时候我对你很冷淡。”

“不需要,你是故意想要赶我走,怕被赵云澜发现你与我建立了能量链接,我都明白。”

沈巍抚上夜尊的长发,“那也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夭寿了。本来应该心急如焚的赵云澜却飘忽着胡思乱想,我家小巍弟控的样子怎么这么好看。

夜尊扁了扁嘴,将手里的黑能量缓缓与沈巍相连,赵云澜惊讶的发现,沈巍的面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取而代之的是夜尊的面色白了白,身体瞬间有些透明,但转瞬即逝,“可是我的傻哥哥,以你的身体状况,你觉得你能瞒住赵云澜多久?”

沈巍挫败的叹气,“瞒不住,他都知道了。”

夜尊切了一声,心想那傻叉才不知道,都是我告诉他的。

诶?我好像干了一件蠢事……

“可以了。”沈巍在夜尊走神的时候,挥手斩断他们之间的能量纽带,“谢谢,我好多了。”

原来夜尊是个移动电源。赵云澜心想,怪不得这熊孩子一直想要跟着沈巍,是为了以防不测。

“你要去哪?你还要去找赵云澜?”

“嗯。”沈巍点头,起身准备离开,“我还是不放心。”

“你有没有想过赵云澜是自愿离开的?”

沈巍的身形猛然顿住,动作僵硬的像楚恕之的傀儡木偶,“你说什、什么?”

“我说,”夜尊一字一顿,“你找不到赵云澜,是因为赵云澜不、想、见、你。”

“赵云澜不要你了。”

沈巍虚晃了一步,眼圈通红,死死的咬住下唇,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夜尊你个小兔崽子,老子非要打折你的腿!!!

赵云澜心疼的几乎发抖,却在夜尊的异能下无法动作。

好半晌,沈巍才吐出一口浊气,缓缓坐下一言不发。

“怎么?不相信?”夜尊站起来俯视沈巍,“万年前他能留你一个,万年后他还是可以一走了之。沈巍,你看清楚,他是洒脱不羁的大荒山圣,而你不过,只是他随手救起的玩物罢了。”

沈巍低着头,对夜尊的说辞没有反应,只是沉声说了一句,“我要回去了。”

夜尊有些脱力的后退一步,“呵,你果然还是舍不得。”

“那便断了吧,”夜尊语气轻快,像是终于圆满了一件事情,“我们的能量链接。”

沈巍站起来,拧着眉头,“我会护你周全,不要胡说。”

“此时此刻还这么虚伪,沈巍,你这样有意思吗?”

夜尊目眦欲裂,“万年前我就是你的累赘,没有我分得你一半能量,第一次相见之时你本就可以和昆仑远走高飞,万年中我便是你的拖累,困住你留在这大封让你不能随心所欲,这万年之后我又成了你的绊脚石,我一次又一次的阻碍着你和赵云澜在一起,你怕是早就恨我入骨了吧!”

“所以还等什么呢,断了与我的能量链接,去寻赵云澜吧,告诉他,你亲手手刃了我这个大魔头,他会原谅……唔!”

沈巍狠狠的掐着夜尊的脸颊,气的手都在抖,本来就通红的眼睛此时更是湿漉漉的,无焦的眼神更显的尤为可怜,像是夜尊已然把沈巍气哭了一般,然而即便是这样,气急了的沈巍也只说了一句,“胡说八道!”

扇他!踹他!砍他呀!!!别惯着他呀!!!

赵·真怨念·云·背后灵·澜,用最大音量腹诽,试图触发震动模式的怒吼,并且失败。

感受到落在手上的水迹,沈巍这才触电般的收了手,深深的叹了口气,有些心疼的抚上夜尊的脸颊,给他轻轻的揉着。

“你是有错,可也没错。

你杀戮,吞噬,却是出于种族的本能,我能理解你,可天下苍生不能理解你,你反抗镇压向往自由,扰乱天道秩序,我能原谅你,可万物生灵不能原谅你。

然而我虽理解你,却不能认同你。万年前如此,万年后依旧如此,与苍生无关,与昆仑更无关。

夜尊,我与你最大的区别在于,你是你,而我早已不只是我自己,我还是这苍生万物。

昆仑已往,我便是昆仑。”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就像人生,负重前行。】

沈巍抬起头似乎想要直视夜尊,却因双目无神而有些偏差,偏偏就这样落在夜尊身后的赵云澜身上。

“如今昆仑归位,我终于也有我的一己私心,我回护你,苍生憎我恨我,昆仑唾弃我离开我,这都是我应得的。

但现在我护你周全,就如同我当年脱离鬼族一般,我不后悔。”

【我不喜欢,不如不生。】

夜尊低头闷闷的哭了一会,打掉沈巍在他脸上揉捏的手,“那你还回去干什么。”

“等他。”

沈巍视线不动,就这么赤裸裸直勾勾的望向赵云澜,“我在原地,他想回来立刻便能找到我,若他不想回来……”

沈巍抿了抿嘴,“他知道在哪里有我,也是好的。”

不只是赵云澜,就连夜尊都有些怀疑,沈巍是不是已经能看得见了。

夜尊身子僵了僵,突然意识到,“你知道他在我这?”

“嗯。”沈巍承认的无比坦荡。

夜尊:……我是不是又被套路了?

赵云澜:我就知道我家小巍才不是夜尊这种傻白甜的二货。

赵云澜就知道沈巍不会跟他说实话,从家里出来之后,第一时间找到大庆,告诉他自己要去大封找夜尊套话。

“你脑袋被门挤了?去套夜尊的话?你忘了他的异能是传销了?”大庆舔着爪子,对赵云澜愚蠢的想法嗤之以鼻。

“不去不行啊,除了夜尊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赵云澜把自己的头发懊恼的抓成鸡窝,“沈巍属石头的,即使碎成渣也能一声不吭,我实在心疼啊!”

“你给我滚啊!”大庆跳起来踹他,“我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高贵猫族,才不吃你们人类酸臭的狗粮!”

“万一夜尊发狂,翻脸不认人,我的小命可就靠你了!”赵云澜接住大庆抱在怀里一顿狂吸,“死猫你多久没洗澡了?都馊了!”

“喵!不用夜尊,老子现在就跟你同归于尽!”

沈巍找了赵云澜三天无果,急火攻心一口血已经到唇边被他死命压了回去,大庆这才叼着小鱼干悠悠的跳出来,“赵云澜去找夜尊了。”

“不过大人,我可要提醒你一句,老赵这会如果没死,估计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沈巍离开的身影没有半分犹豫,“多谢。”

去他娘的兄弟情,夜尊咬牙切齿地想,根本不是我这个味的!

“他是在我这里没错,”夜尊梗着脖子不服气,“你要是找得到他,就带他走吧!”

夜尊手一挥,解了赵云澜的定身术,也往他身上泼了团黑雾,那股属于幽畜腥臭的味道直接将赵云澜熏了个跟头!

赵云澜顾不及反胃,张口就要骂,结果却发现自己依旧发不出声音。

与此同时,远处成群的幽畜放弃了内部的拼杀,正成群结队的向着沈巍奔来!

沈巍不作停留,斩魂刀顷刻间便握在手里,手起刀落,斩杀幽畜丝毫不拖泥带水。

赵云澜心下了然,此时的沈巍目不能视,只能靠能量区分事物,而此刻的赵云澜被泼了一身黑雾,无论是能量还是气味,在沈巍眼里都与幽畜无异。

夜尊抱着手臂在一旁看戏,大有赵云澜不出面,他就累死沈巍的架势。

赵云澜心急如焚,他冲上去不是,不冲上去也不是,此刻就算是他大荒山圣觉醒,估计也不够沈巍砍两刀的。

罢了,赵云澜一咬牙,死就死吧,媳妇刀下死,做鬼也风流!

赵云澜眼见呼啸而来的战魂刀,脑子里想的是竟然是,就是不知道他现在还能不能投胎?这事谁能给走个后门呢?

媳妇你不该砍脸啊,血肉模糊的多耽误我的英俊帅气啊……

斩魂刀擦着赵云澜的头发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温热的手掌,扣着他的后脑猛的将他按进怀里。

沈巍身上罡风骤起,将四周的幽畜全部化为乌有,也震散了包裹着赵云澜的黑雾。

沈巍的声音抑制不住颤抖,“你来了。”

赵云澜轻轻的推开沈巍,平淡如常,“要走了。”

沈巍一顿,松开扣着赵云澜的手,任由赵云澜离开他的怀抱,绕过他走向远处。

那一刻沈巍散发出的死寂,仿佛回到了万年前的大不敬之地。

沈巍冷如寒潭的手忽然被人握住,那灼人的温度,仿佛万年前不期降落的先圣魂火,点燃生的希望。

“还不跟我一起走?”赵云澜扯着沈巍,一路骂骂咧咧,“多呆一秒钟我都要忍不住将那小兔崽子大卸八块,小王八羔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看还得再关他个千八百年的禁闭!”

“还有你!”赵云澜拉着沈巍回了家,直接把人甩在床上,“以后你要在这么惯着他,我就连你一起揍!”

沈巍有些跟不上,无辜的眨眨眼睛,“你不…不生气了吗?”

“你瞎了!看不见我都要气死了!”赵云澜懊恼的搓着脸,“哦对,你是瞎了……”

沈巍舔舔嘴唇,不知该作何反应。

“不许卖萌装可怜!”赵云澜肺都要气炸了,可就怕溅这人一身血,所以只好忍着,“沈巍……算我求你了……”

赵云澜跪下来抱住沈巍,把头埋在他的腰侧,“下次再有什么事情,让我和你一起分担好吗……

我不是昆仑,你也不是斩魂使,除了天下苍生,为了你自己,哪怕是为了我,任性的活一点可以吗?”

沈巍回抱着赵云澜,真心诚意的说,“对不起。”

“你错了,但是你下次还敢是吧?”赵云澜推开沈巍从他腿上爬起来,“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沈巍:……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提一个任性的要求!快点!”

“啊?”沈巍急的都快哭出来,“我…我…”

“你不提,我现在就离家出走!”

“别!我…”沈巍憋红了脸,“那你以后,以后不准离,离开我……”

“嗯!”赵云澜满意的点点头,“这个算合理要求,不过关!”

“啊?那…我…我没…”

“不说是吧?好,我现在就走,夜尊那……”

赵云澜佯装着起身要走,却被沈巍死死箍住腰身,沈巍羞的脖子都红了,“那…今天晚上,多,多要几次可以吗?”

嗯?!!

这回轮到赵云澜说不出话了,自己挖的坑,咋办?跳不跳?

沈巍仰起脸,眨巴着眼睛,睫毛像一片羽毛,忽闪忽闪的挠着赵云澜的心窝,咬着嘴唇一脸期待,“不可以吗?我…我太过分了吗?”

赵云澜脑袋里一片空白,就只剩下几句国骂和十八禁的画面来回播放。

“宝贝……”赵云澜哑着嗓子扑上去,“你太辣了!”

………………………不负责任小番外…………………………
【1】

赵云澜坐在沙发上,拆着从超市了里买来的东西。

得知沈巍的眼睛等到夜尊能量体稳固了之后就能恢复,赵云澜简直开心的要上天,不过这段期间说什么也不肯再让沈巍动手做家务,自己倒是忙里忙完把沈巍伺候的像个孕妇。

但是鉴于赵云澜的厨艺,沈巍算是勉强接受了微波速食和外卖。

“对了,迎春送来了一些果子,”沈巍翻出一个古朴的盒子,里面装了些小巧的果子,鲜嫩欲滴,“说是可以去腐化浊的,你在地星呆了那么久,多吃一些。”

“这个?”赵云澜凑近一闻,果然幽香扑鼻,捻起一颗放进嘴里甘甜清凉,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也递给沈巍一颗,“你也尝尝。”

“涩吗?”沈巍看不见,微微侧头就着赵云澜的手吃进嘴里,湿滑的舌头在赵云澜的手指上勾了一圈却不自知。

赵云澜猛吞口水,哑着嗓子回答,“色……”


【2】
夜尊是沈巍的充电宝。

意识到这件事情的赵云澜,有事没事就催着沈巍和夜尊见面。

不过赵云澜可不敢再把夜尊带上来了,又不放心沈巍一个人去大封,生怕那小兔崽子再说出什么挑拨离间的话,把自己心思阴沉的媳妇勾出什么他不知道的内伤来,那就亏大发了。

于是赵云澜屁颠屁颠的跟着沈巍,和他一起去大封见夜尊。

沈巍不疑有他,每次去见夜尊都会给他带些小礼物。

赵云澜没敢仔细看,他看见绿色的封面上写着“CET4”的字样就开始头晕迷糊犯恶心,更别提下面还有几本红色的,不行了看不了……

沈巍用实际行动向赵云澜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学无止境。

知识这个东西,能学一万年不带重样的……

夜尊接过沈巍的礼物,笑得比哭还难看,“谢谢哥哥……”

沈巍欣慰的摸摸夜尊的长发以示鼓励。

赵云澜在远处默默鼓掌。

夜尊对与赵云澜的出现十分厌烦,“哥哥,下次你能不能不要让赵……”

赵云澜拿着一提可乐对夜尊挥了挥手。

“赵处长拎这么多东西了,太辛苦他了……”

沈巍:???


【3】
赵云澜喜欢在雨天窝在床上,听沈巍讲那过去的故事。

当初那把斩魂刀距离他的脑袋只有0.01公分,然而下一秒他就被沈巍拉进了怀里,沈巍是怎么在眼盲的情况下,在众多幽畜之中发现他的呢?

对此沈巍只是微笑,摇摇头表示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不不不!”赵云澜拉着沈巍的手,坚定的表示,“这个非常了不起!”

“你就说现在把大庆扔猫堆里,100只肥猫里找大庆,我怎么我也的找十分钟!”赵云澜信誓旦旦的说,“或者五分钟,毕竟像他这样胖出双下巴的猫也不多。”

沈巍听到院子里一声撕心裂肺的猫叫。

“你别刨我土豆啊死猫!”赵云澜坐起来朝窗外吼了一句,然后又窝回床上,揉着沈巍胳膊上的软肉,“宝贝你接着说。”

沈巍的声音平静恬淡,“这万年来,你除了转世为人,还成为过许多生灵。

我曾见过你鲜衣怒马,也曾见过你坐禅敲钟。

见过你子孙满堂,也见过你郁郁而终。

见过你是天边舒卷的云,见过你是山谷中回荡的风。

见过你是林中摧而不折的树,见过你是花间兢兢业业的蜂。

我见过你生为万物的样子,每一世我都能找到你,不只是用眼睛。”

赵云澜有点想哭,忽然想起沈巍对夜尊的话。

我不只是我自己,我还是这天下苍生。

我热爱这世间万物,不过是因为,万物曾是你的模样。

“喵~”大庆将身体拉成一条,长长的伸了个懒腰。

赵云澜这才注意到,窗外早已云销雨霁,天光将明。

【4】
“那你最喜欢我的哪一世?”

赵云澜擦干眼泪,又开始不正经起来。

沈巍想了想,“你成胡杨的那一世吧。”

赵云澜噌的坐起来,一脸不可置信,“你居然喜欢我是一个植物人?”

沈巍:……

“我曾答应过神农不再见你,可又忍不住偷偷看你,看你成为一棵树,还没有修出灵识,我便不用那样小心翼翼的远离你,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和你一起看日出日落,安静的呆着,就已经很好了。”

“你就不想和我聊个天对个话?”

“……我们可以不说话。”

“那你这样呆了多久?”赵云澜越发觉得,沈巍可能是块石头。

“没多久。”

“老子信辽你的邪!”赵云澜撇撇嘴,“你的没多久是多久,五十年?一百年?”

“不过就三四年吧。”

“啊?不应该啊,这回怎么这么短?”赵云澜想不通,“不是,我不是一棵树吗?你就看着我让虫子吃光了?”

“没有。”沈巍也有些郁闷的掐掐眉心,“夜尊怕你活得太久,趁我不备,派幽畜把你踩折了……”

“……家里还有些可乐咱俩明天用来洗车吧!”

“明天还下雨你确定要洗车?”沈巍有些莫名其妙,“可乐能洗车吗?”

“那就刷马桶或者刷厨房!”赵云澜咬牙切齿,“总之我要把它们都倒掉!”

沈巍:……谁让你买了……

“还有你桌子上那两本生物化学,我看下回给夜尊带去吧,让他熟读并背诵。”
(此梗请百度王镜言版生物化学上下册)

大封中的夜尊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可怜幼小无助,但能作。

【全文完】

感谢陪我到这里的小伙伴

镇魂之所以大热,除了神仙般的两位老师,我想最打动我的还是要数优秀的镇魂女孩们

真的太棒辽(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最后不嫌弃的话点个梗吧

看情况写文或者做视频(对其实我还是个剪刀手来着)

算是我们一起完成的毕业作品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