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王凯水仙】捉妖师与榛子酥 04

这里的琰琰萌吐奶啦~~尤其是小时候被噗噗骗了榛子酥那里哈哈哈哈

朕有喜了:

捉妖师与榛子酥  04

 

 

 

14.

 

 

靖王殿下心里开满的粉红色花朵在,被应声而破的墙面拍得粉碎。

 

 

 

灰尘漫天飞的墙后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每天都来他家摘梅花的飞流,还有苏宅的主人梅长苏.

 

 

 

梅长苏扫了眼一脸震惊的靖王殿下和捉妖师,淡定平静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尴尬,这靖王府墙面质量不行啊,才撞几下墙就塌了,看来他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要搞垮工部了。

 

 

 

靖王殿下推开挡在身前的石太璞,上前一步质问他的谋士“苏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想挖个壁橱可以告诉我,也不用把我们家墙砸了吧。”

 

 

 

梅长苏行了一个大礼,忍着被墙灰呛得难受的嗓子,把满脸墙灰的飞流推到前面“实在不好意思,飞流前几天说要弄个地方放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想到他是在这挖个洞想拿来养鸽子。”

 

 

 

萧景琰冷笑“苏先生,你家鸽子得有多大,能直接把我墙给砸穿了。”

 

 

 

石太璞听了两人的对话也明白了大概,靖王府确实没有半点妖气,只不过眼前这位苏先生理由确实牵强,鸽子就算成精了也不能把墙给砸穿了把。

 

 

 

梅长苏无奈的低叹一声,长腿一踢,萧景琰才注意到飞流身边白色的一堆是个活物。

 

 

 

“你踢什么踢,我腰不要啦。”

 

 

 

蔺晨埋着头就是不肯抬脸,你这不是废话,这么丢脸的事谁抬头露脸的都是傻子。

 

 

 

飞流站在几个大人中间,委屈得都要哭了“我就说装不下,他非要进去...我的笼子啊...”

 

 

 

梅长苏满脸黑线,哄人都来不及,还得跟萧景琰解释“这鸽子是成不了精,但耐不住有人作妖啊...蔺阁主想试试新学的软骨功,这骨头是够软了就是体重不够格啊...”

 

 

萧景琰满脸黑线也不好再说什么“那我这墙...”

 

 梅长苏大手一挥 “我赔..”

 

15.

 

直到梅长苏拖着蔺晨飞流消失在这断壁前,石太璞都是没有多说一句,原来这靖王府真的没有妖怪啊。

 

 没有妖怪他是不是也没有了留在靖王府的理由,想到这里心里居然有些莫名的难过。

 

 靖王殿下眼光呆滞的看到黎刚他们拉着临时找来的布帘堵上洞口才反应了过来。

 

 脑子一转,嗖的一下往床上一躺 “噗噗你听,这床下面是不是还有声音啊。”

 

 

 

石太璞捏着绳子手的紧了紧,红着脸说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谎话“恩,我也听到了。”

 

 

 

16.

 

翌日,梅长苏就如何搞垮工部的问题约见了萧景琰,看着靖王殿下明显的黑眼圈,梅宗主表示“昨天不是把鸽子都拖走了吗?殿下怎么还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

 

 

 

靖王殿下欲哭无泪,为了装作房间里还有怪声音的样子,他硬撑着整晚没睡,他困啊。

 

 

17.

 

 

靖王殿下就最近他情感上的烦恼对谋士梅长苏进行了咨询。

 

 

 

靖王殿下 “苏先生,如何才算是喜欢一个人。”

 

 

 

梅小苏 “想整天和他待在一起,看到他就觉得开心就算是喜欢了吧。”

 

靖王殿下“这是什么评判标准,那我以前还整天和小殊待在一起呢...”

 

 梅小苏听清靖王殿下小声的嘟囔,我去,难道景琰你一直暗恋我,这样不好吧,我可一直把你当兄弟,梅小苏不动声色的把身子往后挪了挪。

 

 

 

沉浸在自己困惑里的靖王殿下没注意到他家谋士的小动作,继续说道“不过也不对,那时候喜欢和小殊待在一起,是因为他是唯一不会和我抢榛子酥的人,可是和噗噗在一起,他抢光了我的榛子酥我也开心。”

 

 

梅小苏气愤,萧景琰,这么多年了你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我说当初你整天黏着我不放呢,原来是因为我不会和你榛子酥,你给我等着,有我收拾你的时候。

 

 

18.

 

石璞璞心里苦,没有妖精的靖王府待得让他无比别扭。

他不愿意走,可是又没有留下来的理由,梅小苏带着人过来靖王殿下卧室收布帘的时候就看到石太璞坐在床上发呆的样子。

梅小苏眼前一亮,走过去主动攀谈道“石先生可是有什么苦恼,苏某说不定能帮帮你。”

 

“我..没什么烦恼。”石太璞本就不善言辞,在梅长苏面前更是最笨说不出什么。

 

“石先生不会是在烦恼怎么像心爱之人表达心意。”

 

石璞璞大眼一瞪,难不成眼前这位梅先生会什么读心之术。

 

梅小苏冷笑,呵呵,搞不定你们两个我还配叫做江左梅郎吗?

 

“石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实践出真知,爱他就要告诉他,如果他不听,可以用些方法的。”

 

“方法?”石太璞疑惑了,想起曾经在他他面前主动告白的小狐狸精脸上也是一红。

 

梅长苏莞尔一笑,猎物上钩了“如果石先生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来找我,苏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19.

 

隔天坐在绳子上发呆的石璞璞,又见到了从墙上跳下来的喜欢收集鸽子的少年。

 

 

 

飞流吭哧吭哧的拉过一个大包裹,放到石太璞的脚下。

 

 

 

看着包裹的大小,石太璞差点以为他又把那天地道里的大鸽子给背过来了。

 

 

 

“苏哥哥,给你的...”

 

 

 

“这是什么..”

 

 

 

“给你...”完成了任务的少年,转过身就去找庭生玩了,留下在绳子上荡秋千的捉妖师。

 

 

 

石太璞好奇的翻看少年拿过来的东西,绳子,香油,奇奇怪该的铃铛和他看不懂形状的大大小小的木棍。

 

 

 

面上的宣纸上是苍劲有力的笔迹。

 

 “所有物品皆是苏某心意,如若有不懂之处欢迎来我处咨询用法...”

 

苏府里品着差的梅长苏,觉得今天的天格外的蓝,本宗主心情好啊。

 

 

 

 

19.

 

 

 

正直的捉妖人觉得他继续待在靖王府也不是办法,毕竟他和靖王殿下都清楚,这个府里没有妖,不过让他就这么离开靖王府也去世不甘心,想起小狐狸曾经说过,爱一个人就要勇敢的告诉他,石太璞下定决心,收起了跟他许多年的绳子,去靖王殿下府里等着他。

 

 靖王殿下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捉妖师坐在那里对着绳子发着呆。

 

 

“噗噗,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石太璞听到声音抬头看了眼萧景琰,拿着绳子就朝他走了过去。

 

 

“给你...”

 

萧景琰不解的看了看璞璞手里的绳子,这是什么意思。

 

 

 

“我听别人说过,喜欢一个人就要给他最宝贵的东西,这个绳子跟得我最久,真的是最宝贵的东西了。”

 

 

 

喜欢?萧景琰不可置信的看着石太璞,天啊,他居然说喜欢我,压制内心激动的靖王殿下,想着要去拿过绳子,眼里差点留下激动的泪水,我喜欢的人恰巧也喜欢我,你们明白这是一种怎么样激动人心的心情吗,这是被噗噗睡了那么久的绳子,现在是给我了吗?好激动好紧张啊。

 

 

 

 紧张的结果就是绳子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靖王殿下正要去捡的时候,捉妖人手比他快的,两人脑袋装在一起,双双倒在地上,很不巧的身手很好的靖王殿下丢脸的摔倒了捉妖师怀里。

 

 

 

梅长苏是单纯的过来接晚回家的飞流,想着过门是客的道理还是应该和萧景琰打个招呼,以及暗示一下石太璞不懂东西的用法可以直接来找他,毕竟他等了三天,石太璞也没有过来的意思,他很很急。当他站在靖王殿下的门口看到两人拿着绳子抱在一起的画面,迅速遮住庭生和飞流眼睛的同时,疑惑道“我记得我没准备绳子啊,你们靖王府的人真会玩。”

 

TBC

 

 

 

 

 

【王凯水仙】捉妖师与榛子酥  04

 

 

 

14.

 

 

靖王殿下心里开满的粉红色花朵在,被应声而破的墙面拍得粉碎。

 

 

 

灰尘漫天飞的墙后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每天都来他家摘梅花的飞流,还有苏宅的主人梅长苏.

 

 

 

梅长苏扫了眼一脸震惊的靖王殿下和捉妖师,淡定平静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尴尬,这靖王府墙面质量不行啊,才撞几下墙就塌了,看来他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要搞垮工部了。

 

 

 

靖王殿下推开挡在身前的石太璞,上前一步质问他的谋士“苏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想挖个壁橱可以告诉我,也不用把我们家墙砸了吧。”

 

 

 

梅长苏行了一个大礼,忍着被墙灰呛得难受的嗓子,把满脸墙灰的飞流推到前面“实在不好意思,飞流前几天说要弄个地方放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想到他是在这挖个洞想拿来养鸽子。”

 

 

 

萧景琰冷笑“苏先生,你家鸽子得有多大,能直接把我墙给砸穿了。”

 

 

 

石太璞听了两人的对话也明白了大概,靖王府确实没有半点妖气,只不过眼前这位苏先生理由确实牵强,鸽子就算成精了也不能把墙给砸穿了把。

 

 

 

梅长苏无奈的低叹一声,长腿一踢,萧景琰才注意到飞流身边白色的一堆是个活物。

 

 

 

“你踢什么踢,我腰不要啦。”

 

 

 

蔺晨埋着头就是不肯抬脸,你这不是废话,这么丢脸的事谁抬头露脸的都是傻子。

 

 

 

飞流站在几个大人中间,委屈得都要哭了“我就说装不下,他非要进去...我的笼子啊...”

 

 

 

梅长苏满脸黑线,哄人都来不及,还得跟萧景琰解释“这鸽子是成不了精,但耐不住有人作妖啊...蔺阁主想试试新学的软骨功,这骨头是够软了就是体重不够格啊...”

 

 

萧景琰满脸黑线也不好再说什么“那我这墙...”

 

 梅长苏大手一挥 “我赔..”

 

15.

 

直到梅长苏拖着蔺晨飞流消失在这断壁前,石太璞都是没有多说一句,原来这靖王府真的没有妖怪啊。

 

 没有妖怪他是不是也没有了留在靖王府的理由,想到这里心里居然有些莫名的难过。

 

 靖王殿下眼光呆滞的看到黎刚他们拉着临时找来的布帘堵上洞口才反应了过来。

 

 脑子一转,嗖的一下往床上一躺 “噗噗你听,这床下面是不是还有声音啊。”

 

 

 

石太璞捏着绳子手的紧了紧,红着脸说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谎话“恩,我也听到了。”

 

 

 

16.

 

翌日,梅长苏就如何搞垮工部的问题约见了萧景琰,看着靖王殿下明显的黑眼圈,梅宗主表示“昨天不是把鸽子都拖走了吗?殿下怎么还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

 

 

 

靖王殿下欲哭无泪,为了装作房间里还有怪声音的样子,他硬撑着整晚没睡,他困啊。

 

 

17.

 

 

靖王殿下就最近他情感上的烦恼对谋士梅长苏进行了咨询。

 

 

 

靖王殿下 “苏先生,如何才算是喜欢一个人。”

 

 

 

梅小苏 “想整天和他待在一起,看到他就觉得开心就算是喜欢了吧。”

 

靖王殿下“这是什么评判标准,那我以前还整天和小殊待在一起呢...”

 

 梅小苏听清靖王殿下小声的嘟囔,我去,难道景琰你一直暗恋我,这样不好吧,我可一直把你当兄弟,梅小苏不动声色的把身子往后挪了挪。

 

 

 

沉浸在自己困惑里的靖王殿下没注意到他家谋士的小动作,继续说道“不过也不对,那时候喜欢和小殊待在一起,是因为他是唯一不会和我抢榛子酥的人,可是和噗噗在一起,他抢光了我的榛子酥我也开心。”

 

 

梅小苏气愤,萧景琰,这么多年了你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我说当初你整天黏着我不放呢,原来是因为我不会和你榛子酥,你给我等着,有我收拾你的时候。

 

 

18.

 

石璞璞心里苦,没有妖精的靖王府待得让他无比别扭。

他不愿意走,可是又没有留下来的理由,梅小苏带着人过来靖王殿下卧室收布帘的时候就看到石太璞坐在床上发呆的样子。

梅小苏眼前一亮,走过去主动攀谈道“石先生可是有什么苦恼,苏某说不定能帮帮你。”

 

“我..没什么烦恼。”石太璞本就不善言辞,在梅长苏面前更是最笨说不出什么。

 

“石先生不会是在烦恼怎么像心爱之人表达心意。”

 

石璞璞大眼一瞪,难不成眼前这位梅先生会什么读心之术。

 

梅小苏冷笑,呵呵,搞不定你们两个我还配叫做江左梅郎吗?

 

“石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实践出真知,爱他就要告诉他,如果他不听,可以用些方法的。”

 

“方法?”石太璞疑惑了,想起曾经在他他面前主动告白的小狐狸精脸上也是一红。

 

梅长苏莞尔一笑,猎物上钩了“如果石先生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来找我,苏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19.

 

隔天坐在绳子上发呆的石璞璞,又见到了从墙上跳下来的喜欢收集鸽子的少年。

 

 

 

飞流吭哧吭哧的拉过一个大包裹,放到石太璞的脚下。

 

 

 

看着包裹的大小,石太璞差点以为他又把那天地道里的大鸽子给背过来了。

 

 

 

“苏哥哥,给你的...”

 

 

 

“这是什么..”

 

 

 

“给你...”完成了任务的少年,转过身就去找庭生玩了,留下在绳子上荡秋千的捉妖师。

 

 

 

石太璞好奇的翻看少年拿过来的东西,绳子,香油,奇奇怪该的铃铛和他看不懂形状的大大小小的木棍。

 

 

 

面上的宣纸上是苍劲有力的笔迹。

 

 “所有物品皆是苏某心意,如若有不懂之处欢迎来我处咨询用法...”

 

苏府里品着差的梅长苏,觉得今天的天格外的蓝,本宗主心情好啊。

 

 

 

 

19.

 

 

 

正直的捉妖人觉得他继续待在靖王府也不是办法,毕竟他和靖王殿下都清楚,这个府里没有妖,不过让他就这么离开靖王府也去世不甘心,想起小狐狸曾经说过,爱一个人就要勇敢的告诉他,石太璞下定决心,收起了跟他许多年的绳子,去靖王殿下府里等着他。

 

 靖王殿下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捉妖师坐在那里对着绳子发着呆。

 

 

“噗噗,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石太璞听到声音抬头看了眼萧景琰,拿着绳子就朝他走了过去。

 

 

“给你...”

 

萧景琰不解的看了看璞璞手里的绳子,这是什么意思。

 

 

 

“我听别人说过,喜欢一个人就要给他最宝贵的东西,这个绳子跟得我最久,真的是最宝贵的东西了。”

 

 

 

喜欢?萧景琰不可置信的看着石太璞,天啊,他居然说喜欢我,压制内心激动的靖王殿下,想着要去拿过绳子,眼里差点留下激动的泪水,我喜欢的人恰巧也喜欢我,你们明白这是一种怎么样激动人心的心情吗,这是被噗噗睡了那么久的绳子,现在是给我了吗?好激动好紧张啊。

 

 

 

 紧张的结果就是绳子一个没拿稳掉在了地上,靖王殿下正要去捡的时候,捉妖人手比他快的,两人脑袋装在一起,双双倒在地上,很不巧的身手很好的靖王殿下丢脸的摔倒了捉妖师怀里。

 

 

 

梅长苏是单纯的过来接晚回家的飞流,想着过门是客的道理还是应该和萧景琰打个招呼,以及暗示一下石太璞不懂东西的用法可以直接来找他,毕竟他等了三天,石太璞也没有过来的意思,他很很急。当他站在靖王殿下的门口看到两人拿着绳子抱在一起的画面,迅速遮住庭生和飞流眼睛的同时,疑惑道“我记得我没准备绳子啊,你们靖王府的人真会玩。”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