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巍澜】妖怪(发烧+胃疼+冷战番外)中

其叶菁菁:

又加了一个胃疼梗


这次怎么越虐越爽,是不是上篇写的太甜了……


————————————


赵云澜下楼快速地走向经常去的一家小店,穿过小巷的时候,冷风打进透风的毛衣,吹得清醒了一点,自然而然就想明白了沈巍这样做的用意,无非就是看他热的难受,想让他舒服点儿罢了。




想通了这点,赵云澜一时生气也不是难过也不是,一口气堵在胸口里不上不下的,想到昨夜沈巍肯定又冷到蜷起来的身躯,心里顿顿的疼。




他毫不怀疑自己能接住沈巍沉甸甸的情谊,只是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才好。




想着想着就到了店铺朴素的招牌前,他吸了吸被冻红的鼻子,刚走进去就接到了大妈的热情招呼。




他僵硬地扯出个笑脸,抵过了一阵嘘寒问暖又向大妈虚心的讨教了病人该有的饮食,然后提着一桶热粥和几碟青菜赶回家去。




沈巍被赵云澜摔门后看着床头柜上的药片倒生出了一点点委屈,他也知道自己总是惹赵云澜生气,还得麻烦他在气头上照顾自己,可是不这样,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对赵云澜好。




旁观赵云澜生生世世的一万年,沈巍早就习惯了毫无顾忌的付出,在此之前赵云澜从没发现过他的存在,偶尔见上几面也都是匆匆几语就别过。他暗地里为赵云澜做的,无论是不是委屈了自己,都能在那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铺好路,看着他顺风顺水地过完一世又一世。




因此,当赵云澜对他这种自我牺牲式的付出产生质疑的时候,他虽然隐约懂得原因,却也改不了这种万年养成的习惯和堆积起来的感情。




他伸手拿过已经微微有些凉了的水和药片,抱着让自己尽早好起来的心里一下子吞了三四片下去,不知道是脑子被烧得不太给使还是他低估了现在自己胃的敏感程度,总之人神俱畏的斩魂使大人就这样达成了作死的第二大步。




赵云澜回家本来想先来几个脸色给人点儿教训,然后再抱到怀里亲亲搂搂,推开门却看到掀开的被子和空荡荡的床铺,哪里还有沈巍的人影?




这家伙不会是出去找他了吧?这外面寒冬腊月的……




他想到这儿就冷静不下来了,悬着一颗心找遍了家,在快要暴走的时候终于看到关着的厕所门底下透出来微弱的亮光。




门没锁,被他狠狠的一拽直接磕到墙上,撞得墙壁都抖了几抖。




赵云澜急忙往门里望去,一眼就看到跪在马桶边上的沈巍。他右手撑着马桶边,左手死死地抓着胃前的衣服,全身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抖着,脸上因为发烧而泛起来的红色也尽数褪去,只剩下白到透明的脸色和喉咙里止不住溢出来的干呕声。




赵云澜立马冲上去把他扶住,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沈巍没吃东西,吐也吐不出什么来,到最后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干咳,在赵云澜怀里一抖一抖的,他额头上粘了几缕被冷汗打湿的碎发,再加上干裂开的嘴唇上渗出的丝丝血迹,真可谓是怎么看怎么可怜。




赵云澜在他背上轻轻抚着,腾出一只手来把他自残一样狠狠怼在胃部的拳头拉下来握在手里,“胃是吗,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没有?”




沈巍本来想抬头说没有,但身体实在使不出一点力气,胃里像被装了个自动钻子,疼得话也说不出来。




赵云澜见状也不再问,直接把他抱起来放回床上,自己也躺下去,拉过被子把两个人一起裹住。




他把沈巍抱在怀里,头顶在沈巍发顶上,拉着他的手环住自己,再去一下一下的轻轻拍他后背。




“你说说你,我就去买个饭的功夫……”赵云澜感觉到沈巍紧紧攥着他后背的衣服,恨不得把刚刚冲动的自己暴打一顿。




两个人维持了很久这样的姿势,直到沈巍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了,赵云澜才稍微拉开一点距离,看着他被水汽熏得朦朦胧胧的眼睛,“怎么疼成这样,吃什么东西了吗?”




沈巍刚缓过神来,老老实实的在他胸口闷闷地答到:“退烧药……”




“几片?”




“……两,两片。”




上方射下来审视的眼神。




“三,三四片吧……”




赵云澜刚灭的火气又像被浇了把油一样窜了上来,他坐起来指着沈巍,“你这么大的人,连常识都没有吗?!你现在这种状况又连饭都没吃,怎么,把药当饭了!折腾不死自己是不是?!”




沈巍听着赵云澜的训斥,却是实打实的委屈了。他本想着人类的药物或许对现在的自己有点儿用处,不想让赵云澜继续担心下去才多吃了点,药量什么的真没顾忌。




他抬起红红的眼睛,赵云澜却转过身不去看他,故技重施,把刚刚扔在茶几上的早饭用微波炉转了,啪的一下放在床头上就走,只不过这次没出门,只是闷闷地坐在沙发上。




沈巍在那边躺了一会儿就起来小口的喝粥,吃完了又自觉地躺回去,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几个小时,直到特调处的人来敲门,赵云澜才想起来前一天叫他们来报告总结加吃火锅的事情。




林静老楚和祝红把这件事定性成冷战后,本着两口子吵架外人管不了,昆仑君和斩魂使吵架三界都管不了这一原则,拉着还不明所以的郭长城就往外逃,临走还不忘说一句:“食材我们带走了,哪天想吃再叫我们哈!”




赵云澜在他们走后看了看已经黑得浓稠的夜色,把屋里的灯都关了,看也不看沈巍,只留下一句干巴巴的“睡觉”。




从挂在旁边的包里摸出一盒烟,他轻车熟路地抽出一根点着了,吸了一口,转身走到阳台上才慢慢把烟吐出来。




浅灰色的烟雾铺在赵云澜眼前,把夜幕里点点华灯都熏染得不现实,然后很快就被风吹走,除了有些呛人的味道之外再不留痕迹。




赵云澜一连抽了两根才回到屋里,也不换衣服,就往沙发上一趟睁着眼睛看天花板。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闹什么,只是看见沈巍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自己气不打一处来而已。之前他曾经苦口婆心的劝人有什么事儿都要和自己说,可沈巍却只知道答应不知道做,完全一副我知道错了但绝对不改的架势。




所以在想好怎么把他这个毛病改过来之前,赵云澜只想先冷几天,稍微给点儿教训也是好的。




可是事实证明,他和沈巍生气确实气不过一天,因为还没过一个小时,他就听见本来躺着床上的人踏着拖鞋慢慢走过来的声音。




“过去睡吧。”沈巍的声音哑哑的,没什么底气,却意外的清明。




赵云澜坐起来看到他披着毯子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脸颊上又恢复了发烧时的红,说完这句就低着头不吱声了。




“你呢?”




“我……睡不着,想来坐一会儿。”沈巍说完就自顾自的走过去,坐在沙发的另一端,背没有挺直,加上身上厚重的毯子,看起来就像在沙发角缩成一团。




他刚刚喝完粥胃里也不怎么舒服,不过好歹不那么疼了,发烧的无力感又涌上来,周身泛着冷,连着对赵云澜不理他这件事的胡思乱想,脑袋和心口都闷得慌,在床上越躺越难受,实在扛不住了才下来走走,正好让赵云澜去床上休息。




“是不是难受得狠了?”赵云澜看着他缩在那里的样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话语也不禁软了下来。




沈巍闻言没有回答,却微微笑了一下,挂在他那张病容上也不是很好看,他只觉得赵云澜怎么说还都是关心他的,不由得感到一阵满足。




赵云澜借着月光看清了他因为生病而发红的眼眶,由苍白嘴唇勾起的苦笑,和又紧了紧毯子的手,突然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东西。


————————————


药量什么的是我编的哈哈


请大家尽情评论我催我激励我 ( ̄▽ ̄)



【镇魂/巍澜/虐沈巍/虐身】扩梗第五蛋(分手失明&肉渣)看赵云澜失明不爽很久了

枪枪:

(注:设定是两人之前就在一起了,这个段子可以当作第三蛋的后续,也可以独立看,客官请随意)
沈巍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像是被人撕扯蹂躏过一样,腹间的锥心剧痛更是让他差点痛呼出声,那个血窟窿扯得周围的神经都跟着痉挛。黑能量枪于地星人,就好比桃木剑于鬼魂,这次的伤虽不致命,但伤口绝不会轻易愈合。
沈巍皱着眉头强自从床上撑起来,缓缓睁开眼睛,却是满眼矇眬的白色,他结合着鼻尖的消毒水味大致推断出自己身处医院病房。
沈巍以为是自己睡太久,眼睛一时适应不来,他低下头眨了两下,可再抬眼时,眼前依旧一片模糊,而且呼吸间总夹杂着一股莫名的无力感。沈巍伸出右手,掌心凝力,却丝毫不见黑能量的踪影,他蓄力又试了一次,除了牵动得肺腑刺痛轻咳两声,还是无济于事,于是心下一沉。
沈巍猜到自己的能量体系会受损,却没想到会虚弱到这个地步。
“咔嗒”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沈巍赶紧收回手看向门口。尽管连来人的脸都分辨不清,沈巍却万分笃定,那个站在门口踌躇不前的男人,是赵云澜。
沈巍扬起一个苍白却温和的笑,面上已经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沉重和忧虑。
“站着干什么?过来坐。”
听着沈巍仍有些沙哑的嗓音,隔着一间病房的距离,赵云澜细细打量那人插着鼻氧管的脸,面色不自觉又紧绷了几分。
赵云澜走到病床边,拉出凳子,微低着头迟迟没有开口。
窗外正午的日光刺目,赵云澜周身的空气却仿佛要凝结成冰。
沈巍默默等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跟赵云澜说:“把右手给我。”说着把自己的左手伸到了赵云澜跟前。
赵云澜抬眼看了沈巍一眼了,还是乖乖交出了右手。
“疼吗?”沈巍一边问一边用拇指摩挲着赵云澜右手虎口的血痂,那是昨天赵云澜连扣了几十下扳机,被枪的后坐力震裂的。
因为失血,沈巍的指尖冰凉,甚至有些轻微的颤抖。赵云澜的脸色越来越沉,左手暗自用力紧握,似是做下了什么艰难的决定,而后便毫不犹豫地把右手从沈巍的手中挣了出来。
“沈巍,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你这幅德行还有功夫管别人疼不疼?”看着沈巍额角豆大的汗珠子,赵云澜觉得自己的眼睛被晃得生疼,说这话时用了十足怒斥的口气,一点开玩笑的样子都没有。
沈巍悬空的那只手虚虚地握了一下,收回了身前,有些尴尬地低头笑了笑。
“我……习惯了……”
赵云澜心头一绞,到嘴边的话停了一下,最后还是被他板着一张脸生硬地抛了出来。
“分手吧。”
赵云澜不希望他总是被保护的那一方,更不希望沈巍总是以自己为代价保全他,他一时想不到什么万全之策,走投无路,只剩这个下下策。
赵云澜以为沈巍一定不会同意,至少会质问他一下,他来之前把借口都想好了,没想到沈巍只是安静了一会儿,便点头说好,他的眼神始终落在床尾,连晃都没晃一下。
“特调处会撤销顾问这个职位。”
“嗯。”沈巍依旧坦然自若。
虽然结果是他乐意见到的,但赵云澜心里却莫名有些窝火。
“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吗?”
沈巍微微挑着眉毛低低地应了一声,仿佛刚刚想起这档子事儿,而后回过头看向赵云澜。
“为什么啊?”脸上那个无辜纯然的表情任谁看都是说不出的敷衍。
赵云澜撤开椅子站了起来。
“沈巍你故意的是吧?”
“赵处长说是便是吧。”
赵云澜实在看不惯沈巍脸上那个公式的笑,他怕再说下去,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就会在这个遍体鳞伤的人身上再添两拳,于是气狠狠地摔门离开了病房。
沈巍怎么会不知道赵云澜心里在盘算什么,只是他现在……
沈巍无奈地笑了一下,可嘴角那个苦涩的弧度却骗不了人。
沈巍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恢复,为了不露出破绽,他在当天傍晚就擅自离开医院回了家。沈巍躺在床上,想着睡一觉兴许眼睛就能恢复,没想到刚闭上眼睛就听见一阵敲门声。
沈巍一只手虚虚地搭在腹部,另一只手打开了门,不等他分辨出来人的身型,站在门口的郭长城已经自觉地报上家门。
“沈教授,您好!是赵处让我来的!”
沈巍把人让进屋,回手关上门,转过身问道:“赵云澜有什么事,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说?”
“那个……”郭长城大着胆子上前一步,扶住沈巍的胳膊,“赵处让我过来照顾您……”
“……我不需要人照顾,你回去吧。”沈巍说着不动声色地挣开了郭长城的手。
“您是不是在生赵处的气啊?”郭长城一脸为难,“沈教授,赵处虽然撤了您在特调处的职位,但还是非常关心您的!这不,他专门派我去医院照顾您,结果您不在,我就找到这儿来了……”
沈巍像往常一样温和地笑了笑:“我没有生气,我真的不需要人照顾,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沈巍转身朝屋内走,却被郭长城拉住了手腕,沈巍侧过头,苍白的唇边却已经没了笑意。
“沈教授……那个……外面太黑了,我害怕!我可以在您这儿借宿一晚吗?我这人从小就胆子小,今天……”
“长城,”沈巍打断郭长城,声音不高,却不容辩驳,“回去告诉你们赵处,多谢他关心。”
第二天早上,沈巍给自己做饭的时候才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把郭长城留下。
沈巍眼前模糊一片,连颜色都要分不清,在煎糊第五枚鸡蛋,割破第三根手指之后,沈教授终于决定去买些熟食回来吃。
沈巍出门摸索着检查了一遍又一遍,确认自己穿戴整齐。打开门的同时,一坨什么东西突然瘫倒在他脚边,沈巍呼吸一滞,往房内退了半步,他眯起眼睛细细辨认,才看出那大概是个人影。
“沈教授!”郭长城打着滚从地上爬起来,还没从睡梦中回过魂儿来,“您……您要出门啊?”
“你在门口呆了一夜?”
郭长城局促地笑笑:“啊……那个……您要去哪儿啊?我陪您……”
话没说完,郭长城包里的手机就响了,他刻意走开几步才接起电话。
“喂?赵处……啊?”意识到自己喊太大声,郭长城回头瞄了一眼才继续低声说,“哦……那怎么办啊……”
等郭长城接完电话回来,沈巍已经安然地坐在了沙发上。
赵云澜派郭长城来之前就交待过,绝对不能让沈巍再插手处里的事情。郭长城紧攥着书包带,想着脱身的借口。
“沈教授……我……突然想起有重要的工作没做完,我做完……再回来照顾您!”
两句话,郭长城说得吞吞吐吐,沈巍却好像没听出来似的,甚至冲他像往常一样笑了笑,说:“好。”
关门声响起后不久,又是一阵开关门的声音。
沈巍自然是没听见郭长城后来的话,可是,只要与赵云澜有关,沈巍向来做不到置身事外。
所谓关心则乱,沈巍脚下磕磕绊绊地沿着小路往特调处走,途中好几次险些被绊倒,身上的伤口悉数被汗水浸湿,刺得人生疼,还没等走到,体力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只剩一段路,沈巍停下来,扶着腹部的伤口缓了一会儿,再抬脚,却踢倒了路边的啤酒瓶。
“干嘛的?”醉汉原本倒在地上昏昏欲睡,突然被惊醒火气直往头顶窜,“没看见这儿睡觉呢吗!”
沈巍听见声音低下头,这才知道前面有个人,于是有些窘迫地赔了个笑。
“抱歉,我眼睛不太好,实在不好意思。”
沈巍说完打算绕着人离开,没想到醉汉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不依不饶地纠缠上来。
“我看你……嗝……怎么有点儿眼熟啊?”醉汉拽着沈巍的胳膊,凑近了打量。
沈巍挣了一下竟然没挣开,只好沉下了声音:“放手,我不想伤你。”
“对对对!就是这个装模作样的声音!那天钱没落着,还挨了你朋友一顿揍!”说完想起什么似的猛得一抬手就把沈巍颈间的吊坠给拽了下来,而后撒开人踉跄着退开一步,“我倒要……嗝……看看……这他娘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沈巍脸色都变了,他眼神狠戾地望向对面模糊的人影,右手慢慢凝力,却突然呛咳一声,一个脱力便单膝跪到了地上。沈巍闭着眼睛喘息,再睁开眼时眼前已是一片黑暗。
尽管活了万年,沈巍此刻也是慌乱不堪的,甚至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动作,只能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连睫毛都不敢晃动一下。
啪嗒……啪嗒……
雨水滴落人间,才把人从刚才时间静止般的状态中拉回来。
醉汉端详了半天也没看出这吊坠是个什么来头,一见下雨了,转身就要走,却一下被人拽住了裤脚。
“东西,还给我。”沈巍仍低着头,声音却似来自地底最深处的低沉。
醉汉踹了沈巍一脚,沈巍倒在了地上,手还死命地攥着那人的裤脚。
“还给我!”
醉汉看见沈巍鬼一样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
“疯子!”骂完把手里的东西扔了过去,最后又泄愤似的补了一脚才快步离开了巷子。
沈巍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只是有些累,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地上爬起来。
沈巍跪在地上,弯着腰,一寸一寸地摸过去。他的手掌和手指碾过那个被他踢碎的啤酒瓶,留下斑驳血迹,他却好像无知无觉。从嘴角溢出的鲜血也被他若无其事地抹掉……
雨越下越大,沈巍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而僵硬,感官都有些麻木,背上的雨水停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脚边有个人,正为他撑着伞。
“你好,”沈巍艰涩出声,“你能帮我找下我的吊坠吗?应该就在这附近。”
赵云澜看着沈巍在雨中抬起的脸,那双眸子里没有光。
自然也没有他。
他早该想到的,这人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分手……
他早该想到的……
赵云澜蹲下身子,捡起躺在不远处的吊坠,放到了沈巍的手里。这双手冰冷彻骨,激得赵云澜眼眶有些发热。
“谢……”手被攥住的一瞬间,沈巍就知道了身边的人是谁,他还是故作镇静地道完了这声谢,“谢谢。”
赵云澜把沈巍强行弄回了自己家,强硬地把沈巍按到床上,给人擦干身子,换好衣服,重新处理伤口,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
身上的伤口都重新包扎了一遍,赵云澜最后才把沈巍血肉模糊的手掌摊开在眼前,许久没有动作。
窗外雨还没停,两人耳边都只剩噼里啪啦的雨声。
最终还是沈巍先开的口:“处里出什么事了?”
过了一会儿,赵云澜沉声答道:“没什么大事儿,很快就能解决。”
“你刚才是要去哪儿?”
“去图书馆查些资料。”
“那你快去吧,我没……”说着作势要把手抽回来。
“你没事儿?”赵云澜突然冷硬地打断道,“看不见都不算事儿的话,那沈教授教教我,怎么才算有事?聋了?哑了?还是死了?我赵云澜就这么当不起你的信任?跟我示弱服软……就这么难吗……”
沈巍听着赵云澜越来越重的鼻音,突然有些不忍心。
“云澜,这次是我不对,”沈巍有些无措地眨了下眼睛,终于不再是那副油盐不进的平和面容,“我不该……不该瞒你。”
赵云澜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滴落在沈巍的掌心。
赵云澜给沈巍手上的伤上着药,突然呓语似的说:“沈巍啊,你知道吗,心疼也是会死人的。”
那天之后,两人似乎都把分手那档子事儿给彻底遗忘了,而且,曾经被分手的那一方还变得格外温顺。
赵处长说让沈教授住过来,沈教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赵处长说要抱着沈教授睡觉,沈教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赵处长说要在沈教授身上安GPS,沈教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赵处长说以后要在上面,沈教授二话不说就把赵处长按到床上教育了一番。
除了那个血窟窿,沈巍身上的伤都好得七七八八了,可是他的精神一直不太好,那天坐在床边等赵云澜洗澡的功夫就差点睡过去。
浴室的门被打开,接着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沈巍强撑着睁开眼睛,就见赵云澜扶着门框,探出头来问:“一起吗?”
沈巍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微笑道:“好。”
要是这么明显的暗示沈巍都听不出,这一万年他也算是白活了。
沈巍看不见,赵云澜怕他滑倒,所以每次都是在浴缸里放好水。两个人同时站在淋浴头下面,还是头一回。
赵云澜把沈巍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一手扶着人的腰,一手拿着淋浴头。冲水的时候,赵云澜不经意间低头一瞥,看到沈巍的大腿外侧一片青紫,再往下看,小腿外侧也全是淤青。紫色叠着青色,青色上又一片紫色,这绝不是一次磕碰能出来的痕迹。赵云澜上手去摸他的大腿,沈巍反应了一下,接着笑着握住他的手,声音里竟带着一丝窘迫:“我还不太习惯你家家具的摆设,等再过个几天就好了。”
赵云澜心中一痛,他竟然粗心到这个地步。沈巍表现得太过淡然,他竟然就渐渐忘了,沈巍不是以前的沈巍了。赵云澜不敢想,一个看不见的人,在这样一个不熟悉的环境里,这么些天该是承受着怎样的不安。
“对不起。”赵云澜此刻庆幸沈巍看不到他通红的眼睛,可是浓重的鼻音却出卖了他,“是我为你考虑太少……”
沈巍轻笑一声:“不是你的错,道什么歉啊……”
沈巍虽然看不见,眼神却准确无误地落在赵云澜脸上,他眼神里的温软纵容戳得赵云澜心头一软。赵云澜丢开淋浴头就把人搂进了怀里,接着毫不温柔地把嘴唇撞了上去,他用力吮吸着,谈不上一丝一毫的技巧。
沈巍只愣了一下,就开始回应起来,渐渐反客为主。沈巍的舌尖本能似的带着恰到好处的力道划过赵云澜的上颚,赵云澜果然被激得低吟一声,却是把沈巍搂得更紧。
晶莹透亮的津液从两人的紧贴的唇瓣溢出,沿着下巴、喉结,混着汗水一路向下,直到某处滚烫才堪堪停下。
赵云澜涨得呼吸都有些困难,脚下一个不稳,便带着沈巍一起跌进了浴缸里。
腹间的伤口扯得沈巍痛哼一声,赵云澜的双眼依旧情欲朦胧,却像做错事一般不敢再动。
沈巍安慰地亲了亲赵云澜下巴上的胡茬,低哑的声音里满是深沉的爱意:“我没事……”
赵云澜再三确认着沈巍的脸色,而后才轻轻喘息着握起他的手,引向自己身后。那动作极不自然,却是透着难得的青涩……
如果当时沈巍看得见赵云澜脸红得快要滴血的样子,他一定会再多吻他几下。



(码了粗长还醉驾,枪总想要你们的评论和小心心😊还没点关注的点下关注了各位老铁,点关注不迷路,枪总带你上高速,交警拦都拦不住👌🏻)

【巍澜】领导怀孕了怎么办 03 (生子)

祖传双胞胎萌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咩:

祖传的双胞胎上线,不知道为什么被PB了只能发图链。重发4次了...我明明没有开车!


腿毛上线预警!


下一章才能写到沈教授装孕妇了我好恨。


丢个更新去守着电视了!!八点二十快本冲鸭!!!




————


03




全文戳我

转给首页的太太:

欲擒故纵(又名绿茶巍巍)

于以玄月:

 


 


 


 



  • 剧版和原著综合设定。



 


 


 


 


“你们不知道大人对老赵有多好!”


趴在特调处沙发上的大庆如是说。


沈巍对赵云澜的好,所有人有目共睹。


赵云澜的胃十分娇贵,所以沈巍在他日常餐食上下的功夫就不用说了,每天变着法的做各种膳食给他。有时候赵云澜睡懒觉,沈巍会把粥捧在怀里捂着,这样等他醒了粥还是温的。


赵云澜经常出差,每次到酒店打开行李箱,那行李箱的整齐程度都能惊着围观群众。林静偶尔问一句,就会听到赵云澜大言不惭的“行李都是我宝贝儿收的”。每每此时,林静都会一边怪自己嘴欠一边心疼的看着被他们赵处翻乱的行李。


家务都包了不说,沈巍甚至抽出时间去学了开车,就是为了每次赵云澜有酒局的时候能及时去接。楚恕之看着斩魂使大人的驾照就觉得心里堵得慌,明明想瞬移到哪就瞬移到哪,为了他们混蛋领导居然还特意去驾校在大太阳底下练什么倒车入库侧方停车。


可这些种种,沈巍都是甘之如饴的。他甚至还经常担心自己对赵云澜不够好。


 


 


 


 


沈巍想用自己的悉心照顾拴住赵云澜,让赵云澜在孤身一人的时候时时刻刻能想起自己的好,这样赵云澜才能总是想回到他身边。


沈巍知道赵云澜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但是当他最开始感受到祝红看向赵云澜时那目光里熟悉的炙热,他还是有些许的不知所措。


在瀚噶族的时候,赵云澜把冲锋衣给了他。沈巍有意无意的拎着它走到他们住的木屋门口,在祝红的注视下缓缓穿上衣服拉好拉锁。祝红不过是条百年的蛇,他看着她的眼睛一脸无辜的问她是不是没有进化完全。他以为这条小蛇会知难而退。


可后来祝红居然趁和他单独出外勤的时候把话挑明了说。他便用生物上的术语譬如荷尔蒙和多巴胺来劝她放弃。


沈巍知道,单单劝祝红放弃是没有用的,根源还是赵云澜。


他们抓到了烛九,把人带回特调处。烛九差点直接死了,多亏祝红的蛇毒解药。她跟赵云澜邀功,抬眼看着赵云澜眼底满是爱意。沈巍没想到赵云澜会在那样强烈的目光下选择看自己,他登时心底一阵窃喜。不过沈巍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他收起了刚刚斩杀烛九时一身的煞气,眨了眨眼在赵云澜的注视里缓缓低垂下头,眼角有点泛红,那模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果然一会上车后,赵云澜凑过来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大腿。问他祝红是不是私下里对他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


沈巍眨巴眨巴自己极具杀伤力的大眼睛,替情敌表白道,“祝红她心里有你。”


在满意的听到了赵云澜“可我心里没她”的回答后,又小声补充道,“祝红她只是个女孩子,只是表面看上去成熟了一些,其实涉世未深。”


他主动提起祝红的好,主动劝赵云澜对祝红好一些。沈巍浅浅的笑,伸手握住赵云澜放在他大腿上的手。“她为你做了那么多,你应该对她好一些。”又在赵云澜担忧的注视下补充了一句,“我没关系的。”


于是赵云澜只觉得沈巍大度懂事,一定都是祝红给了沈巍什么委屈受,完全忽略了这两个人一个是睥睨天下的斩魂使而另一个只是条没修炼完的小蛇的事实。


“这些你都不用管,”赵云澜的另一只手伸过来拍了拍他的手背。“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沈巍这时候便偷偷狡黠的笑了一下,然后目光如水的回望着赵云澜。


他太了解赵云澜这个人了,所以他懂得适时的示弱。赵云澜看起来玩世不恭,其实敏感的很。所以一定要拿捏有度,才能牢牢的拴住赵云澜的心。


 


 


 


祝红:情敌段位太高了怎么办?


赵云澜:洒家觉得这辈子值了!


 


 


 


 


END.


脑洞来自如下。


大美人面对祝红的时候:



而大美人面对赵云澜的时候:






哭唧唧的弟弟太可爱,求哪位太太写篇骨科吧???攻受都无所谓的?弟弟下💊强上了他哥也行啊😂😂😂

嘤嘤嘤 可爱炸了

百年老冰棍:

新剧照摸个小脑洞...电脑偏色,手机一看颜色真奇怪啊……

占tag抱歉,一人血书求哪位太太写篇巍澜互换性格的梗!

看了25集特调处全员疯了,我想看沈巍和赵云澜中招啊!跪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