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

吐血第二波~~\(≧▽≦)/~好评好评~谁再说噗噗不美我跟谁急,太太们快写文啊,求玻璃渣~占tag.抱歉,不过我是不会删的~

景琰第一了!!!我不在的一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最后那一万多人哪里冒出来的,竞争太激烈了!!!琰皇登基,万众所向啊!!琰吹们太给力了!!!!


琰吹在哪里???最后几小时了,落后第一名两百多票啊,为琰琰投上宝贵的一票好么!!!

http://m.weibo.cn/3405864970/3937133414600321?sourceType=sms&from=1057095010&wm=30001_0001

王凯角色top争霸

【推文/求文】只要虐小哭包,靖苏,苏靖,蔺靖,列靖我都吃

分享下我看过的几篇

欲罢-一个脑洞喂不饱自己
归殊-为阿夜而建的ID
劝君莫许长相守-隔壁小麦包
此血仍殷-西啊西米露
七公主逃婚计(3)-Icenow
如梦令- 宇宙爆炸 (蔺靖)
殊途同归- 逍遥朱七七
赌约-五子棋
原本是站靖苏,直到有一天发现虐景琰我更爽,然后就转站苏靖了…而且小哭包真的好萌~
文好少啊,小说应该出了很多年了吧,感觉现在看的文都是电视剧播出后写的,按理不该啊,原著党没发现很腐吗~

忘记很重要一点,本人原则上雷生子(也不是绝对毕竟话不能说的太满,毕竟几个月前我还坚定的不吃楼诚,苏靖)但是看到标题说虐琰琰还是忍不住点进去看,但是看到怀孕流产我又完全接受不了_(:_」∠)_

奇迹琰琰~~\(≧▽≦)/~还有小表情太可爱啦~送珍珠的表情好甜~写长林军的时候快哭了~╭(╯ε╰)╮  出处见水印~侵删~


#画的太差不敢打tag系列# #早知道不上色系列# 还好噗噗在48天团里没啥人气应该大概也没什么人会看到吧…T^T

刚刚居然有位亲叫水牛二傻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傻子o(≧v≦)o


【靖苏】无关风月(下)

萧景琰再到苏宅竟是第二日下午,传话人禀报的很含糊,只说宗主请见。

和预想中的会面不同,一进门他就被蔺晨告知梅长苏半夜发烧了,烧的很急,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发现的时候人已晕迷不醒,身上的体温高的吓人。

虽略有疑惑为何会叫他来,不过萧景琰没心思多问,快步走到床边。

梅长苏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还带着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试了试对方额头的温度,有些烫。

他未加思索的握住对方的手,其余的人见状,很识时务的各自找借口走了,只剩蔺晨和一直在床边的飞流。

“药我放桌上了,他醒了记得给他喝”蔺少阁主说完,就动用武力拽着不情愿的飞流离开。

蔺晨即使没说,萧景琰也能猜到,梅长苏突然发烧肯定跟昨天那场争吵脱不开关系。

这个人从一开始,就不会为自己着想。

萧景琰陪在榻边,看着对方虚弱到呼吸都困难的样子,自责不已。

梅长苏用药相从,他心中肯定远非表现的那般从容,每一夜不过是避无可避,就算自己不主动,他还能陪自己枯坐一晚,任性去死,然后拉大梁未来的皇帝陪葬么?

他用生命做牢笼困住他,却以为爱情能够留下他,真是可笑。

梅长苏盖薄被捂汗,时值六月,本就闷热,他总是会不自觉把被子踹下,萧景琰起身给他重新盖好,正俯下身掖被角。

忽然听他说了句“殿下…”

“小殊,我在这”萧景琰心头一颤,想到蔺晨的交代,将梅长苏的上半身扶坐起来靠在自己身上,端起药碗道,“来,我们先把药喝了”

“不要…”

“喝了就不难受了”

“停下…”梅长苏挣扎道。

“喝了药就好了啊”

“放手…”梅长苏挣扎的越来越厉害。

萧景琰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把人放回床上,一手端着碗查看他的情况。

梅长苏昏沉沉的,让人怎么看都不觉得他醒了,把人放平在床上又开始呓语,守在旁边的萧景琰凑过去听了听,梅长苏只是重复的说这四个词。

听得久了,把这些词连在一起,萧景琰脸色顿时一僵。

“殿下…不要…停下…放手…”

梅长苏满脸通红地在枕上辗转着。

他昨天迫他的时候,这些话似曾相识。

冷不防被倾斜的药汁烫到手,一声脆响过后,满地残片。

溅起的药汁烫到腿上,萧景琰都没有反应。

梅长苏无意识的呓语渐渐停下了,偶尔小声嘟囔着什么。

萧景琰眼前一片模糊,他从未想到有一天,他也会变成他的噩梦。

“怎么了怎么了,我的药啊”,蔺晨闻声赶来,见满地碎瓷片不禁询问。

太子坐在床前,声音撕哑的哀泣,抓着毯子的手指的泛白了,世上最硬的心肠看到都忍不住心软。

蔺晨赶紧噤声,看对方的泪还在无声的往下流,他边收拾地上的碎片边念叨道,“真受不了你们这俩,怎么就这么一会儿也能搞成这个样子?“

我这样潇洒出尘的人物怎么就夹在你们中间了呢?

蔺晨把梅长苏额头用来降温的帕子拧干,说了句“擦擦吧”就往萧景琰脸上一扔,不料对方任凭帕子打在脸上滑落下来。

蔺晨无奈,重新拿了一条给梅长苏盖上额头,刚要去捡掉地的帕子,就听到梅长苏小声的呓语。

他回头古怪的看了眼萧景琰,有些负气道:“行了,你既然听到他说什么 ,就知道他心里还是有你的,自责也不用这个样子,他还指着你活着呢”

“他梦里都叫我放手,即使这样你还能说他心中有我?”

“放手?”蔺晨神色迷惑,不解的看着对方疑惑道,“可我听的他一直喊的是景琰啊”

萧景琰的眼神瞬间一凝。

“昨夜也是,喊了一晚上,要不我怎么让人去请你,诶,你干什么…”

蔺晨没说完就被推到一旁。

萧景琰俯下身把人抱在怀里,梅长苏低低叫了声“不要…”又开始挣扎起来,萧景琰按下心中的激荡 ,凑到他耳边道“小殊…”

梅长苏挣扎的小了些,像是认出来他一样,低低喊了句“景琰…”

“别怕,我在”太子的声音放的及其温柔,刚刚哭哑的嗓子现在听起来有种沧桑的感觉。

梅长苏把头埋在对方颈窝,不复平日的运筹帷幄,不安的喃喃道:“景琰,景琰…”

元祐七年夏,太子下旨封赏一众功臣,那位在帝都赫赫有名的白衣客卿苏哲,出人意料的并未被授予官职,虽以客卿之位享有不跪君王的特权,在有心人眼里这点特权却并无多少实用之处。

在得到的众多赏赐中,荒废已久的林府和太子殿下曾经的潜邸靖王府是最引人注目的两件,随即有人一语道破天机:潜邸相酬看似风光,却不给一官半职,这是打压,赤焰冤案近在眼前,沉冤得雪不过半年,太子赐林帅府邸意在警告,他不喜玩弄权术,陷害忠良之人。

梅长苏醒来后,听闻旨意与流言很是平静,派人务必加大力度,使流言广泛传播开。

黎纲禀报说流言是中宫在背后放时,梅长苏不禁一怔,继而难得露了个笑容。

天下学子们议论纷纷,一致认为太子有情有义、公允无私,不屑行阴轨之术,有心投效太子的学子都放干净心思,致力于为国做事,大梁未来十年的朝堂风气至此开始为之一变。

这些学子们不知道,他们仰慕的太子殿下一有空就轻骑简从避人耳目到苏宅去,那个搅动风云的谋士即使仍缠绵在病榻上,还是坚持以礼相待。

【完整版移步靖苏吧,原作者:子若成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