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是时候放这个视频啦~明家三兄弟携伪装者全员给大家拜年啦啦啦~~

【凌曲】啊啊啊啊院长比月半木娄好看了多了!!!啊啊啊楼诚黑科技啊!!!又虐又甜!!领养孩子好啊!!!全程痴汉脸!!!

大姐骂的好丢明家的脸哈哈哈哈哈哈哈


剧情介绍

毒蜂是毒舌前任,还威胁阿城哥这个现任,于是阿城就找梁萌萌合作演了一出戏摆平了毒蜂(苦肉计),其实大哥知道阿城的小心思但还是护着他,这种傲娇腹黑的设定简直甜到飞起好么!!o(≧v≦)o

视频同人文地址http://ailleet.lofter.com/post/1d32b05d_93dd170

【蔺苏】近水楼台 [贰拾壹、贰拾贰](转自百度蔺苏吧)

今天东哥生日,有糖吃~~~~大家吃汤圆了吗~~~



“看什么看?很闲是不是?”

梅长苏算是低估了蔺晨的厚脸皮,他轻松的打发走了黎纲和甄平,就给他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静静的坐在床榻边看着他。

“长苏啊,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

“扯平了。”

“哈?”

“你走吧,我要休息了。”梅长苏裹上被子,躺下。

蔺晨也不恼,满脸笑意的开始宽衣解带。

梅长苏没听见动静,睁开眼看到蔺晨的动静唬了他一跳:“你干什么?”

蔺晨三两下钻进被窝:“你不是冷嘛,我给你暖被窝。”

“欸,你别靠那么近,一身酒味。”梅长苏挣扎了半天,到底力气上吃亏,只得由他去。只觉得后背像是贴了个火炉,烫的不行。

蔺晨狠狠地吸了一口属于梅长苏身上独有的味道,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以后不要再这样吓我了。”

梅长苏静静的看着前方,似是过了很久。蔺晨听到一声轻轻的回应。

“嗯。”

“长苏,我很高兴。”

“哦。”

“其实只要有你在,不管在什么地方,都好。”

“哦。”

“我现在相信飞流说的,你的心不是石头做的。”

“喂。”

“干嘛?”

“把你的手从我衣服里拿出去。”

“哦。”



雪下了大半夜,院子里的道路都被藏起来了。可把飞流高兴坏了。一大早滚了一个大雪球在路中间。

今日是除夕,梅长苏还睡着,众人都不敢去打扰,又不敢得罪飞流,扫也不是,不扫也不是。

“飞流,我们去后院玩雪好不好?”黎纲拿着扫帚无奈的看着飞流。

飞流瞪了他一眼:“不要,你,不好玩。”

“好好好,小祖宗,你堆个雪球在中间,你苏哥哥会摔倒的。”

飞流想了想,看着黎纲手中的扫把,一把抢过:“我来。”

黎纲还没反应过来,就溅了一身雪。赶紧撒起腿丫子撤离。

黎纲没走多远就见到迎面而来的甄平。

“郡主来了,你去招呼一下,我去禀报宗主。”

黎纲一愣:“哦,好。”

其实屋里梅长苏早就醒了,只是没惊动他们。

梅长苏点好布袋的数量,摊手伸到坐在一边品茶的蔺晨眼前。

蔺晨撇了梅长苏一眼:“干嘛?”

“给钱。”

蔺晨立马把手藏进袖子:“凭什么要我给啊?”

“你有钱嘛,我昨天见你拿了一大一袋银子回来。”

“谁说那是给你的?”

梅长苏不说话,晃了晃手。
蔺晨不甘心的从兜里拿出一个布袋,放到梅长苏手中:“已经换了碎银。”

“份量还不轻嘛。”掂量了两下,全倒了出来,果然都是差不多大小的碎银。

“咚咚咚~宗主,霓凰郡主来了。”

梅长苏划分碎银的手一顿,下意识的看了蔺晨一眼。

“哦,我知道了。你先去帮我招呼一下。”

蔺晨看了梅长苏一眼,站了起来:“我去找小飞流玩雪球去。”

“蔺晨……”

蔺晨顿住脚步,猛的回头,揽住梅长苏的脖子往前凑,梅长苏无意识的头一偏,轻轻的吻落在脸颊。

梅长苏篡着钱袋,指节发白。

“你去吧,不用担心我。”



【蔺苏】近水楼台〔贰拾〕(转自百度蔺苏吧)

等飞流终于在小巷酒馆找到蔺晨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黄昏了。

蔺晨看着站在自己眼前,满脸泥巴,哭的稀里哗啦的飞流瞬间就慌了手脚。

“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蔺晨心疼的走过去替飞流擦脸蛋,他从没见过飞流这个样子。

“不要……吵架……”

“好好好,不吵架。”

“我……再也不……偷拿……”飞流从怀里掏出美人谱,塞到蔺晨手里。

“好了,好了,蔺晨哥哥不怪你,别哭了。”

“苏哥哥……苏哥哥……”

蔺晨心里咯噔一跳:“是长苏怎么了吗?”

一阵风起,酒馆就不见了两人的踪影,只剩下桌上静静的躺着的碎银。

黎纲和甄平两人侯在外间,不停的叹气。

“蔺公子也真是的,都多大岁数了,还跟宗主吵架。”

“希望宗主没什么事,都晕了一天一夜了,还没醒的迹象。”

“明知道飞流顽皮,跟一个小孩计较什么啊?”黎纲看了一眼抱着柱子不动的飞流。

“唉~”

蔺晨单手替自己包扎手腕,看着梅长苏惨白的脸色,心里一阵抽痛。

“是不是真的每次我一生气,你就要这样来吓我?”

似是过了许久,蔺晨替梅长苏诊了诊脉,松了一口气,终于平稳了。

蔺晨收拾好药箱准备离去,衣角似乎被什么挂住,疑惑的回头,对上梅长苏的双眼。

梅长苏的喉结动了动,他的左手依旧拉着蔺晨的衣角,指节泛白。

“别走~”

一瞬间,蔺晨的心情五味陈杂,放下药箱,坐在榻边。

“长苏……”

梅长苏看到蔺晨手上的绷带,苦涩在心里蔓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害怕这个人离开他,不再在意他。

“我……”

“什么都别说了,好好休息。”蔺晨替他把手放进被子。

梅长苏被迫放手,莫名的没有安全感,内心的恐惧一点点扩散,双拳在被子里紧握,也没法缓解。他只好翻身背对着蔺晨,全身缩在一起。

“很冷吗?”蔺晨隔着被子看都感觉到了他在发抖,他又看了一眼床榻边烧的正旺的炉火,“把手给我。”

“我不冷。”梅长苏想要控制自己别抖,可是这种生理反应人为根本无法控制。

“不冷你抖成这个样子?”蔺晨不允许梅长苏在这个时候任性。

梅长苏力气本就比不过蔺晨,夺被子不过,轻易的就被拉开,梅长苏火气也蹭的一下起来了,也忘了思考,直接坐了起来,放弃被子,拽着蔺晨的衣服,借着力用力吻了上去。

“怎么样?满意了?”梅长苏放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的蔺晨,挑衅的看着他。

“发生什么事了?宗主没事吧?”黎纲甄平冲了进来。
只见蔺晨手里拿着被子的一角,自家宗主“气的”呼吸都不顺畅,齐刷刷的用眼神谴责蔺晨,又惹宗主生气了。


【蔺苏】近水楼台〔拾玖〕(转自百度蔺苏吧)

(19)

连续几天的被使绊子,蔺晨终于意识到梅长苏生气了。以前虽然也开玩笑,但从来都是嘴上功夫比较多。
而这次梅长苏好像把全府的酒都送到言府去了似的,一滴影子都没见着。然后他还容忍飞流拔了他心爱鸽子的毛,鸽子受了惊吓,害他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安抚好。本来他打算要好好教训一下飞流,没想到梅长苏护的更是过分,他连飞流的头发都碰不着。还有吉婶,这几天专门挑他不爱吃的菜来做,他几乎要得厌食症了,人生乐趣一下子全部被剥夺了。

但是蔺晨始终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了这尊大神。不过是去找了一下宫羽,有必要吗?

当蔺晨发现连自己私藏的美人谱不见踪影之后,他彻底爆发了。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

梅长苏盯着手中的书,连眼睛都没抬一下:“我没生气啊。”

“你……好,那你把我的美人谱还给我。”

“美人谱?”梅长苏似乎终于有了点反应,“你的美人谱不见了,干嘛找我要?我又没拿。”

“是,确实不是你拿的。”蔺晨头顶都要冒烟了,“如果不是你告诉飞流,他能知道我那东西藏在哪?”

“冤枉啊。”梅长苏两手一摊,“你有证据吗?”

“你……长苏,我知道你生气我去找宫羽,那是因为……”

“呵……”梅长苏冷笑的打断蔺晨的话,“我生什么气?你蔺大公子要找谁,跟我有什么关系?”

“梅长苏!”

梅长苏本来还有很多话要说,愣是被蔺晨吼住了,一口气憋在喉间。

“我是喜欢你,那有什么错?我并不求你回应。说到底,我和宫羽只是同病相怜而已,我并没有想要让你为难,能够看到她放下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比谁都欣慰。你知道我有多希望自己少在意你一点,少喜欢你一点吗?”

“蔺……”

梅长苏来不及说些什么,他感觉一阵眩晕,重重的跌落在地。

可惜蔺晨早已经离去,他没看到。


【蔺苏】近水楼台〔拾捌〕(转自百度蔺苏吧)

(18)

这些天迎接了一波又一波的访客,梅长苏到底有些累了,等他回到房间,才发现飞流无聊的开始玩起撕纸了。

他环顾四周问道:“蔺晨呢?”

飞流鼓着包子脸不高兴的说到:“不好玩。”

“怎么了?”

“美人,不好玩。”

梅长苏目瞪口呆:“美人?”
飞流点头。

梅长苏思虑再三问道:“今天蔺晨带你去言府了?你觉得不好玩就先回来了?”

飞流想了想先是点头,后又摇摇头。

“你的意思是蔺晨让你先回来的?”

“嗯。”

梅长苏拿着手中的书久久没翻动,他去找宫羽干什么?

这么想来,好像蔺晨一直都对宫羽挺上心的,上次居然说要带着宫羽一起玩,在明知道自己在那种情况下,还总是撮合宫羽和自己,或许他的目的也并非是撮合,想到这梅长苏觉得心里泛酸,不是滋味。他几乎怀疑他们在琅琊山那天的对话是在做梦。

一旦往不同的地方想,脑袋就控制不住天马行空,停都停不下来。

等蔺晨哼着小曲回来,梅长苏手中的书都还没翻动过。

“心情不错嘛?”梅长苏干脆合上书,扔到一边。

蔺晨笑着不可置否。

等不到蔺晨主动提起,梅长苏忍不住试探问道:“今天怎么没带飞流出去玩?”

蔺晨看了一眼飞流撕的满地的纸屑,再看看梅长苏极力想要隐藏的好奇心,便知道他知道他今天去找了宫羽。

蔺晨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细细的品了一口:“那不是为了把他留在你身边保护你嘛。”

胡扯。梅长苏内心默默道。

梅长苏微妙的勾起嘴角:“说起来,今天蒙挚来的时候带了一坛酒过来,叫什么照殿白,上次豫津还嚷嚷着想喝,明天给他送去好了。”

听到酒名蔺晨的耳朵早就竖起来了:“照殿白?给我留一壶。”

“你可以明天去言府喝啊。”

蔺晨被梅长苏堵的哑口无言。

“飞流,走,我们吃饭去,吉婶的红烧鸽子应该做好了。”

“嗯。”飞流兴奋的起身。

“喂,长苏……”蔺晨莫名其妙的被飞流挡住了脚步,这是什么情况?


【蔺苏】近水楼台〔拾柒〕(转自百度蔺苏吧)

要说不拘礼节第一人,非属言豫津不可,一大早就拉着景睿来到苏府。他们到达苏府的时候,梅长苏他们才刚刚准备吃早饭,还没等梅长苏客气的问他们要不要一起吃,豫津就自己拿了碗筷上桌了。

景睿在一旁不停的摇头:“怎么看起来你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

“我着急来,家里早饭都没顾上,饿得不行。来来,景睿,你也没吃,一起坐下来吃嘛。”

梅长苏见景睿瞧着自己,笑道:“景睿要是不嫌弃我这早餐过于清淡,就坐下来一起吃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嘿,你们俩敢情是过来蹭饭的?”蔺晨直言不讳。

景睿脸皮到底比较薄,耳根子都红了。豫津可不觉得有什么,夹了一筷子咸菜到自己碗里。

“苏兄才不会介意呢,再说了,我们和大渝打仗的时候,不也不分你我,同吃一块肉吗?怎么才几个月,当初的情份就不做数了?”

“是啊,言公子那会盯着长苏的兔肉流哈喇子,盯的眼睛都冒火了。”

“那不能怪我。”言豫津放下筷子,看着蔺晨控诉,“那时候大家都没肉吃,谁知道你从哪弄来一只兔子,只给苏兄吃,还恰好被我看见了,我能不眼馋吗?”

“好了好了,还能不能好好吃饭了?”眼看要吵起来的局势,梅长苏赶紧打圆场。
冬天猎物本就难寻,也不知道那会蔺晨用了什么办法找来一只兔子,结果被他瓜分给大家吃了,为了这事,蔺晨一整天都没给他好脸色看。

“对了,听我爹说,是皇上带你来金陵的?接下来打算在金陵常住吗?”

“看情况吧。”

“唉,没想到大渝打了胜仗,先帝反而乐极生悲……我爹这阵子特别忙,一大早就进宫,很晚才回来。根本没空和我说说话,又变成之前的样子了。”

“你别当自己是小孩,皇上不是给了你一个职位吗?这么游手好闲下去,小心被撤职。”

言豫津脸色瞬间垮了下来:“你说我俩也差不了多少吧,为啥皇上把巡防营交给你,而我却随便给个官衔,让我给京兆尹府打下手?”

“景睿,皇上把巡防营交给你管了?”

“看吧,看吧,只要有景睿在,你们都注意不到我。”豫津赌气的说到。

其他人面面相觑,哄堂大笑。

“苏兄这次来金陵可是病好些了?”景睿早就习惯了,首先转移话题。

“那是自然,阎王爷想收他,也得问过我同意不同意。”

“是啊,有他这个江湖大夫,阎王爷都不敢收我。”

“欸,苏兄,离过年还有大半个月,想不想去虎丘泡温泉?今年景睿太忙没空陪我,要不要一起去?”

未等梅长苏回答,蔺晨就凑到豫津身边:“对了,我听说宫羽姑娘在你府上小住,她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豫津慌忙的眼珠子四处乱窜:“你,你怎么知道……”

梅长苏怒瞪蔺晨,你问这做什么?你想干嘛?

蔺晨不理会梅长苏:“你这一大早来邀请长苏去虎丘泡温泉,莫不是……”

“哎呀!我的粥喝完了,我再去添一碗。”豫津啪的一下站起来,落荒而逃。

“你呀。”梅长苏笑着摇头。

众人了然的跟着笑,心里暗暗想,以后千万不要得罪这位蔺大少爷,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柄落在他手上。


【蔺苏】近水楼台〔拾伍〕〔拾陆〕(转自百度蔺苏吧)

路上人烟寥寥,越接近金陵,反而越冷。

萧璟琰邀梅长苏进宫无非也是担心他一个人寂寞,此刻他又开始有点后悔,不该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让小殊如此奔波,他明明想好要好好照顾他,再也不让他劳累的。

梅长苏累的犯困,提不起精神。蔺晨飞流因为萧璟琰在车厢里陪着梅长苏,都选择了骑马。马车外时不时传来吵闹斗气的声音。梅长苏暗暗气蔺晨不仗义,飞流都要被他带坏了。

“没想到琅琊阁少阁主性子这么爱玩闹,和你以前挺像的。”

梅长苏不乐意了:“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好不?他都多大了?”

“说到这,你以前偷摘皇奶奶种的仙桃,要不是太奶奶护着你……”

“是啊,太奶奶最疼我了。”

“等天气好些,我派人带你去皇陵。”

“嗯。”梅长苏实在是抵不住困意,慢慢闭上了眼睛。

“小飞流,你知道我们这次去金陵干什么吗?”蔺晨闹够了,故意用话题转移飞流的注意力。

飞流果然忘了刚刚被蔺晨偷袭马的事,眼睛发亮的看着蔺晨:“好吃的。”

“飞流啊。”蔺晨似是同情的看着他,“之前的静妃现在是太后娘娘了,她可没空做糕点给你吃。”

“啊?”飞流的兴奋劲大大大了折扣。

“不过呢……”

飞流扑闪着双眼,看着蔺晨。

“里面那只大水牛家里有很多特别好玩的东西。”

“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蔺晨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驾~”飞流扬起马鞭飞奔而去。

“欸,跑那么快做什么,等等我。”

远远的飘来两个字。

“不等~”


(16)

“宗主,我和甄平听说你要来金陵过年,我们立马出发,提前把屋子收拾好了。”黎刚大老远就迎了上来。

“宗主,怎么就你一人?飞流和蔺晨少爷呢?”甄平见梅长苏身边并没有其他人。

黎刚马上也注意到了:“这蔺公子也真是的,所以我才不放心把宗主交给他。”

梅长苏脸黑了半边,那两个人半路玩闹居然把他撇下了,这会也不知在哪疯玩着,虽然如此他还是打圆场道:“皇上送我回来的,我刚刚把他打发回宫了。”

“宗主的气色倒是比之前好多了,看来蔺公子找到办法了。”甄平心思细腻,自然知道说话要谨慎,指不定那位蔺少阁主就在附近。

果然甄平话刚落,蔺晨从邻家屋顶飞了下来:“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谁治的。”

“终于舍得出现了?”

“那是你们实在是太慢了,又无趣,是吧,小飞流。”

飞流早就躲在梅长苏后头不敢说话,他隐约感觉到,他家的苏哥哥好像不高兴。

梅长苏朝着蔺晨勾了勾嘴角,转身进屋:“黎刚,吩咐吉婶不用管这位蔺大少爷的晚饭了,他早就吃饱了。”
黎刚撇了一眼蔺晨的脸色,狗腿的跟上梅长苏的脚步:“欸!”

“嘿!你这小没良心的,我赶路这么多天,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

“我看你精神很足,不需要吃饭。”

“到底管不管饭?”

“不管。”

“你想让我血枯而亡,莫非你是想和我一起死吗?”蔺晨不要脸的凑到梅长苏身边。

梅长苏整个脸都黑了:“黎刚,关门放狗。”

“喂,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黎刚为难的看着梅长苏:“宗主……”我们好像没养狗啊!!!

夜渐深,沉寂已久的苏府到处充满了欢声笑语,像是沾染了不一样的颜色,有了不一样的生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