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蔺苏】近水楼台 [贰拾叁、贰拾肆](转自百度蔺苏吧)

“林殊哥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梅长苏刚到大厅,就被扑了个满怀。他半拥了她一下,缓缓推开:“什么时候到的金陵?”

霓凰难得体现出一点小女儿家的娇羞:“今天。”

“很累吧?”

霓凰摇头:“去有你在的地方,再远都不辛苦。”

“傻丫头。你……”

“林殊哥哥,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梅长苏静静的看着霓凰,不忍拒绝,而那句酝酿已久的‘你不要再等我了。’终究没能说出口,只能选择沉默。霓凰与他而言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他负她太多太多。

霓凰玲珑心思,见梅长苏不回答,也不勉强,拉着他走到两个大箱子面前:“看我给你带了些什么。”

“什么?”

“你猜。”

梅长苏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的香味笑到:“书?”

“我那边的书哪有江左盟多,都是一些云南特产,干花和干果。”霓凰打开其中一个箱子,“这些干花我是特意命人挑选的。”

“干花?”

“你屋子里都是药味,又常年烧炭,有了这些可以增添些不同的味道。”霓凰心疼的看着梅长苏:“我知兄长喜梅,但梅花是冷香,你的身体又受不了寒气。望兄长不要拒绝霓凰。”

“你既大老远把它们带来,我哪有拒绝的道理。我收下了。”

霓凰的脸色像是开了花似的,屋子瞬间明亮了起来。

“对了,穆青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战事刚停,他需要留在那边整顿。”

“穆青长大了,他也应该有所担当。”梅长苏顿了一下,摩挲着指尖,“今日是大年夜,要不要留下来吃年夜饭?”

“好。”霓凰回答的非常快,“灯笼还没挂吧?我帮你。”

梅长苏淡笑的点头。



“啊啊啊……苏哥哥,救命啊……”飞流扛着扫把到处乱窜。

原本就脏乱的屋子,到处都是雪球。

“嘭~”一个大雪球砸在纸窗户上,窗户震了震,许久才安静下来。

“你苏哥哥忙正事呢,哪里有空搭理你。”说话间蔺晨手中已经滚好了一个大雪球。

飞流飞身上了屋顶,甩手将手中的扫把向蔺晨扔去,蔺晨一个闪身,身后出现一个扫把状的坑。

“哼~”

“诶,你去哪?”蔺晨眼看飞流想逃,连忙飞身追了上去。

黎刚摇着头捡起扫把:“蔺公子自己心情不爽快欺负飞流干什么,结果残局还是要我来收拾。”

飞流已经围着苏宅跑了好几圈了,发现蔺晨紧紧的跟在身后。

“啊啊啊……别过来。”

“别跑啊,蔺晨哥哥带你去买炮竹。”

“炮竹。”飞流眼睛一亮,停下脚步。

“还有你喜欢的灯笼,黎刚他们每次买灯笼都同一种款式,太没意思了。”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当然是真的。”

飞流瞬间忘了前一秒还被欺负惨了的事实,拉着蔺晨的袖子:“快点。”

飞流一到炮竹店就冲着最大的炮竹跑去,抱着它看着蔺晨。

“买。”

“哎呀,这位小哥真有眼力,这可是我们小店今年才有的冲天炮,这个放上天,整个金陵都可以 看到。”店小二眼尖,一看这两位就是大客户,忙上前来推销。

飞流以为自己被表扬了,得意的对蔺晨翘了翘下巴。

“整个金陵?不会惊扰到皇宫吧?”蔺晨瞥了店小二一眼。

店小二意识到牛皮吹过了,干笑到:“不会,当然不会,这冲天炮还能在天上写字呢。”

“哦?这么神奇,写什么字?”

“福。”

“如果我想要别的字,也可以写吗?”蔺晨多看了那冲天炮两眼。

“这个……眼下已经三十,恐怕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蔺晨喃喃道。

飞流在他们说话间已经抱了一堆炮竹在手里。

店小二见蔺晨并没有阻止的意思,马上意识到要从飞流那边突破。

“小哥,你看,这个是钻地鼠,可好玩了,会在地上到处蹿。要不要带几个?”

“要。”飞流接过一把钻地鼠。

“小哥,你看……”

“要。”

“你看……”

“要。”

……

蔺晨一脸笑意的看着飞流上蹿下跳,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放在掌柜桌上。


评论(1)

热度(12)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