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居女孩的快落

【转载】第四世燃烧的雪火-19、20(有原创人物)

第十九章‖银封尘,哥,别死
“银封尘,银封尘,你醒醒,别死,别死……”
一片昏暗的空间中,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断地呼唤着。
“哥哥,哥哥……”
又一道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
朝那个方向看去,却只能看到很小的一点白光。
向着那点白光踏出了一步,顿时整个世界都亮堂了,黑暗一点一点地在光明中泯灭,所有的景色都覆盖上了圣洁的白光,美如仙境,不似凡尘。
“哥哥,你教铃儿做铃铛好不好?”
少女精致的面孔逐渐清晰,一双玉手捧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铃铛,笑靥如花。
伸出手拿起铃铛,在握住的那瞬间,铃铛却变成了一把剑。
一滴清泪,“啪哒”一声砸在了剑上,折射出噬人心魂的光亮。
抬头看去,只见少女笑得一脸的凄然。
“那么哥,你杀了我吧,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不曾后悔。”
于是那把剑不受控制地穿透了少女的身躯。
画面突然被拉远,握剑的人变成了卡索,而被剑刺穿的那个人,变成了樱空释!
梦境中的声音渐渐远去,另一个声音在脑中回响。
“银封尘,哥!哥!”
梦中樱空释的脸慢慢地与眼前人焦急的脸重合,变成了心底深处藏着的那人的模样。
“释,你刚刚……叫我什么?”
银封尘一开口,鲜血便不停地从他的嘴角滑落。
樱空释捧着他脸的手也沾满了刺目的红。
“哥,哥,别死,你不能有事!”
强忍了许久,凝固了许久的热泪,终于从樱空释的眼角滚下,湿了两人的白袍,与血混于一处。
撑起了身体,抬手擦去了樱空释脸上的泪水,银封尘笑着将樱空释拉到卡索的旁边。
“释,谢谢你还愿意认我。”
“我从来都不曾怪过你,之前说的那些,都是骗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银封尘这般模样,樱空释完全失去了说谎的能力。
“我知道。”
揉了揉樱空释的头,银封尘又拉起了一旁卡索的手,接着将樱空释的手放在了卡索的掌心。
卡索和樱空释对视了一眼之后,一齐看向了银封尘。
“我的宝,交给你了。”这句话银封尘是对着卡索说的。
然后,银封尘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卡索想阻止他的手只碰到了一片衣角。
刚刚银封尘的那句话就像遗言般,让两个人都失了神,直到渊祭的声音响起,两人才下意识地看向了空中,这才发现,银封尘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渊祭的对面。
“哥,你别乱来!”此时的樱空释显然已经知道银封尘要做什么了,渊祭的厉害他和卡索都知道,依银封尘现在的身体状况,跟渊祭硬抗只有死路一条。
可没想到,银封尘竟完全不搭理樱空释。
“银封尘,在爱人与生死面前,你终究还是选择了爱人吗?”
渊祭不带丝毫感情地说着这句话,看着银封尘的冷淡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玩物般,丝毫不把这位神放在眼里。
“当初打赌的时候只说,你赢了我就把这世界送你,可后面的你却没听,如果你输了,那么从今以后,你就和樱空释、卡索一样,永生永世地成为我渊祭的玩物。”
“想玩我?”银封尘不屑一笑,“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话音刚落,一个金色的阵法突然在银封尘的脚下显现,金光在周身形成一道道利刃,在银封尘的控制下一齐射向了渊祭。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平静景象突然寸寸湮灭,数十条道则锁链垂落到银封尘的身边,有的束缚住了银封尘的手,有的束缚住了脚,更有几条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
霎时空中洒下了血雨,鲜血所过之处,万物复苏,樱花树拔地而起。
站在底下看见这一幕的樱空释和卡索,连心都快跳出来了。
“哥!别闹了!你快下来啊!”
尽管樱空释在底下喊到声音都沙哑了,银封尘也完全没有要听他话的意思。
渊祭几个瞬移躲过了光刃,来到了银封尘的面前,抬手便掐住了银封尘的脖子。
“银封尘,想反抗你至少也得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的世界,要动手至少也得经过我同意。”
“之前动用被禁锢的神力为樱空释恢复记忆,你已经伤了神魂,现在又动用神力,你就这么想死?”
底下听到这话的樱空释亦大受震撼,原来是在帮他恢复记忆的时候……银封尘怎么这么傻!
可偏偏银封尘到现在仍是固执得要命。
“渊祭,你真以为凭你一人的能力,可以将我玩弄于掌心?”
“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着。”
邪笑着说出这句话,渊祭抬手,五指挡住银封尘的门面,无数繁杂的古字杂乱无章地自银封尘的体内飞出,漂浮在银封尘的周身。
渊祭衣袖一扫,那些金色文字跟着来到渊祭的手下,盘旋缠绕成命盘的形状。
渊祭抬手结印正要再做点什么,身体却突然被贯穿。
为结成的阵法在面前溃散,灵魂撕裂的痛感让渊祭忍不住低头看向从胸膛穿出的红色锁链。
还未等渊祭有所反应,又有数道锁链贯穿了她的躯体。
僵硬地转过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银封尘。
此时银封尘的身上已经再找不到半点伤了,只见他一脸淡定地用手背擦去了嘴角的血迹。
“你,竟然……”
知道渊祭要说什么,银封尘只是戏谑一笑。
“不过是让这个世界认我为主,你有必要那么惊讶吗?”
“你之前都是演的?”
“是啊,不然要怎么让你自投罗网呢?”
“呵呵,呵呵哈哈哈!!”
没想到渊祭都这时候了还笑得出来。
“银封尘,果然啊,这游戏有你的加入,好玩多了。”
“好玩吗?那我问你件事,当初银铃身上被植入的焚神欲火,是不是你干的?”
“银铃?那个被你捡来的神?是又怎么样?”
“那我就没有可以饶恕你的理由了。”
话音刚落,银封尘抬手,直接抽取渊祭的魂魄。
“啊!!!”
魂魄被硬生生地与肉体抽离,就算是神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
魂魄离了体的瞬间,肉身湮灭成虚无。
樱空释是愣在原地看着银封尘手握蓝色魂火来到他的面前的。
银封尘笑着看了樱空释许久之后,突然一手抓住了卡索。
那一团蓝色的火瞬间窜进了银封尘的体内,接着银封尘的身体瞬间像是漩涡般,将卡索体内的三道欲火也一并吸了进去。
“唔!”欲火被抽离的一瞬间,身体空虚得不像样,卡索向前跌了两步才站稳。
体内装着三道欲火和一道陌生的神魂,与自身的魂魄,五种力量瞬间对干了起来,银封尘能很清晰地感受到灵魂几欲崩溃的感觉,顿时眼前一黑,银封尘只知道自己跌倒在地。
“主人!”
“哥!”
“银封尘!”

第二十章‖最后的礼物
樱空释是第一个接住银封尘的人,接着是卡索和刚赶过来的唤雪。
“哥!哥!你做了什么?”樱空释抱着银封尘跪在地上,焦急地看着他。
“释……”银封尘虚弱地抬眼看着樱空释,虚笑一声,道:“哥这回真的,快不行了。”
“什么叫不行!你怎么可以不行!不许死,我不许你死。”樱空释将银封尘紧紧地搂在怀里,似乎是怕一松手,这人就会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从自己的世界消失。
泪水模糊了樱空释的眼,顺着那美丽的脸庞划下,滴落在银封尘的手上,绽放出一朵朵炙热的水花。
“哥,以前无论我跟你要什么,你都会给我,这一回,我求你了,我求你,别死,别死……”说到最后,樱空释的声音已经哽咽得不像话。
听见樱空释这话,银封尘突然觉得似有股暖流淌进了身体,顿时失去了痛感,只是魂力却是更加的虚弱了,时间,不多了……
“释,对不起,这个愿望,哥无法帮你实现了,不过哥,还有最后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银封尘抬手,无数道红光自他指尖飞去,天空落下的雪尽数化为樱花花瓣,雪地上,樱花树拔地而起,枝头全挂满了红布条,只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刃雪城便成了樱花城,红布条随风飘动,隐隐能见墨色字迹。
卡索拉过离得最近的一条红布条一看,上面写着:“我的释要天天快乐。”
再拉过几条去看,也尽是这一类的:“我的释要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小王子”、“我的释今天也要和爱的人一起笑”、“我的释要在哥为你种的樱花树下开心地玩哦~”
看完这些,卡索又走回了银封尘的身边,握紧了他的手。
银封尘见他这个动作,会心一笑,回握住了他的手,接着又再看向樱空释。
“释,让哥实现了你那么多的愿望,你是不是也该帮哥实现一些愿望了?这些树上挂的,都是哥的愿望,哥希望你,能用一辈子来实现。”
樱空释抬头看着那些愿望,难过得连身体都抑制不住地颤抖。
“哥,我一定,一定会实现你的愿望……”
听到这话,银封尘安心地笑了。
指尖又有两道红光飞出,缠绕在樱空释和卡索的身上。
樱空释惊讶地看着自己和卡索身上的白袍化为了红袍,不知所措。
“释,我希望你的婚礼上,哥能出场。”
听见银封尘这话,卡索和樱空释都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唤雪替代了樱空释的位置,扶住了银封尘。
卡索和樱空释则在银封尘的面前跪下。
周围的一切,突然就失了声,只剩下无数喜庆的红色在周围盘旋着,越来越暖,银封尘看着那穿着婚服的一对人儿,对着他磕头,然后对拜,一滴泪自眼角滑落,笑得释然。
唤雪同银封尘一切看着那对今日成婚的人,就在樱空释和卡索刚夫妻对拜完之后,却突然被近身的一股巨力推开,反应过来的时候,却看到银封尘滚向了一边,身体上裹上了一层五颜六色的火光。
“主人!”唤雪想接近银封尘,却总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在外。
“哥!”樱空释想要到银封尘的身边去,却被卡索抱住,捂住了眼睛。
“不要看。”卡索在樱空释的耳边低语,在看到远处银封尘的口型之后,不忍地偏过了头,泪水断线般落下。
他看到,银封尘在说:“我把释交给你了,要让他幸福。”
花瓣融化在火光中,化为点点灵光,灵魂在瞬间涅灭,肉身祭天道,遥远的钟声响起,吟颂离别之歌,悲伤化为喜庆的红色,只为爱的人啊,在你想起我来的时候,亦想起最温暖的今天,花开的日子。
释,你要幸福。
【完结】


评论(2)

热度(16)

© 吸居女孩的快落 | Powered by LOFTER